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被做到高潮了小说&美妇蚌肉紧紧夹住

        

“哈哈,要不荒上,鞅为你掠阵?”卫鞅大笑,跃跃欲试。

        

看到这一幕,荒不由得暗笑,坐于棋室,手握一国,纵横捭阖于中原,战而胜之,最后王于天下。

        

这等诱惑,没有那一个年轻男儿能够抗拒。

        

“我就算了。”

        

荒抿了一口酒,平淡,道:“相比于棋,我更擅长杀伐,而我为秦国师,此生只为秦而战。”

        

“我无强秦之术,也无替他国争雄之心,纵然棋盘略胜一筹,也只会徒增笑柄。”

        

闻言,卫鞅沉默。

        

他其实想要一探荒的深浅的,从他认识荒以来,这个人就给他一种云遮雾绕的感觉。

        

结果,他一念生,就被荒拒绝了。

        

不过,荒的拒绝,反而让卫鞅更加蠢蠢欲动起来。士子之间,挚友之间,也有竞争。

        

他心有郁气,迫切的想要释放。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中年人徒然开口,向卫鞅邀请:“可否与先生对弈一局?”

        

此刻卫鞅正在兴头,不由得点头道:“大盘?”

        

中年人豪爽,道:“自是大盘。”

        

看到这一幕,荒也来了兴趣,一上来就敢用大盘灭国棋,这个中年,不是一般人。

        

两人坐定,侍女奉上洞香春特藏的老酒,两人对饮,战意滋生,一时间,养心厅的士子纷纷围了过来。

        

看热闹是一种传承,来自于华夏人骨子里的天性。

        

在两人对饮,众士子聚拢之时,大盘与棋枰一一安置妥当,女执事肃然站于长案前三尺处。

        

此时,棋童走来:“请两位先生定名?”

        

“哈哈,老夫执魏而行。”中年人一笑,自信勃发。

        

这一刻,卫鞅看了一眼棋童,回头看着荒灿烂的笑了,然后开口:“既然先生代魏而行,那在下便替秦而战。”

        

两人选定秦魏,气氛一下子就上来了,这些日子,六国分秦,秦魏仇怨席卷天下,热度极高。

        

两人选出秦魏,争锋相对,彻底点燃了众士子的熊熊八卦之火。

        

中年人执白,卫鞅拿黑,一时间,两人之间刀光剑影,战意滋生,好胜心大起。

        

抿了一口老酒,中年人平静一笑:“魏居中原,乃当世第一霸主,第一手天元。”

        

中年人落子,女执事高声,道:“第一手,魏居天元。”

        

“中枢之地,辐射四极,雄视八荒,先生好自信。”卫鞅自信一笑,伸手落子:“秦居西北,与周同源,接殷商王气,第一手,西北星位。”

        

女执事开口,棋童摆放棋子,大厅之中的巨大棋盘上,黑白两子厮杀。

        

“右手星位。”中年落子,脸上带着笑,始终从容:“以势取地,天下慑服。”

        

这一刻,卫鞅挑眉看了一眼中年人,随及嘴角上扬:“天下诸国,无恒强,秦君嬴渠梁年少英武,秦军悍不畏死,这一手入九五。”

        

两人都是棋道高人,手谈极快,一人携大势而伐,浩浩荡荡,有堂皇之象,一人立足根本,大开大合,诸子之间汇集成势。

        

“这天下,能够将卫鞅下平的人,只怕也没几人,此人是?”目光落在中年人身上,荒有些好奇。

        

这一盘棋,没有胜负。

        

平局。

        

“哈哈,先生今日就此平局,闲暇之余,再行对弈可否?”中年人放下手心棋子,向卫鞅询问。

        

“好。”

        

看着中年人离去,卫鞅良久方才收回目光:“不愧是当世大贤,棋风犀利,一子子落下,以势压人。”

        

“竟能将咄咄逼人,变得堂皇大气,鞅受教。”

        

“哈哈,鞅兄,你这是再自夸么?”打趣一句,荒将酒盅向卫鞅推了推:“怎么?认识?”

        

“大概猜出来了。”

        

端起酒盅饮了一口,卫鞅轻笑:“以势压人,在这个天下,最擅长着不是天下诸王,而是法家慎子。”

        

“慎子?”

        

这一刻,就算是荒脸上也浮现出了震惊,在这个文化璀璨,诸子百家争鸣的时代,文人士子多如牛毛。

        

但,那些被称之为子的人,才是真正的名士,一如星河灿烂。

        

只有在一道走到极致,自成一家,才会被天下人称子,这是一种尊称,是天下士子的终极追求。

        

在这个时代,武人追求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国君追求九合诸侯,一匡天下。

        

而文人士子的追求,除了出仕一地,造福一方外,真正的追求便是称子。

        

称子。

        

不是一国君王认可,而是天下文人士子所承认,真正的功成名就。

        

慎到。

        

法家势派。

        

法家三派,法术势。

        

现如今,荒已经见到了两位,只差信奉术治的申不害了。

        

洞香春外,一处石亭。

        

摆着短案,上有酒水,庞涓亲至此地,只为送别友人。

        

“慎子当真不留下?”庞涓苦笑,做着最后一次劝说:“魏国比齐国更适合慎子伸展!”

        

“哈哈,老夫志在学宫,不在朝堂。”喝了一口酒,慎到开口,道:“卫鞅此人身负乾坤大才,上将军何必舍近求远。”

        

“上将军请我考校卫鞅,方才在洞香春养心厅老夫与其手谈,我执白,代魏而伐,卫鞅执黑,为秦而战。”

        

“最后,以平局结尾。”

        

这一刻,庞涓愣住了,他可是清楚眼前的人是谁,卫鞅能与慎到平局,可见其才。

        

心中念头转生,庞涓大感疑惑:“我曾亲自考校卫鞅,他给我的感觉平庸迂腐,而且只读儒家。”

        

“哈哈……”

        

慎到大笑,向庞涓开解,道:“卫鞅是丞相府的中庶子,对你自然抱有戒心。”

        

“洞香春下大盘灭国棋,不通姓名,只论才学,自然彰显名士本色。”

        

“哈哈……”

        

庞涓大笑,随即摇头:“相比于卫鞅,庞涓更希望慎子留在魏国……”

        

庞涓是一个极度自信,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公叔痤推荐卫鞅了,魏王罃不用,他推荐也改变不了什么。

        

唯有慎到,一旦决心出仕,以其身份名望才学,都可以轻易担任魏相。

        

只是有些事,他不方便直说,说了反而会影响慎到对魏国观感,起到更坏的作用。

        

“慎子,真不考虑考虑?”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