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裙子坐男生身上进去了&穿越远古np高H一女多男

“不用然后了。”

        

夏天听了之后,立时说道:“如果是这样,那就太简单了,现在就开始吧。”

        

“你不要乱来。”

        

伊筱音郑重地冲夏天警告道:“双修,又不是只做那种事情,重点是神识的交融,你脑子里的黄色废料收一收。”

        

夏天撇了撇嘴:“神识交融,那有什么意思?”

        

“就知道你脑子里没想好事。”伊筱音叹了口气,然后冲夏天道:“你是想救人,还是想放纵你自己的欲望?”

        

夏天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说的也是这个啊,伊伊老婆,你以为呢?”

        

“少装蒜。”

        

伊筱音没有跟着夏天的话往下聊,而是郑重地说道:“既然你已经做好准备了,那现在就开始吧,不要耽误了。”

        

虽然她还不清楚扶摇仙子到底处于一个什么状态,她也不是十分清楚,但是看着就知道必须尽快解除她的这种状态。

        

与其怕犯错而什么都不做,倒不如大胆地尝试一下。

        

“那就来吧。”夏天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神识双修是怎么弄,但是之前我看过天宫老婆捏得印诀,多半就是那个意思。”

        

伊筱音淡淡地说道:“那你应该直接把她叫过来,这里没有人比她更了解扶摇仙子。”

        

“这倒也是。”夏天点了点头,掏出手机道:“乖宝宝,你能知一下天宫老婆,让她尽快来青峰山一趟。”

        

伊筱音有些奇怪:“你不去接她?”

        

“用不着。”夏天撇了撇嘴:“她情况特殊,至少表面上的修为不比我低,还是气灵之躯,恢复起来速度可比人快多了。”

        

伊筱音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上前把扶摇仙子扶了起来,摆出了打坐的姿势,然后在她的几处要穴上又刺入了银针。

        

夏天盘膝坐在了扶摇仙子的对面,淡淡地说道:“我感觉应该不需要天宫老婆出马,这次应该就能把扶摇老婆唤醒了。”

        

“那就最好了。”

        

伊筱音淡淡一笑,然后冲夏天道:“我在那古书上也知道了一门神识运转的法门,我自己已经修行过一段时间,应该没什么问题,我把口诀念一遍给你。”

        

夏天缓缓闭上了眼睛,听着伊筱音的声音,手上捏了一个印诀。

        

当然他捏得手印,比起天宫宫主的手法实在是差太多了。

        

不仅仅手印偷工减料,甚至流程还少了好几个,但是这些并不重要,因为夏天这么做仍旧达到了同样的效果。

        

“伊伊老婆,你替我护法。”

        

夏天随口说了一句,随即左手的食中二指,点在了扶摇仙子的眉心处。

        

“知道了。”

        

伊筱音点了点头,随即拉着杨珊暂时走出了小木屋,吩咐道:“你去跟那两位灵脉说一声,可以加大灵气输送了。”

        

“不是说尺度不好把握吗?”杨珊有些不解:“万一……”

        

伊筱音安抚道:“放心,不会有事。之前是扶摇仙子意识未能自主,无法控制,现在灵气要经过夏天,他肯定是能把握好尺度的。”

        

“嗯,知道了。”杨现立时点了点头,去找夏山灵和练素素了。

        

事实上,夏天的猜测也没有错,天宫宫主还没有赶到,他就从一片迷域之中,把扶摇仙子的神识给带了回来。

        

不过,中间也花了不少的时间。

        

此时正值破晓时分,天微微亮。

        

木屋之中,晨曦遍染。

        

扶摇仙子缓缓睁开了眼皮,露出一双深邃空灵的眸子,语气淡然而清冷:“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青峰山。”夏天笑嘻嘻地说道。

        

扶摇仙子定定地看着夏天:“你是……夏天?”

        

“咦,扶摇老婆,你居然认识我?”夏天十分高兴。

        

扶摇仙子淡淡地说道:“我虽然一直在沉睡之中,但是苏醒之后,就可以共享气灵的部分记忆。”

        

夏天立即问道:“那你还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我不会说。”扶摇仙子缓缓坐直了身体,环顾了四周,喃喃地说道:“这个木房子不错,我小时候也住过这样的。”

        

夏天随口问题道:“你小时候是在哪儿渡过的?”

        

“扶摇界,飞云山下。”

        

扶摇仙子轻叹一声:“那是很久远的记快了,久到我都快以为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那无所谓了,反正这辈子你肯定是要在我身边渡过了。”

        

“你爱我吗?”扶摇仙子语气相当随意地问道。

        

“当然。”夏天毫不犹豫地回答:“我爱你。”

        

扶摇仙子淡淡地看着夏天的眸子,竟然发现其中没有任何的杂质,无比的诚质纯真,就如同婴儿一般。

        

“你确定要我做你的女人?”

