蹂躏?女方法大全/白色透明乳罩

     

他工作的生活,他经商的日子,最后,他成了船长……

        

然后,遇到了海上风暴,然后,穿越过来,成了另一个庄元。

        

无数的记忆片段似乎形成了梦魇,将他困在其中。

        

他捂着脑袋,彷徨迷惘,前方有道路,可这条路,他似乎怎么走都走不到头。

        

他于是开始跑,狂奔不止,可前方如白昼的光芒似乎也长了脚似的,他越跑白光越远,于是他怎么都追不上……

        

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喘不过气来,闷热难耐,他遥望着光芒,明明他有双脚,也可以迈开步伐,可就是怎么都达不到理想的终点。

        

庄元歇息了一会,准备重整旗鼓,重新再来,再做尝试。

        

可这回,他刚迈步,就发现遇到了困难——他迈不开脚了。

        

一低头,竟然发现,不知何时,无数的青绿藤蔓竟然缠住了他的腿脚,而且还在继续向上攀登缠绕,此刻他被紧紧束缚。

        

他试图挣脱,可这藤蔓的力量竟然如此强悍,他挣脱不得,只觉得肢体疼痛,痛入肌骨。

        

怎么会这样?

        

眼见着藤蔓继续缠绕,将他紧紧包裹,他觉得自己几乎被缠绕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粽子,呼吸都要困难了。

        

而那藤蔓猛然一拽,将他狠狠下拉,他便坠入无尽的深渊。

        

“啊——”

        

他离白光越来越远,反而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这,就是他的结局吗?

        

噩梦,当真是噩梦。

        

“呃……”

        

庄元猛然间一睁眼,便大口大口喘气,惊魂未定。

        

梦,是梦,原来是梦。

        

太可怕了。果然是噩梦。

        

他已经惊出了一身的冷汗,现在浑身都湿透了,就像是从从池塘中刚捞上来的鱼,只是身上不是滑溜的池塘水,都是汗罢了。

        

不过……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庄元眯了眯眼睛,对周围的一切感到无比迷茫。

        

抬头所见,竟然是红纱帐,他可几乎没睡过这样的床,还布置了纱帐,倒是挺细致的。客栈也不会布置这样的床铺。而且……这颜色也太喜庆了。

        

“呃……”

        

而且,这床铺里边,铺开的是什么东西。

        

呃,他没认错的话,似乎是枣子、花生、桂圆、莲子、栗子。

        

庄元一个头两个大,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种是新婚之时布置婚房的传统风俗吧,寓意很简单,就是‘早生贵子’、‘早立子’。

        

枕套和被单也是红色的,上面还绣上了精致的‘鸳鸯’。

        

好像真是婚房啊。

        

想不到在这里也能看见这些。

        

一转头,当真如他所料,红蜡烛烛火摇曳,室内的窗户上贴满了剪裁良好的‘囍’窗花,地面也铺了红地毯,撒满了玫瑰花瓣。

        

‘啊,不对!’

        

庄元惊醒,搞什么,重点不是婚房,而是他为什么会在婚房!

        

他貌似一不小心误入了别人的婚房啊!

        

对啊,他怎么跑这地方来了。

        

他刚想动身,便感觉到了一股子束缚的感觉。梦中的束缚之感不是假的,现实中他也被束缚着!

        

到底怎么回事?

        

他开始回忆,头似乎有点疼,昏昏沉沉的,还有点涨得难受。

        

他回忆之前的事情,昏迷之前的一切,他都想起来了。

        

石环莲!

        

最后是石环莲,给他洒了什么药粉!

        

周公散!

        

这东西,该死的,就是这东西!他居然中了这东西的计!着了石环莲的道!

        

太大意了,以为她是凡人就不能奈何自己,可事实出乎了她的预料。

        

他一低头,看着身上十七八道密密麻麻缠绕着的绳子,真够坚硬的,凭借他的身体强度,竟然还挣脱不得。

        

可见这材质,当真坚韧。

        

他心道;‘一定得想个办法把这绳子给挣脱了。’

        

他刚想召唤一声‘乌荆’,让他割了这绳索。

        

猛然间听见有脚步声,是几个年轻女子嬉笑耍闹的声音。

        

“哎,下月似乎有花灯会呢,可不能错过了,既然你也独一个,那我们,便凑对吧,小宝~”一姑娘摸了一把另一姑娘的小脸蛋。

        

“哎呀,你还说呢,贫嘴,小心你嗓门大了,吵到了姑爷。小声些!”少女娇笑着。

        

“瞧你这小妮子,胆小成这样!怎么可能呢!姑爷现在睡得可香了呢,小姐说了,我们每三日补一下那个熏香,姑爷就醒不了。”

        

另一少女捂上了嘴,怪道:“可是,就这样一直让他醒嘛?不好吧。那怎么参加他们二人的婚礼呢?”

        

“哎,这你就不懂了吧,姑爷在该醒的时候,还是会醒的。”

        

“什么时候是该醒的时候啊?哎,我觉得啊,姑爷似乎真是被强迫弄过来的,你看到没啊,他身上可缠了不知多少道绳子啊,包粽子也不带这么包的。这是防止姑爷跑了啊。”

        

“这有什么?姑爷是修仙者,肯定是有些本事在身上的。听说,小姐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姑爷带回来的,可不容易啊。到嘴的肥羊,还能让他能飞了不成?”那少女娇笑一番,又道:“不过,这该醒的时候嘛,自然是成好事的时候咯,这时候可不能睡着。”

        

“啊……哎呀,你这小滑头,我不听不听了。”

        

“干嘛?别害羞啊~”

        

两少女一路说说笑笑,庄元也一直听着。

        

他很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是这两小姑娘口中的‘肥羊’,至于到嘴,到的是谁的嘴,已经不用多说——自然是石环莲。

        

羊入虎口?

        

这个词不对吧,他可是个男人。

        

庄元的脸色一黑。

        

早就听说石家三小姐娇蛮,没想到不仅娇蛮,而且思维清奇,胆子也出奇地大。

        

普通凡人见到修士不说跪拜,至少也礼遇有加,就算得不到帮助,也不想惹了修士。可这姑娘,竟然如此胆大,直接给他下药绑架了。

        

庄元听力极好,此刻听见那说说笑笑的两姑娘脚步声逐渐靠近,很快就要到自己这房间了,于是马上闭目,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

        

两侍女进来了,将端着的果盘和点心放下。

        

一少女道:“怎么,我就说吧,现在姑爷还睡得死死的呢?小姐的药,可灵着呢。修仙者也不在话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