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翁荡息肉欲小说合集/扒开校花的粉嫩小泬凸尬

   

此等条件,等于让谈判没有了任何余地。

        

可王充目的没有达到,自然心有不甘:“两国议和,乃造福黎民,更为天下苍生着想,还望殿下三思啊。”

        

“本王的话难道没有说清楚吗。”萧远反问。

        

王充急道:“可殿下的条件,实在太过苛刻,以外使之见,既是议和,就有商量的余地嘛,如果殿下认为,金银的赔付多有不妥,那我国这边,还是可以作出一定让步的。”

        

“好了。”萧远故意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停战之条件,本王早已言明,若足下无法应允,便请回去请示灵王兄,本王这里,还有军务要忙,怠慢之处,使者包涵。”

        

说着话,他也展开一卷竹简看了起来:“送客。”

        

许虎站了出来,朝王充一伸手:“灵使请。”

        

“这。”王充还想说什么,可见萧远已在看书,根本没有再理他的意思,他没有办法,只能是拱手施了一礼,说道:“殿下所提的条件,外使回去之后,会第一时间转告吾皇,待斟酌之后,予以殿下回复,但在议和期间,希望两国能暂时停战,给予秦灵足够的议定时间。”

        

王充此来,本身就有两个目的,能达成议和最好,不能达成,也要想办法拖延时间,给灵国创造喘息之机。

        

如果真按他所说的,这两国使者,来来回回,讨价还价,交涉频频,还不知道要搞到什么时候呢。

        

萧远哪能看不出灵国的缓兵之计,未答应也未点破,手拿竹简,头也没抬的说道:“足下请便。”

        

“这,这,在下告退。”王充无奈。

        

等其走后,典军书记杜同第一个站了出来,拱手说道:“大王,既然灵国遣使,有求和之意,那我国如果能兵不血刃的得到蔡州和瑞州,将是大利啊,以臣之见,或可以外交手段,与之交涉。”

        

他话音刚落,江仪就站了出来,说道:“杜大人此言差矣,大王之所以提出蔡州和瑞州,其实就是在拒绝灵国。此两地,乃灵国重中之重,尤其瑞州,一旦被我军进驻,从军事角度出发,随时都可以威胁灵都,所以,灵王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而大王之意,也正在于此。”

        

“而明知不可能,灵使还说要斟酌商量,显然就是在拖延时间。”

        

“江仪说的没错。”萧远接道:“议和,乃灵王迫不得已的缓兵之计,我们不能上当,更不能对蔡州和瑞州抱有任何幻想。”

        

“同样的,既总体战略已定,就不要朝令夕改。”网

        

说完,他也扫了眼众将,正色道:“都下去准备吧,各部养精蓄锐,整顿军马,明日辰时,兵临蔡州!”

        

“得令!”众将齐齐抱拳震声。

        

秦军大营离蔡州并不是很远,当天下午,王充就赶了回去。

        

书房中,灵王正在焦急的来回踱步。

        

战局至此,他的心态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气势满满到信心不足,再到现在的忐忑不安。

        

不多时,侍卫来报,称王充已回,正在门外求见。

        

“快请他进来。”灵王停下脚步。

        

双方见面,刚等王充施礼,灵王已是迫不及待的问道:“情况如何?”

        

“这……”王充的脸色有些难看,犹豫了一下才道:“微臣所提的金银和炎地两郡,秦王置之不理,反而,反而索要蔡州和瑞州,言称,只有我国割让此两地,才能促成议和。”

        

“什么!?”灵王顿时眉头大皱,随之而来的,就是满腔怒火:“秦王匹夫!狂悖可恨!开出如此条件,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是陛下,若我国一口回绝,恐战端即开,秦军将会强攻蔡州啊。”王充满脸忧虑。

        

灵王道:“那你说,朕如何应他!若单是一个蔡州,也就罢了,可瑞州之重,你不是不清楚!”

        

“陛下说的是。”王充并不反驳,而是话锋一转道:“既然秦王想要蔡、瑞两地,我国又不能答应,那以臣之见,不如就此,与其多番周旋,在形成一定的僵局后,尝试应允蔡州一地,然后,再用瑞州交涉,如此一来,外交事件,非两月可决,而在这两個月里,我国将得到一定的喘息,亦更利于后面的军事谋划。”

        

时间会引发变动,这是毋庸置疑的。

        

王充目的明确,并非真的割让两地,而是想在谈判期间,获得暂时的停战。

        

灵王听完,深思熟虑后点了点头:“恩,就依你所言,明日,即回复秦王,由你代表,与秦国外交拖延,另外,传书国内,催促丞相,运送下一批粮草军械。”

        

“微臣领命。”王充恭敬施礼。

        

灵国算盘打得好,可萧远那边,根本就没有与其议和的打算。

        

第二天。

        

王充还没准备好外交,秦军已然兵临城下。

        

如此大军压境,灵军情报就算再差,自然也早就收到了消息,此时此刻,蔡州城头上,不仅有重兵布防,各部将领,更是位于城楼中间位置,举目眺望。

        

城关外的大平原上,黑甲红缨,铺天盖地,列成了数个方阵,根本就望不到尽头。

        

长戟林立中,黑色旌旗迎风飘扬,场面充满了肃杀之气。

        

看着如此规模的大军,不少灵军将领都忍不住吸了口气,有人下意识说道:“秦王集如此兵力,看来,是要强攻蔡州了啊。”

        

他话音刚落,城外已有马蹄声传来。

        

许虎单人单骑,手持长刀,策马来到一箭之地,开始扬声大喝:

        

“城上的灵军听着!”

        

“我乃上将许虎!”

        

“今奉天命,大军压境!尔等鼠辈,还不开关献降!”

        

“如若不然,城破之时,鸡犬不留!”

        

他扬刀叫阵,其上将之威,早已名扬天下,众灵将都咽了口唾沫,殷典则是恼羞成怒道:“小小许虎,狂妄之极!待我下去取他狗头,以壮我军声威!”

        

他前番损兵折将,灵王却没有问罪他,其内心里,是极度渴望将功赎罪的。

        

可黄祖却拦住了他:“慢,今秦军兵锋正盛,不必理会,坚守城防即可。”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