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私密SPA实录&被三个人伦奷强奷小说

赤瞳失魂落魄地回了宫中去,心里想着是不是自己打了那个人,所以会连累师父呢?

        

她就不该这么冲动的,之前鹰姐姐都跟她说过,万万不可在人间动手,很容易闹出人命。

        

包子哥哥不在,她想去找泽兰和果儿,但是遍寻了宫中,皆不见人,一问之下才知道她们都出去了。

        

她只得回殿继续躲着,心里惶恐不安,没遇过这样的事,不知道怎么处理。

        

晚上包子哥哥没回来,她又去找泽兰了,泽兰还是没回,听伺候的人说公主最近都忙,不知道忙什么,今晚也未必回来的。

        

赤瞳想着她大抵是忙着杀人的事,杀人是大事,自然不能耽误的,便又回了殿中去。

        

一晚上都不安心,也睡不着,第二天一早实在是忍不住了,到了皇后娘娘的宫中去求见。

        

她几乎是哭着跟皇后说完昨天的事,抬起茫然无措的眼睛,“我不知道这样走了是做得对还是不对,师父会不会出事啊?我要不要去救师父呢?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坏人呢,我都不知道跟谁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师父一直叫我走,我知道她怕牵连我,她一直都跟包子哥哥说我会被婆家人嫌弃的,她担心我……”

        

元卿凌听完她说,脸色特别平静地安慰,“赤瞳,你听师父的话是没错的,因为你还不擅长处理这些事情,你还得慢慢学,至于你师父会不会出事,别担心,我会派人去看看的。”

        

“如果师父出事了我会很后悔的,我昨天不应该离开。”赤瞳觉得娘娘虽然说得很平静,也给了她很大的安全感,可因为在乎师父,总觉得师父是会出事的。 

        

“不,在你没有应对这些事情的经验之前,避开是最好的。”元卿凌安慰着她,“否则你一旦出手,便是要伤几条人命。”

        

“那我不能要他们的命吗?他们是坏人。”赤瞳真被整不会了,泽兰现在就是去拿坏人的命啊,泽兰能做,她不能做吗?

        

关于这个问题,元卿凌觉得是要好好跟赤瞳说的,但是不是现在说,或者等包子回来教她,眼下要先确定徐师傅有没有危险,便道:“赤瞳,我回头再跟你说这件事情,你先回殿等着我的消息。”

        

“哦,知道了。”赤瞳十分信赖皇后,她既叫回殿等着,那她就回去等着,要乖要听话。

        

赤瞳离开之后,元卿凌马上叫禁军出去走一趟,要不动声色地查探此事,还要确保徐师傅的安全。

        

禁军出去调查一番,回来便告知元卿凌,徐师傅被北城指挥使秦大人带走了,带回了兵马司北城副指挥使衙门,现在扣押着,叫她供出那伤人女子的下落。

        

徐师傅没有供出,挨了鞭子,禁军没有救出,回来问皇后的意见。

        

元卿凌眸光冰冷,“兵马司?兵马司如今是顾司当正使吧?”

        

“回皇后的话,是顾大人掌管兵马司,而兵马司分东南西北中,各处都有副指挥使,直属顾大人管辖。”

        

“顾大人御下不力啊。”元卿凌淡淡说,这个妹夫身兼数职,是个能耐人,但从兵马司这个德行看,他开始松懈了,太过倚重底下的人。

        

禁军问道:“要不要给通知顾大人,让他把徐师傅救出来?”

        

“不用。”元卿凌想了想,觉得干脆连顾司都不要通知了,给他一个教训,御下无方造成的后果会很严重,必须要重视,否则吃苦的就是老百姓。

        

“你准备准备,挑两个武功高强的跟着本宫去,本宫要亲自去一趟北衙。”

        

元卿凌这些年轻易不管事,但是这事性质比较恶劣,兵马司是管着京中治安的,他们坏了根,受苦的就是老百姓。

        

若只吩咐顾司去办,顾司自然会还徐师傅一个公道,也会惩治仗势欺人的官员。

        

但徐师傅是一位木雕艺术家,她的作品北唐闻名,大家都争相购买她的作品,享负盛名,却没有得到应有的社会地位,兵马司的一个副指挥使说把她带走便带走,还用了刑。

        

其背后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她是女子,女子工艺做得再好,作品再出色,也没有得到尊重。

        

这就是她选择以皇后身份出面的原因,她以皇后的身份,捍卫女子的地位,捍卫女艺术家的尊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