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粉嫩湿润&大学校园h系列小说

派出所,审讯室内。

        

吴正义坐在椅子上,满脸的难以置信,瞪着眼珠子喊道:“什么?那小比崽子报警说我敲诈勒索!?我他妈!这浑……”

        

“咚咚咚!”

        

老林重重的敲响桌子,沉声道:“注意你的态度!”

        

吴正义连忙缩了缩脖子。

        

但他还是非常嘴硬,梗着脖子道:“警察同志,我真没有敲诈勒索,你们有没有好好调查啊,不能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抓回来吧?”

        

老林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先别激动,我们传唤你回来是协助调查,自然会把事情全都查清楚。如果你是清白的,我们绝对不会冤枉你。”

        

“我现在正式开始对你进行问询,希望你能老老实实交代问题,不要有任何隐瞒或者欺骗,明白吗?”

        

“明,明白。”吴正义咽了咽口水,看着对面墙壁上蓝底白字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瞳孔微缩,缓缓点头。

        

老林开始询问:“你是否未经对方允许,就擅自闯入他家里?”

        

“我是进了那家伙的房间,但我那是找他维权!”吴正义似乎还觉得自己挺有理,但话音刚落,老林的一句话便让他瞬间呆愣。

        

“你这种行为,已经涉嫌非法侵入他人住宅!”

        

老林凝目望着吴正义,声音洪亮的说道:“非法侵入住宅罪,是指违背住宅内成员的意愿或无法律依据,进入公民住宅,或进入公民住宅后经要求退出而拒不退出的行为。”

        

“我看过对方提供的监控视频,在视频中明显可以看到,你通过暴力手段将对方推倒在地,而后未经允许便闯入住宅!”

        

“你的行为,已经满足了非法侵入住宅罪的构成要件,可能会面临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

        

听到这话,吴正义眼皮跳了跳,连忙道:“警察同志,这……我,我不知道啊,我当时也是太着急了……警察同志,你要相信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这些话,你留着法庭上跟法官说吧,现在,回答我第二个问题!”老林内心暗暗摇头,接着问道:“你是否以不给钱就报警为名,向姜白索要十万块钱,并且成功收到了这笔钱。”

        

“嗯啊,”吴正义点了下头,紧接着就辩解道:“可那是我索要的精神损失费,营养费,误工费和医疗费!”

        

“警察同志,你是不知道啊,那小子看着人模狗样的,一肚子坏水!”

        

“他明知道我儿子会吃他的外卖,他居然故意在外卖里加了……加了屎!”

        

“你可以想象我们吃到屎是什么感受吗?我问他要点赔偿,不过分吧?”

        

吴正义说的那叫一个抑扬顿挫,理直气壮。

        

但老林经验丰富,自然不会被他带入到他的节奏里面去,皱眉道:“为什么你偷了别人的外卖,还可以这么理直气壮?”

        

“那……那能叫偷吗?那能叫偷吗?我儿子才五岁,他还是个孩子啊!”吴正义大声叫屈:“小孩子的事能叫偷吗?”

        

老林说道:“孩子不懂事,你们做父母的难道也不懂事吗?”

        

“据我了解,这不是第一次了吧?”

        

“你们家孩子三番五次偷拿别人外卖,你不制止就算了,居然跟孩子一起吃,这无疑从侧面鼓励了孩子的这种行为!”

        

老林严肃的说道:“吴正义,你可知道,未成年人犯罪是不会被判刑,但如果这其中涉及到监护人教唆引导的话,你们做家长的,很可能会承担责任!”

        

“没有!绝对没有!”吴正义矢口否认:“警官,我儿子拿外卖绝对不是我教的,我怎么可能教他去偷外卖呢?我们家又不是吃不起!”

