趴在美妇的翘臀后面小说&高H做一夜不拔出

      

武馆练武场。

        

一个穿着全套皮甲,头戴斗笠状官帽的女子,手扶腰间佩刀,正和洪武交谈。

        

“苏安林失踪三日,回来时间不久,现在贸然让他出去搜寻,有些不太好吧?”

        

洪武背负双手,眉头微皱。

        

面前是官府的人,有些不太好打交道,而且这费燕林是出了名的霸道,说话口气让他有些不喜。

        

费燕林容貌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尤其是身段,前凸后翘,哪怕是不怎么好看的官服穿在她身上,都遮盖不住她姣好身姿。

        

“洪馆主,现在外面妖疯子作乱,残害百姓,我弟一群人更是失踪,现在苏安林是唯一经历他们失踪的人,他好意思休息下去?”

        

费燕林语气生硬:“再说了,我听说他没受伤,堂堂武者,没受伤却拒绝找人,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洪武刚要说话,注意到苏安林已经进来。

        

“安林!”

        

费燕林扭头:“你就是苏安林。”

        

“是我。”

        

“来的正好,我看你身体已经无恙,那么请你走一趟吧,去寻我弟弟费项。”

        

苏安林很想吼一句:你弟已经死了!偶像!

        

“其他人不是已经找了?”苏安林道。

        

他今天提早过来,目的确实想再出去猎杀一些鬼尸,提升经验值。81??.??M

        

但这个女人态度有些不友好。

        

“其他人根本没经历过,你不一样,我想让你带我去你们失散的地方。”

        

“行吧!”

        

苏安林看了女人身后一群当兵的,知道不答应恐怕无法善了。

        

费燕林露出得逞之色:“那走吧。”

        

“安林,路上小心。”洪武叮嘱。

        

“知道了师父。”

        

苏安林跟着一群人出去。

        

大概十几人的队伍跟着费燕林,一个眼角有疤的男子走到费燕林身边:

        

“队长,我们的任务,应该是搜查西北几个村子,去东南方向,不合规矩……”

        

费燕林头也不回,冷声道:“我的规矩就是规矩,你有意见?”

        

“没……”

        

“那就给我闭嘴。”

        

她斜睨了苏安林一眼:“还有你,新来的,你最好找到我弟!”

        

苏安林脸色骤然一沉:“当时我们在林子里遇到妖疯子,费项要是运气不好被杀,我也没办法,找不到就是找不到,我只能抱歉。”

        

“我的字典里没有抱歉,这就是我的规矩。”

        

“是么!”

        

“所有人,加快速度,落最后的那人,回去自领十军棍!”

        

“玛德!”

        

后面一些人低骂,加快速度。

        

“你也一样!”

        

费燕林看向苏安林说道。

        

“我不是你的兵!你的规矩不适合我!”

        

“我的规矩就是规矩!”

        

费燕林冷哼一声,脚步陡然加快。

        

她血条很高,达到了95点。

        

应该是擅长身法类武功,行动敏捷。

        

苏安林跟着一个副队跑在一起。

        

“兄弟,劝你好好跑,我们队长出了名讲规矩。”

        

副队虽然眼角留疤,看起来凶神恶煞,但语气比较和善,看得出是讲理的人。

        

苏安林皱眉:“她这个样子带你们,不怕出事?”

        

“没办法,我们只是小兵,哪说得上话。”

        

副队眼角流露出无奈,摸了摸自己刀疤。

        

“我知道你是无辜的,比较遇到妖疯子和鬼尸,哪怕是我们也得折损一半的人手,麻烦就麻烦在我们队长不会理会这些,她只知道你是幸存者,所以不舒服。”

        

“看来她和她弟关系很好。”

        

“嗯,一母同胞,队长大费项五岁,之后他们母亲去世,费项可以说是我们队长带大的。”

        

“可惜费项名声不怎么好。”

        

“嘘嘘嘘,苏兄弟,小点声,队长听到这些话,会发怒的。”

        

苏安林道:“她堂堂军士长,我就不信她没听说过她弟的做派。”

        

徐金年说过,费项和韩西经常物色乡下来的女子,欺负人家,谁人不知?

        

他不信费燕林不知道。

        

“哎,她肯定知道的,但那是一家人,好几次一些女人家家人把事情闹大,都被她压了下去……”

        

原来是一丘之貉。

        

苏安林默默点头。

        

一行人很快进入林子。

        

苏安林来到他提前做过的现场,指着这地方:“就是这里。”

        

这里明显打斗过。

        

树上,地面,一些草丛,明显有刀劈砍过的痕迹。

        

好几处地方还残留暗红色血迹,而在不远处,一具腐烂的鬼尸尸体,恶臭难闻,蛆虫乱爬。

        

“马上检查附近。”费燕林脸色难看。

        

因为她看到草丛里有一件荷包,她很熟悉,正是她弟弟费项的。

        

乃是费项16岁成年那年,她亲手缝制送的。

        

走过去捡起荷包,费燕林心头几乎在滴血。

        

她和费项的亲娘死后,他们爹又娶了一个,他们姐弟被后娘打骂,费项几乎是她一把试一把尿拉扯大。

        

她几乎把费项当成了自己亲儿子看待。

        

现在,可能死了!

        

她心头震怒。

        

目光不由得又看向苏安林:“你说有不少妖疯子和鬼尸,可是这里为何只有一具鬼尸?”

        

苏安林正色道:“妖疯子很强,我们不是对手,可能根本没杀掉妖疯子。”

        

“那尸体呢?一具尸体都不见了?”

        

“这很正常,被妖疯子伤了,都会变成一样的东西,也许他们已经……”

        

“你放屁!以前我们追拿妖疯子,被妖疯子杀死的人,有时候会缺胳膊少腿,因为妖疯子力量很大,很容易扯下胳膊,为什么这里没有?”

        

还有这回事?

        

苏安林神色如常:“我们毕竟是武者,连我都逃了,其他人也许也逃了。”

        

“还在狡辩!”

        

苏安林冷着脸:“有什么好狡辩的?听费队长的意思,你该不会是认为人是我杀的?那些人和我无冤无仇,我对付他们做什么?再说了,我一个初入武馆的人,难不成还能对付所有人不成?”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弟和你有些矛盾,是不是?”费燕林面色冰冷:“那日出来,我弟通过我,认识了一个叫周楠的手下,让你加入了他队伍!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矛盾,但是他明显是要对付你。”

        

苏安林心中直接骂了,原来你这个做姐姐的知道。

        

“好哇,我就说那天他们看我眼神不对劲,原来你做姐姐的也知道,可惜,你弟运气不太好,还没对付我,就遇到妖疯子了。总之我就一句话,他们那么多人,我也对付不了。”

        

“你确实对付不了。”费燕林也觉得苏安林实力一般,“不过,谁知道你耍了什么阴谋?”

        

这世上有许多暗招,比如毒,毒气,甚至有人取妖疯子的毒血。

        

“反正已经说到这一步了,你给我老实交代。”

        

费燕林冷冷道。

        

苏安林皱眉,这女人想动手?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