        

扶摇仙子接着问道:“要知道万年前在修仙联盟,正是有一个准仙级的老怪物想收我做侍妾,我拒绝了他,才被流放至此。”

        

夏天张嘴就想说话,却被扶摇仙子用手先拦下了。“你不必急着表态。”扶摇仙子淡淡地说道:“那个老怪物其实也没有放过我,在我命魂之中下过一道禁制,可以永久的镇压我的修为,所以我才决定闭万年生死

        

关。但是我明明身处最好的年华,却因为一个糟老头子而放弃了大好人生,心中实在不甘。”“抱着这样的心思,我在沉寂之境昏睡沉沦,但是又舍不得直接放弃,所以又任由身边的灵物仆从各自衍化。如今你将我的修为吸走大半,居然误打误撞破解了那

        

道禁制,反倒是令我解脱了。”

        

夏天这时候笑着说道:“那不是误打误撞,而是我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帮你解决了这个问题。”

        

扶摇仙子反问道:“一位准仙设置的禁制,你昨天还只是金丹期吧,能破解得了?”“你如果共享了天宫老婆的记忆,那就应该知道我有逆天八针。”夏天嘻嘻一笑,不无认真的说道:“那个禁制,确实很难破解,不过有意思的是,逆天八针恰恰

        

是他的克星,破解它,并没有多难。”“逆天八针?”扶摇仙子微微一愣,脑海中立时调出来这部分相关的记忆,很快就清楚了:“看来逆天真经确实可以逆天,准仙设定的禁制,本就遵循着天道法则

        

,而逆天真经恰恰是逆天而行的不二法门。”

        

夏天淡淡地说道:“不用想那么多,也不必说那么多,从昨天起,你就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有我保护你,管他什么准仙真仙还是大罗金仙,我统统能干掉。”

        

“倒也有些气魄,不像是随口胡说的人。”扶摇仙子轻笑一声,美眸中泛起丝丝涟漪:“万年前,在修仙联盟,口口声声说爱我的修仙者,不说百万,也有九十九万。可惜我出事时,却无人一出手相助,哪

        

怕敢替我说一句话的人都没有。”“那是他们废物。”夏天一脸认真地说道:“谁敢打我女人的主意,如果是普通人,我会给他们两个下场,一是变成太监,二是变成死人。如果是修仙者,不管什

        

么修为,那也只有死。”

        

“呵呵,你也是个有意思的人。”

        

扶摇仙子对夏天的话不置可否,只是轻笑起来:“不过你的女人可不少,竟然还能如此真诚地说出这种话来,足以说明你是一个……”

        

说到这里,她忽然停顿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对我喜欢的女人,百分之一百的真诚。”夏天不以为意,直抒胸臆,“我说爱你,那就是爱你,谁来也改变不了,什么事也改变不了,就连你也改变不了。扶摇仙子淡淡地说道:“我现在很需要人爱,既然你说爱我,那我就信了,我也不想改变什么。但是如果哪一天,你违背了自己说的话,那我就会毫不犹豫地杀了

        

你。”

        

“嘿嘿,扶摇老婆,那你是没有机会了。”夏天嘻嘻一笑:“对了,我们还有流程没走完,不然的话,你的神识可能很不稳定。”

        

“什么流程?”扶摇仙子俏若白雪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我已经彻底苏醒了,不需要再多此一举了。”

        

夏天连连摇头:“那可不是多此一举,而是必须要完成的一个流程,否则的话,那就不够完美,很可能会留下隐患。”

        

扶摇仙子淡淡地说道:“外面已经有很多人等着见你呢,你确定要现在做什么吗?”

        

“嗯?”夏天这时候也感觉到了,只得说道:“那先记下,以后我们再补上最后的流程。”

        

扶摇仙子故作不明所以,轻轻一笑:“随你。”

        

夏天拉着扶摇仙子的手,倏地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走,我带你出去见见她们,顺便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不用介绍,我已经从气灵的记忆中知道她们了。”扶摇仙子随口说道。

        

“那也要介绍一下。”夏天随口说道:“按冰冰老婆地说话,这个叫做仪式感,夫妻之间绝对不能缺少这个,不然的话,感情很容易淡的。”

        

扶摇仙子略有些无语地说道:“那你的妻,可不是一般的多。”“不多,不多。我三个师傅跟我说过,以前的皇帝都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还有什么三千佳丽。”夏天数了数手指,又心算了一下,摇头道:“我这才几个,远远

        

不够,连个零头都还没到呢。”

        

扶摇仙子笑着问道:“你这是想当皇帝?”“傻子才当皇帝呢,那有什么意思。”夏天直接摇头,然后说道:“我只是觉得我长这么帅,不多找一些老婆,实在是太亏欠我的外表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