        

老林没有再纠缠这个事情。

        

毕竟他只是个民警,又不是法官。

        

他要做的,就是调查清楚事实,整理证据,如果犯罪事实成立,就移交检察院,再由检察院提起公诉。

        

至于最后如何判决,那就要看法官和陪审员的了。

        

“不管怎么说,你孩子偷外卖是事实,这已经是犯罪行为,你哪里来的勇气去找对方索赔的?”老林问道。

        

“警官,那姓姜的肯定是故意的啊!他肯定是知道我儿子喜欢拿他的外卖,就故意在里面加了屎,这就是在故意害我们一家!”吴正义伸着脖子问道:“警官,你知道吃屎是什么感受吗?”

        

老林:我不知道……

        

正经人谁吃屎啊?吃屎的能叫正经人吗?

        

“我们一家遭了这么大的罪,要他点补偿过分吗?”吴正义瞪着眼睛道。

        

“首先,是你们偷外卖在先,如果你们不实施这个行为,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在这个事情上,我不认为那小伙子有什么责任。”

        

老林耐着性子说道:“其次,哪怕你要赔偿,但十万也太多了吧?”

        

“你还威胁小伙子,说不给钱就报警,就起诉是吧?”

        

“这就是敲诈勒索!”

        

吴正义瞬间浑身直冒冷汗,连忙颤声开口:“警察同志,我,我真不知道这是犯罪的啊,我还钱,我可以把钱全还给他!”

        

这时候,吴正义终于慌了。

        

脑门上瞬间就冒起了细密的汗珠。

        

老林内心却毫无波动。

        

汽车撞墙你知道拐了,股票涨了你知道买了,犯错误判刑了你知道悔改了,大鼻涕流到嘴里你想起来甩了……

        

晚了!

        

继续审讯,固定证据。

        

另一个房间,刘莲也在接受询问。

        

不过她毕竟不是实施犯罪的主体,所以在民警询问了一些情况之后,就让她离开了。

        

“警察同志,我老公呢?”刘莲问道。

        

“吴正义先生可能要在我们这里过夜了。”小陈淡淡的说道。

        

“什么?这……”

        

刘莲顿时懵了。

        

这怎么还不让走了呢?

        

小陈说道:“刘女士,按照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您先生敲诈勒索的罪名基本已经坐实了,现在还存在疑问的是私闯民宅和教唆。我呢,建议您最好去找对方和解,如果他不追究的话,这事儿会好办很多。如果对方不肯松口……”

        

“那怎么办?”刘莲忍不住问道。

        

“找个好点的律师,提前准备换洗衣物吧。”

        

说完,小陈便走开了。

        

“轰隆!”

        

刘莲的内心仿佛有万钧雷霆炸响,站都站不稳了。

        

“妈妈,我饿了,想吃披萨。”熊孩子握着妈妈的手摇晃着。

        

“吃吃吃!就知道吃!你都把你爹吃进去了你还顾着吃!”刘莲一把按倒熊孩子,脱下裤子就开始大屁股。

        

“啪啪啪!”

        

“哇!啊!妈妈!啊啊啊!”

        

熊孩子顿时嚎了起来。

        

“哎,你这是干什么!快住手!”

        

立刻有人上来制止。

        

……

        

精英律师事务所内。

        

“罗大状,我这种做法有没有什么问题?到时候会不会被对方律师抓住把柄?”姜白问道。

        

“当然没问题!”

        

罗大状很自然的说道:“我国哪条法律规定了不能点原味大肠外卖?况且你都备注清楚了是喂给流浪狗吃的,他非要吃狗的东西,吃出毛病来怪谁?狗吃屎,他一个人难道也吃屎吗?”

        

姜白还是有些不放心,道:“披萨的事情好说,我主要担心冰红茶有点不好解释。”

        

“解释?为什么要解释?”

        

罗大状反问了一句,接着说道:“我们国家是很有包容性的,老八都能得到一部分人的理解,你这又算得了什么。”

        

姜白:“……”

        

行叭。

        

罗大状果然是一个很刑的男人。

        

他说刑就刑。

        

这事儿有戏!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