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受身上带满道具调教&和两熟妇玩双飞真爽

    

暮花入伙后,楚擎将所有小伙伴们都召集了过来,进行首次共建繁荣大草原扩大会议。

        

会议主持人,楚擎。

        

捉狼军代表,林骸,AKA弗莱迪。

        

草原自由职业者、民权斗士、大草原社会活动家,暮花。

        

捉狼军老卒代表,陈初六,AKA六爷。

        

捉狼军新卒代表原本是徐天辰,经过暮花严重抗议后,新卒代表替换为胡申志。

        

昌朝卧底代表盛兆军,江湖人称大军哥。

        

毕竟是共建繁荣大草原,需要做到公平公开公正,主要是得民主,所以周围各小部落在完全不知情的前提下被派出了代表,代表他们的是正在陶少章脚旁边啃羊骨棒的灵狼。

        

除了这些代表外,还有一些“蹭”会的,比如三哥、陶少章、肖轶、童归等人,主要是为了凑人数,看起来比较正规。

        

“事就是这么个事,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多了我也不水了,大家有什么看法?”

        

楚擎已经将情况都说明了,大家对暮花的入伙并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不在乎草原上几人称王几人称霸,更不在乎暮花的恩怨情仇,只要能让草原乱起来就对昌朝有利,越乱越有利。

        

“情况大家都了解了,我现在布置一下工作,说一下接下来各位的任务。”

        

楚擎拿出了小本本,人五人六的瞅了一眼,抬起头继续道:“第一件事,将拓跋乐那小崽子带回来,以他的名义,召集曾经忠于拓跋一族的各部落,谁来?”

        

王通通举起了手:“大人,卑职去吧。”

        

“好,正好再了解了解关内的情况,算算日子的话,老马同志他们带的人已经出关了,问问情况。”

        

“唯。”

        

“拓跋乐带回来后…”

        

楚擎犹豫了一下,看向暮花:“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搞死金狼王,我将拓跋乐交给你,你来负责联络那些忠于拓跋族的贵族,可以吗。”

        

暮花轻轻点了点头,波澜不惊,并不好奇楚擎为什么会如此信任自己,因为她知道,当她去办这事的时候,对方一定会派人跟在自己身边。

        

“第三件事,散播谣言。”

        

楚擎看向了盛兆军:“在草原上散播消息,就说金狼王大汗快挂了,世面上那些常见的王子们,各种型号的贵族部落头领们,各怀鬼胎,已经开始分派系了,而金狼王大汗想要在死之前,将草原所有部落拖入战火之中给他陪葬,尤其是小部落,都会成为炮灰,我们只需要将谣言放出去就行,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好。”盛兆军毫不含糊,对于这种事,轻车熟路。

        

“第四件事,以神草部游骑兵为核心,捉狼军为策应,水草部落的青壮们编入游骑兵,其他小部落,每个部落,至少派遣三百人,派多少人无所谓,主要是得让他们参与,只要他们上了咱们的贼船…上了咱们的正义战车,就必须跟咱们一条路走到黑,组建一支万人左右的军队,扫平东侧第一个贵族部落。”

        

“游隼部?”

        

“对。”

        

盛兆军略显迟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楚擎笑道:“我知道,游隼部全民皆兵,他们的三处牧场在后方,是深入草原的第一道防线,六处聚居地,至少四万青壮,可以随时作战的青壮,单靠一万人,根本无法拿下游隼部。”

        

盛兆军笑了笑:“倒也非是无法拿下,只是若是战,必会损兵折将,怕是伤亡惨重。”

        

“不正面开战。”

        

楚擎将舆图铺在了地上,一群人撅着屁股蹲成了一圈。

        

“游隼部的族长,今年六十七,就打老头这个领域,我是专家,六十七,不可能再上战场了,而且事实上这十多年来,游隼部和很多部落都有争端,族长只是在后方指挥,我们要做的就是声东击西。”

        

盛兆军神情微动:“少爷的意思是,末将带人佯攻,捉狼军…”

        

“不错,我们绕到后方的聚居地,那时候游隼部应该将大量游骑兵派到前侧,而捉狼军就在后方擒了或者杀了那老头,游隼是贵族部落,这老家伙下面有很多儿女和头人,只要他死,下面的人势必会为了争权将部落闹的四分五裂,扫掉游隼部,深入草原北侧就可以畅通无阻。”

        

众人都看着舆图,思考着可行性。

        

关于游隼部,注定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困难。

        

其实对捉狼军来说,游隼部往那一杵,原本没太大所谓,因为捉狼军人数不多,想要继续朝着北侧深入草原,只要小心一点,就不会被游隼部的游骑兵发现。

        

可如果想要带着神草部四千多人,乃至其他小部落的青壮们继续北行,肯定绕不过游隼部的。

        

就算游隼部让了路,可以让盛兆军带着上万人深入草原,那么游隼部有很大几率会抢夺水草牧场,将势力范围向南侧延伸。

        

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大家在草原深处损兵折将想要战略性后退,说不定就会被游隼部来个背刺,与其这样,不如直接先下手为强。

        

“好,那就依少爷所说,神草部佯攻,声东击西,捉狼军擒贼首。”

        

暮花突然插口道:“你们以什么名义攻打游隼部?”

        

战争狂人盛兆军乐呵呵的说道:“老子早看他们不顺眼了,打就打了,如何。”

        

“你如果这么做,将不会再有人投靠你们。”

        

盛兆军眉头一挑,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看向楚擎,苦笑道:“少爷,还真如她所说,得寻个由头啊。”

        

楚擎微微颔首。

        

最近他也了解了一些草原上的风俗和规矩。

        

神草部与游隼部,早些年互有争斗,却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发兵过去,哪怕是佯攻,也得需个由头,也就是师出有名,要是无缘无故的就上去要揍人家,会引起“误会”,打破了草原上势力划分的平衡是为一,二是凉人比较重视一些没鸟用的誓约,不同势力互不侵犯的誓约。

        

如今楚擎靠的就是盛兆军的名头,要是大军的名声臭掉了,和个精神病似的见谁干谁,谁还会投靠?

        

事实上还真是如此,神草部人不多,但是都是精锐,游隼部更不用说,这可不是俩人单挑或者两个社团开片,真打也好假打也罢,得占着“大义”,不可能臭不要脸的拿出一袋洗衣粉就往别人身上泼脏水然后出兵。

        

“激怒游隼部。”

        

暮花露出了甜美的笑容:“派遣信使,邀请游隼部来到这里,激怒他们。”

        

“好,那就这么定了。”楚擎目光扫过众人:“大家都没同意吧?”

        

林骸笑道:“少爷您这安排,天衣无缝,咱捉狼军,就是干这差事的。”

        

楚擎问道:“各小部落呢,有问题没?”

        

陶少章照着桌子下面的灵狼给了一脚:“你们有问题吗?”

        

灵狼朝着陶少章呲了呲牙。

        

“妹夫稍等片刻,各个小部落似乎有异议。”

        

眼瞅着陶少章给鞋脱下来了,灵狼老实了。

        

陶少章冲着楚擎点头:“各个小部落也无异议了。”

        

“好,那就这么办了,会议结束”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