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粗壮公失禁/很黄很多肉奶大小说免费下载

        

严格来说,郭嘉与袁绍,曹操都有过若有若无的联系。

        

他曾经在袁绍麾下待过一段时间,又曾受到好友邀请,让他加入曹操麾下。

        

袁绍其实很优秀,大局观,洞察力都十分出众,否则也不会发展得比身为嫡子的袁术还要好。

        

可他有一个缺陷,那就是不够果断,尤其是面对重大抉择的时候喜欢瞻前顾后。这个问题如果出现在普通人身上叫稳妥,可身为人主,这个毛病很可能让他错失良机。

        

至少对于郭嘉而言,他不喜欢这种犹豫不决的主公。

        

至于曹操,戏忠的信对其有过介绍。

        

大体意思就是:擅用兵,知人善用,遇事果断……若非一时心血来潮跑来长安,他很可能会去曹操麾下。

        

如若相处甚欢,大概率还会留在那里。

        

李傕想了想,笑道:“我与他神交已久。”

        

贾诩嘴角微不可察的一抽,上次郭嘉初到长安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神交!神交!

        

你到底还神交了几个人?

        

郭嘉却不认同这说辞,道:“听闻曹操曾屈身事董,主公应该就是那时与他相识的吧?”

        

“知我者,奉孝也。”

        

李傕随即顺杆往上爬,但其实那时原主与曹操并无多少交集,而且当时曹操心怀鬼胎,也不会表露出真实想法,更多的是笑脸相待。

        

不过这些都无从取证,怎么说还不是由他决定?

        

李傕又道:“其实文和也认识曹操,只是平日太低调,并未真正了解过这个人。”

        

贾诩抬头,问道:“在下可否听听主公对此人的看法?”

        

他原本对曹操是不感兴趣的,至多觉得此人颇有魄力,因为当年只有他敢率领数千孤军追杀董卓十几万大军。

        

看法啊……

        

李傕沉吟道:“治世能臣,乱世枭雄,集兵略,政治,文采于一身,又懂得知人善用,不过倒也有些许毛病,比如好色,尤其喜欢惦记别人家的妻子。”

        

这是他结合正史对老曹的描述,以及自身的一些看法得出的结论,却没有注意到贾诩与郭嘉的古怪脸色。

        

郭嘉笑道:“主公说的难道不是你自己么?”

        

贾诩轻摇羽扇,笑而不语。自上次听李傕说“羽扇纶巾,谈笑间,千军万马灰飞烟灭”这番话后,他便搞了这玩意。

        

不得不说,清凉驱虫还颇为管用。

        

言归正传,二人听完李傕的描述,愈发觉得这介绍纯纯就是某人的自白。

        

兵法韬略政治就不说了,好人妻这一点几乎是如出一辙。

        

纵观李傕近日的所作所为,先夺吕布之妾貂蝉,近日心心念念的蔡琰亦是已婚妇人。

        

再往后,恐怕还有其他……

        

李傕闻言一怔,随即说道:“如果我说我是受曹操影响,你们信吗?”

        

郭嘉戏谑道:“曹操如何尚且不知,但主公喜好妇人一事恐怕很快就要传出去了,届时世人只会说曹操是受主公影响。”

        

贾诩点点头:“同上。”

        

李傕愕然,难道他要抢走老曹的名号了么?

        

可他分明是曹氏中人!

        

不过仔细一想,郭嘉的话确实有点道理。

        

老曹这时候事业刚刚起步,还没来得及击败众多对手,自然也就没有机会杀其夫,霸其妻。

        

这么看来他还真是抢了老曹的风头。。。

        

“当年吾曾与曹孟德彻夜长谈,从他口中得知妇人有三好……”

        

——

        

铮……

        

满园花开,琴音绕耳,然而突然错乱的曲调却打破了这份美好。

        

蔡琰脸上闪过一丝羞恼,喃喃道:“可恨的贼子,明明不懂乐,还偏偏要来打搅人家,如今连我也害了。”

        

婢女小鱼噤若寒蝉,不敢发言。这些日子自家小姐屡次弹错,然后将一切问题归咎于某个“贼子”。

        

不过她可不敢说,那贼子可不是谁都能骂的。

        

不过那人也真是的,自那次来招惹小姐后便不见踪影,平白搅乱了原本平静的湖水。

        

“没想到昭姬也有弹错的时候,这次你可不能笑话我了。”

        

人未到,声先至。

        

蔡琰听到这声音顿时呼吸一窒,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

        

她的心……乱了。

        

胡封大步来到好生养的小鱼姑娘面前。

        

“大司马有正事与夫人商议,闲人退避。”

        

小婢女眨眨眼,正事?

        

风花雪月也算吗?

        

不过她很知趣,乖乖跟着胡封离开了。

        

亭中有佳人,宛在水中央。

        

“将军日理万机,竟还有闲工夫来招惹妾身?”蔡琰话刚出口便后悔了,这话听起来像是深闺怨妇似的。

        

李傕闻言一怔,旋即明了,笑道:“纵公务繁忙,又怎敢忘了佳人?”

        

虽然猜不透蔡琰情绪变化的原因,但他也是心思通透之人,自然知道还如何回应。

        

蔡琰极力维持平静,却不敢与他对视。

        

“将军那日只说了曲调,却不曾点名曲意,岂非让人心痒难耐。”

        

“此曲名【笑傲江湖】,讲述的是一对如高山流水般的知己,即使立场不同,正邪相对,他们依旧惺惺相惜,不顾世俗之见……便如我对夫人。”

        

李傕一步步走近,目光极具侵略性。

        

蔡琰急忙道:“妾身愿与将军再合奏一曲。”

        

“好。”

        

李傕笑了笑,也不急于更进一步。

        

琴声,箫音交响,两道身影在不知不觉间拉近。

        

——

        

均田制一出,各地流民纷纷向长安汇聚,只为寻一避风港。

        

与此同时,招商令也在大汉商界掀起轩然大波。

        

冀州,中山,甄府。

        

“吾当亲自前往长安。”

        

冀州甄氏立世多年,昔日也曾是世家大族,如今虽家道中落转而经营商业,仍在冀州有极大影响力,堪称富可敌国,与袁氏来往甚密。

        

当代家主甄俨在其父早逝后,一手撑起了偌大的甄氏。

        

甄俨生得白白净净,体态肥硕如球体,尽显富贵子弟面貌。

        

他也是果决之人,一听到长安方面传来的“招商令”的消息,当即捕捉到巨大的商机。

        

“这会不会是李傕的敛财之计?”

        

手下谋士提出疑虑。

        

其实并非只有身处高位的人会招揽谋士,凡大族都会积聚人才。

        

而甄氏不仅仅是商贾,亦是士族之一,自然不缺投效之人。

        

“李傕自是想敛财,但只要他开出的筹码足够,吾又岂会吝啬区区金银俗物?”

0

更多精彩

真实玩3p细节刺激爽/我都给你(H)

2022年6月17日 小羽 0

直播间观众或许还有心情听大佬们的趣闻, 猜测喻向阳讲的故事里的代称都指的是哪位巅峰大佬。但冰原篝火旁参加真实故事会的旅客们都快被逼疯了。  &nb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