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游戏(高h)&高干病房人妻

“瀚海城,瀚海之森。”

        

“瀚海之森?”听到这个陌生的词汇,曹焱兵眉头微皱。

        

这瀚海城他到有所听闻,位于天斗帝国极西之地,也是西部海滨唯一一座沿海港口城市,依海而建。

        

不过这瀚海之森……

        

似乎并没有听其他人谈论过。

        

见到曹焱兵这副疑惑的模样,比比东莫名感到一阵满意,旋即朱唇微启道:“在瀚海城旁百里外,有一片魂兽寄居的森林,那里面积虽不及星斗大森林一半,但也算得上是一处巨大的魂环获取场所。”

        

“由于瀚海城距离内陆其他城市的距离都颇为遥远,也就导致前往那里的内陆居民几乎少的可怜。”

        

“在没有人类干涉的情况下,瀚海城附近那片森林里的魂兽倒是无拘无束,也算得上是一处绝佳的世外桃源。”

        

听到比比东解答,曹焱兵这才恍然。

        

这瀚海之森原来就是瀚海城旁边那片森林的名字。

        

大致了解这所谓的瀚海之森后,曹焱兵语气中多了一丝急切:“上古灵兽内丹就在这森林中?”

        

“嗯。”

        

比比东翘首微点,微微抬头,目光望向远处,悠悠开口道:“据说在这瀚海之森内,生活着一只上古灵兽——玄参幻梦兽。”

        

“这玄参幻梦兽的本体并没有多大威胁,但据传闻,这种灵兽对幻境的把控可谓是登峰造极。”

        

说着,比比东举起这象征着武魂帝国最高权力的钻石权杖。

        

与此同时,悬浮在那桌凳灰烬中的信件之中,突然有一张暗黄色的信件在微微颤抖后浮上半空。

        

随着信件的自动打开,比比东轻叹一口气道:“数年前,我派遣了数十人前往瀚海城,意图在那里建立武魂分殿,为首的则是一位魂圣级别的强者。而他们在途经瀚海之森时,就曾踏入过它的领地,最终被尽数困在幻境之中,生死未卜。”

        

“到最后还是一位瀚海城原居民路过此地,才发现了那位奄奄一息的魂圣。他也在留下这支离破碎的消息过后,当场陨落。”

        

“在收到消息后,我也派遣了一位封号斗罗前往瀚海之森寻找这只魂兽的下落,但他也没有活着回来。”

        

“后来才在古籍之中了解到,这善于制造幻境的魂兽与那上古灵兽玄参幻梦兽几乎是同出一辙。”

        

话语声戛然而止,比比东慵懒的坐于宝座之上,美眸望向曹焱兵,似乎是等待着他的回答。

        

这玄参幻梦兽精通幻境,那么多年来有不少人打它的主意,但却都无功而返,更有甚者连命都丢了进去。

        

若不是她也对这灵兽感兴趣,怕也不会和曹焱兵说那么多。

        

“瀚海之森……我知道了。”

        

在口中轻轻念叨了几声后,曹焱兵定下了心。无论这玄参幻梦兽有多精通幻境,也必然会死在它的刀下。

        

“话说,你要这上古灵兽的内丹做什么?”比比东左手轻扶香腮,美眸望着曹焱兵,慵懒的语气中多了一丝好奇。

        

“当然是有用。”

        

丝毫不在意比比东眼中的好奇,曹焱兵随意摆了摆手道:“行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便是自顾自的向大殿外走去。

        

“这家伙。”目光死死地盯着曹焱兵远去的背影,比比东嘴角微扬,脸上挂起一抹细微的笑容。

        

其实不狂妄的他。

        

似乎还是个不错的男人。

        

离开教皇殿,曹焱兵并没有做过多停留,直接走向长老殿。

        

一来是为了见见小雪,二来,则是找千道流了解一下此事的真假。

        

毕竟在这乱世当道的时代,唯有谨慎,才是王道。

        

教皇殿距离长老殿并不是很远,再加上曹焱兵也是长老殿的裁决长老,所以这一路过来倒也没有受到阻拦。

        

“奇怪。”

        

从山中小屋走出的曹焱兵挠了挠头,目光扫过这半片山头,落到了远处的长老殿的那座高大的建筑上。

        

他几乎已经将整个长老殿找了个遍,可却压根没有看到那熟悉的身影。

        

别的不说,就连千道流那个老小子都没看见。

        

“该不会还在传承那天使魂骨吧?”曹焱兵一惊。

        

说好的三个月,这都已经快一年了,是不是传承出现什么问题了?

        

一种慌乱之色弥漫在心间,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呼吸都不自主的急促了起来。

        

起身来到长老殿大殿。

        

曹焱兵没有过多停留,径直来到了位于长老殿大殿深处。

        

与外部不同,这里空间颇大,石壁更是呈现出一种暗红之色,一丝丝奇异的温度从中渗透而出,在这种环境下,曹焱兵能清楚的感觉到体内的灵力正在自动运转。

        

此地。

        

乃是长老殿诸位长老日常修炼场所。

        

以前千道流还在的时候,他这裁决长老也能进来混混修炼。

        

纵使回忆涌上心头,曹焱兵对次也丝毫没有在意。他将手中的令牌放在门口那凹槽之中后,巨大的石门这才在一声声轰鸣声中缓缓开启。

        

这里并不是特别豪华,只有寥寥可数的几个蒲团静静的坐落在此。

        

“嗯?”

        

目光扫过这些空无一人的蒲团,曹焱兵有些发愣:“人呢?那些老家伙不是最喜欢在这里面修炼吗?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以前他来这里时,每次都是人影错落,可现在却是一个长老都没有。

        

“曹焱兵?”

        

正当他准备再度寻找时,一道熟悉的语音却是猛的从身后响起。

        

“擦。”

        

突如其来的嗓音令曹焱兵身躯猛的一僵,友好语录下意识的就吐了出来。

        

回头望去,在身后不远处,一位发须皆白的老者面色僵硬的向这边走来。

        

“金鳄老头?”见到来人的容貌,曹焱兵顿感心头一喜,“金鳄老头,千道流那老小子和雪儿呢?还在进行魂骨传承?”

        

听到曹焱兵一口一个老头,金鳄的嘴角轻微的颤抖了起来。

        

他高低也是个九十六级封号斗罗,是长老殿的二供奉,如今却在一个小毛头口中被称为老头,这让他有些不高兴。

        

金鳄面色阴沉的和曹焱兵擦肩而过,径直走向修炼密室:“小雪在进行天使九考,大供奉在她身边为她护法。”

        

“天使九考?”

        

“神的传承,一共有九场考核,全部完成后就可以得到天使之神的传承,到达那传说中的神级。”金鳄长老头也没回的说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