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裤勒成一条线来回摩擦/美妇两扇肥蚌娇嫩微开

      

夜幕彻底降临以后,天上飘起了小雨。

        

餐厅里摆好了一桌丰盛的家常菜,方晚秋下的厨。

        

原本只是送陆方回家的文语被留了下来。

        

雨天留人。

        

饭桌上,方晚秋看向文语笑眯眯的问:“还吃得惯吗?”

        

“嗯嗯。”文语应着声,慌忙抬起头,又低了下去。

        

扒拉米饭的动作不由加快了一点,偏偏又想起同桌吃饭先吃完的更尴尬场面,左右为难,显然已食不知味。

        

这会陆方已经扒拉完一大碗米饭,再盛上一碗,坐回桌旁,先挑起一块牛肉沾了点汤汁隔着桌子送进文语的碗里,咕哝着说:“米饭要配菜才好吃。”

        

文语看着碗里多出来的牛肉,先是整个人都抖了一下,然后完全平静下来,眼角微微上扬出个干净的愉悦幅度,脑袋抬起了一点:“哦。”

        

方晚秋:“……”

        

陆雨宁:“……”

        

母女俩都有丝丝愣神,她们清楚文语性格上的小缺陷。

        

不过这段时间以来基本一天最少要见两次,认为文语已经克服了,属实没想到是‘躲’在陆方身后克服的。

        

其实文语平常确实早已对无数场面免疫,但她自评无法克服自卑的重要原因是,她清楚自己对超过一定阈值的热情还是有点接受不来。

        

眼下就是这样。

        

总算进入正常氛围的晚餐结束后,陆方递给文语一杯温茶:“你住得近,不久留你了。”

        

他当先主张了安排,以免方晚秋再顺嘴把人留宿。

        

主要陆家客房配备是真不少,三五七八个人留下来毫无问题。

        

文语慢慢喝完一杯茶,驱车回往自己的住所——车当然是跟着她走,这样更便利陆方。

        

…………*…………

        

这周以来,森海的经历可谓是低谷高山。

        

最危机的时候面临着两个多月顺风顺水得来的收益成为泡沫。

        

这种‘情绪’甚至没能传递回家便已经被力挽狂澜了。

        

功劳起码有陆方一多半,没有他的支撑,文语再天才也很难极快取信森海。

        

再者,没有陆方,文语也没理由帮助森海。

        

那段最危机的时候来得快过得也快,之后的‘情绪’就彻底变了。

        

而现在一切已经尘埃落定,刚好又是一周工作日结束,难免说道说道。

        

陆雨宁提起话题:“成为聨相大股东花光了森海全部的现金流,综合下来平均是以740亿港币的市值入手,花了29个多亿的人民币资金,要不上周一亏损之前的上周五交割浮盈了几个亿,都凑不出这笔钱。”

        

说到这里,陆雨宁直勾勾的盯着陆方:“我真的怀疑你安排文语操控了聨相的市值波动,让森海恰好可以买得到这么多。”

        

陆方讶然:“怎么会这么想?”

        

“文语太天才了。”陆雨宁直言。

        

陆方想了想,用一种左右摇摆的口吻说道:“可能…这就是理工系天才对金融界的降维打击?而且她是主修数学辅修物理学,自修经济学。”

        

听陆方这么说着,陆雨宁忽然问道:“过程跟你没关系?”

        

“没有。”陆方语调随意的回答。

        

陆雨宁狐疑的看了陆方几眼,然后语重情深的说:“老弟,你能给姐姐个真话吗?”

        

“这次森海出现新的经营危机以来,我才发现我有点看不明白你。”

        

“你太淡定了,太有底气了,太信心十足了。”

        

迎着陆雨宁的目光,陆方莞尔一笑:“没你说得这么离谱,底气和信心是建立在有爸爸托底的情况下,另外如果你也有我这样长远、敏锐、精准的眼光,会更淡定。”

        

“过程我确实没参与,最终结果我是回家路上才知道的,不过过程会如何发展周一下午我就知道了。”

        

“这也是我个人不建议森海在二级市场投入太多的原因,市场波动是情绪的产物。”

        

陆雨宁眉头挑起,直截了当的问:“怎么才能不被情绪主导。”

        

“不知道。”陆方坦然道,“我只能说,我能不被情绪主导是因为我有个好家世,几亿几十亿的跟我又没关系。”

        

接着陆方大手一挥:“反正在我眼里只是一串不那么优雅的数字。”

        

一旁陆庭山听得大笑起来,一副老怀甚慰的样子。

        

接着提到:“京城柳老板下午联系我,对森海成为聨相大股东表示热烈欢迎,诚邀我有空前去京城开股东会,言辞间也提到了你,对你赞誉有加,想不想听听他的原话?”

        

陆方嗤笑着摇头:“一个认不清自己的老东西而已,现在他应该老老实实叫我陆董直接跟我对话!赞誉?他也配!”

        

“哦?”陆庭山饶有兴致的看着陆方,“说说看?”

        

陆方撇撇嘴:“自以为是国内商界教父,认为谁都离不开他,给高盛当狗还沾沾自喜,没有聨相这层皮,他狗都不是,早晚他连当狗的机会都会没有。”

        

“高盛只是看中了聨相私有化的利益,一手主导了聨相如今的半私有化场面,要没有高盛,这次做空聨相怎么可能这么凶残!”

        

“屈居幕后,先拉高股价,然后一笔15亿的大单砸下来,市场情绪被彻底点燃……呵,这帮资本家的嘴脸真是被我算死了!”

        

“借势?老子也踏马会玩对冲模式!”

        

“聨相本身业绩没出大问题,股价近期肯定能涨回去,持股不仅能赚钱,还能拿捏对手,笑死!”

        

陆庭山脸上的笑容就没停过:“你对聨相、柳老板这个人、高盛看得很清晰啊。”

        

“总不能空手无凭的去做空吧。”陆方一脸理所当然的说,虽然他也没怎么收集资料,主要聨相这个公司有太多舆论名场面,他每每回想,画面都很多。

        

陆庭山眼睛一转,提到:“如果现在森海你当家,你要怎么解决零现金流的问题?”

        

“爸?”陆方很是诧异的看着陆庭山。

        

“嗯?”

        

“不说我不关心,就说这个问题属实是有点…废话了。”

        

“哈哈。”

        

陆庭山也觉得自己可能是脑子有点问题。

        

森海是私募,以如今森海各类持股的底气,发起募集一支常规收益的基金,真不要太简单。

        

现在可与两三年前拿投资人的钱其形势完全不同!

        

这种常规基金募集,年化8%~12%左右,虽只能是私募,以森海现在的底气,也是能摆谱的,投资人爱买不买!

        

想谈高收益?出门右拐,请便。

        

……*

        

周六,天空放晴。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