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嫩宫口无力大张h/美女少妇裸体小说

另外一边。

        

七夫人以及岁岁还有胡婆婆正站在窗户门口,看着苏少醒等人。

        

“你们觉得,他们能解决么?”七夫人饶有兴趣的对岁岁以及胡婆婆说道。

        

“肯定可以!”岁岁毫不犹豫的说道。

        

“老奴……

        

不清楚。”

        

胡婆婆眼神闪烁的看了一眼岁岁,低声说道:“夫人,我们不帮忙么?”

        

“那个东西,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

        

“我们找也不好找,就让他自己出来吧。”

        

七夫人淡然地说道。 

        

“就是这副画卷被烧了,有些可惜,不然的话,这应该是一个诡物,找到里面的那只鬼,合起来,应该能卖一个好价钱。”

        

“一个不入流的诡物罢了。”

        

岁岁站在窗口,淡淡的说道。

        

“哈哈哈……”

        

“岁岁小姐说笑了,可不是每个人,都像您一样,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有诡物可以用,就已经是烧高香了。”

        

“哪还有什么资格挑挑拣拣。”

        

七夫人说道这里,也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别人都以为她很威风。

        

实际上呢?

        

在面对岁岁的时候,她依旧是有些力不从心。

        

尤其是想到了对方身后那些庞然大物。

        

更加谨慎小心了。

        

诡物。

        

对她来说是一种宝贝。

        

然而,对岁岁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尤其是这种低阶的诡物。

        

将画卷烧干净。

        

很快。

        

就到了晚上。

        

因为害怕再出什么事情。

        

所以学徒们没有回屋睡,而是聚集在了一起。

        

以防不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今天的夜格外黑。

        

月亮被乌云遮盖,阴阳别院中竖起了火把,但依旧只能照到方寸之地。

        

众人在这里等到了凌晨。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

        

“这根本没有什么诡物啊!”

        

“是不是应已经跑了?”

        

“我看,我们还是回去睡觉吧!”

        

“困都困死了,明天还要修行呢。”

        

学徒们在那里议论纷纷,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真的跑了么?”

        

苏少醒总感觉有些不对。

        

但却说不上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满脸胡须的大汉,站起身来,往外走去。

        

“站住,你干什么去?”

        

苏少醒低喝一声,对大汉问道。

        

“干什么?”

        

“当然是拉屎拉尿了,出恭你还要管?”大汉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苏少醒,脸上尽是嘲讽。

        

“那也要两个人一起去。”

        

“你们谁陪他去一趟。”

        

苏少醒狠狠的看了一眼大汉,然对开口问道。

        

“去吧,我跟着一起去。”

        

林影看了一眼大汉,又看了一眼苏少醒,最终还是站起身来。

        

“你们两个小心点。”

        

赵清风笑着对两人说道。

        

而苏少醒则是站在一边,嘴唇微微颤抖,好像是在默念什么。

        

“放心好了。”胡须大汉说着,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竟然让人觉得有些妩媚。

        

目送两人离开。

        

苏少醒默默地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怎么了?”

        

赵清风看出了一些不对。

        

“那两个人,有些不太对劲。”因为有无名口诀。

        

所以苏少醒可以看到真实。

        

但是他没办法跟赵清风解释,只能如此敷衍的说道。

        

“那我们一起去看看?”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

        

苏少醒摇摇头,然后快步跟了上去。

        

……

        

“嗤嗤嗤~”

        

林影站在茅厕前,听着里面放水的声音,默默地捂住了口鼻。

        

那个胡须大汉的速度很快,只是片刻,就已经没了放水的声音。

        

但是紧接着,却传来了一股恶臭。

        

这让林影不自觉的,又往外挪了两步。

        

“噗通、噗通~”

        

声音不绝于耳。

        

过了不知道多久,终于是彻底没了声音。

        

“你好了没有?”

        

“这么长时间不出来?”

        

“掉进去了?”

        

林影终于还是有些忍不住了,对着里面大喊。

        

“好了,好了。”

        

“影哥,我忘了带纸……”

        

“你能不能给我那点草纸?”

        

里面的那个大汉,语气艰难的对林影说道。只是他对林影的称呼,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影哥。

        

“你不会找一个木棍棍啊?”

        

“那个太硬了……”

        

“你……”

        

“你等着!”

        

林影被那人气得够呛。

        

但还是去拿了一叠草纸。

        

“喏,草纸,给你给你!”林影说着伸手将一叠草纸递了进去。

        

“好嘞,谢谢影哥~”

        

大汉的声音有些诡异。

        

紧接着,一只粗糙的手伸了过来,然后一把将林影拽了进去。

        

“你~”

        

林影又惊又怒,刚想大喝,但是却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紧接着,里面的怒吼声就变成了呜咽声。

        

茅厕内。

        

胡须大汉的脸上,竟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脸庞。

        

她脸色微白,看起来倒是一副俏模样。

        

女人附身在胡须大汉的身上,张开嘴,轻轻地吸气,林影身上的阳气,就一点点的被吸收到了她的口中。

        

不多一会。

        

林影的身体就立刻变得干枯起来。

        

……

        

“果然,修行者的阳气,就是充足。”

        

吸干了林影的阳气,这个满脸毛发的大汉,竟然用一种女人声音在说话。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吸了修行者的阳气,你也会被修行者给杀掉。”这个时候,一声叹息响起,苏少醒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面前。

        

“你?”

        

“胎息境的蝼蚁罢了!”

        

“是么?”

        

苏少醒也不说话一伸手,镇魂剑呼啸而出,对着大汉就是一剑。

        

“嗤~”

        

强大的力量下,大汉直接被弹飞了出去。

        

“你!”

        

大汉又惊又怒。

        

他怎么都没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只有胎息境的人,实力竟然如此强横。

        

最关键的是,他会法术!

        

“我什么我?”

        

“给我死!”

        

….

        

大汉脸色变得扭曲起来,对着苏少醒大吼。

        

“唰~”

        

大汉身上的衣服瞬间寸寸爆裂,露出了健壮的肌肉。

        

“这是……”

        

苏少醒定睛一看。

        

怪不得之前找不到这个画上的鬼物。

        

原来是这个鬼物转移到大汉的身上了。

        

只见,在大汉的胸口上,一个仕女图栩栩如生。

        

仔细观看,那个侍女就是大汉脸上的那个女人。

        

唰~

        

仕女图上光芒一闪。

        

苏少醒竟然直接被吸了进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