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被老男人蹂躏/隔着一层膜的两根硕大h

“一定要抓住他,一定要搜魂,知道他身上人众多法宝的来处,就是‘圣魔宫’也不可能给一名金丹修士这么多的好法宝。

        

此人定是有过一番别人不知的仙缘,这才得到了不少的好东西。

        

如此看来,赵敏身上的秘密同样不少,她与此人非常的熟悉,他二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东篱青化成一道残影,不再隐藏修为,迅速向前飞掠而去,这时的他无法让自己再镇定下来。

        

城中,赵敏强忍着没有用神识向后方扫视,那样做,定会被修为不知强过她多少倍的东篱青给发现。

        

李言之前和她说的计划就会出现破绽,那么李言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了。

        

李言要求她退出巷子时,警惕之色可以有,但绝对不能反复用神识扫视自己,那时,他二人应该是形同陌路才对。

        

“师弟不会有事的!”

        

想着之前李言以传音符传递消息,提出那个计划时,赵敏心中再度升起了强烈的不安。

        

李言反复传音给她有六次之多,要求她配合计划,赵敏从震惊到拒绝。

        

“金丹对元婴,你会死的!” 

        

李言给出了各种说服她的理由,赵敏那时心中虽然已经有些动摇,但是依旧坚定的回复。

        

“师姐,相信我,我有一定的把握可以脱身,真是无法办到,我就会躲进你曾经进入的那处空间中。

        

那处空间,以前我就和你说过的,化神都未必能察觉,那是我去净土宗历练时最大的收获。”

        

李言甚至不惜再次搬出“土斑”。

        

眼见李言如此的笃定,赵敏一时间心中是惊恐和沉默的,她知道李言性格中的暗藏疯狂。

        

自己即便是不答应配合,他可能会用更冒险的方式去尝试引出东篱青,那样的结果可就真的失控了。

        

一时间她又想到了缠心并蒂蛊,脸上终是露出了决然。

        

“师弟,既然你如此坚持,那就依你了!”

        

李言最后也回复道。

        

“放心吧师姐,我们还要回到小竹峰呢!”

        

…………

        

东篱青俊朗的面庞上凝重无比,一前一后追赶中,双方已奔出了对方五千多里。

        

即便是这样,他才将二人之间的距离拉近至七百余里,此事若是传扬出去,他可就丢脸丢大了,但同时也更加说明对方飞行法宝的厉害。

        

“你还能逃多久,哼!”

        

东篱青眼中杀机愈发浓郁,神识中冷冷的盯着越来越近的身影。

        

时间飞速流逝,就在双方不断飞掠中,眼见之间的距离在急剧缩短拉近。

        

前方的灰衣佝偻老者突然向下方坠落而去,那里是连绵起伏的山岭和郁郁葱葱的密林。

        

“慌不择路了吗?”

        

东篱青嘴角泛起讥嘲之意,对方这是想利用山石和密林来阻挡自己,身为修仙者能用出这般手段,已是昏了头脑。

        

东篱青的神识牢牢的锁定对方的身影,灰衣佝偻老者在一落地后,就是一个踉跄,明显一幅体力不支,法力大损的样子。

        

这让东篱青更加笃定对方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灰衣佝偻老者一头扎进了密林之中,化作一道残影沿着地面一路狂奔而去。

        

这时双方相距不过三百里左右,对于东篱青来说连瞬息都算不上,眨眼间他已飞至了密林的上方。

        

而下方灰衣佝偻老者时隐时现的身影突然就消失在了地面之上。

        

“嗯?”东篱青不由楞了一下,下一刻他的神识迅速掠过下方密林,现在他凌空所处的位置是一片缓坡。

        

整片的密林沿着一个山坡向上许许蔓延,他很快在密林和遍地的的藤蔓荆棘灌木丛中就有了发现。

        

有一丝隐晦的灵气若即若离。

        

“原来他在这里设置了隐匿之所!”

        

自己若也是一名金丹修士的话,还真有可能被对方给瞒过去了,但可惜的是他遇到了自己。

        

东篱青根本不用考虑,身影直接降落,下方树木灌木丛在他到来之前,已化成一捧齑粉,在狂风中向外激射,露出了黑色的山石颜色。

        

下一刻,东篱青已是一脚重重的踏在了山石之上,“砰!”的一声中,脚下爆起一团金色光芒,随之化作点点星光溃散在了空中。

        

而他的人已顺着地面弹射而出,待东篱青双脚落在山坡上时,他的面前出现的还是一根根巨大的青翠树木相连。

        

东篱青向着一棵足有三四人合抱的大树树根一脚踏下,轰隆声中,灰衣佝偻老者布下的禁制法阵,他只是一脚便破了个干净。

        

与四周完全相同的这一棵大树立即消失,露出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洞口。

        

面对黝黑的洞口,东篱青神识一贯而入,随后,他就已闪身进入,没有丝毫的犹豫。

        

洞内十分的阴冷,只在洞口有些光线。

        

山洞只有丈许高,宽也是一丈左右,从头顶、两侧伸出的乳石和锥形棱角,如同刀锋般锐利,它们交错有加,人从其中穿过,十分的困难。

        

山洞很深,黑暗中向内曲折延伸,纵使以元婴期修士的目力,也是根本无法看到尽头。

        

阵阵阴风从幽幽深处向外吹来,带着冰凉的湿气和寒冷,与外界形成了完全不同的两个空间。

        

东篱青进入后,便觉得有些不适应,山洞的高度对于他们魔族高大的身材来说,有着诸多的束缚。

        

虽然不用低头走路,但想飞行却是不可能的了,地面和两侧,以及头顶之上各种怪石突出,如同一嘴的利牙。

        

洞中地势高低起伏,曲回转折,这如果让一名凡人在内行走,就是一个时辰也不见得能走上二三里。

        

但这一切对于东篱青来说虽有影响,并不是太大,几个晃动中,化作一道残影在山洞内急驰而去。

        

哪怕前方有横过的石笋类阻隔,身外凌厉的气机已然提前将其绞成一团齑粉。

        

不过令东篱青暗骂对方的是对方太狡猾了。

        

这座山洞内叉道不少,以他的神识当然是可以覆盖洞以所有地方,轻易找出那灰衣佝偻老者。

        

可是对方却在这里早有了准备,每个叉道,甚至是每隔上一段路程,就会有一个小小的禁制封锁。

        

这些禁制在东篱青看来,简直弱到可笑,但偏偏层出不穷,令人烦不胜烦。

        

他一边快速行走,一边用神识向洞内深处各个地方探测,神识所过之处那些禁制如同薄纸,一触即溃。

        

对他几乎是造不成任何影响,但也就是“几乎”。

        

蚂蚁伸腿绊大象毫不可怕,但如果蚂蚁太多了,大象行走间也要不时的甩甩腿,这让东篱青也会有些分神。

        

就在他前行中,突然脚下一晃,整个人就向下方坠去,东篱青反应自是极快,本能的身上灵力闪烁间,布于体外,整个人已然悬空。

        

随之,脚下气机暴发,迅速向前上方射去,而就在他飞掠出不足一丈时,迎面几道破空声已至。

        

在感知射来之物后,东篱青冷哼一声,轻轻伸出一指点出,指尖刹那出现一团气旋,将飞射而来之物牢牢锁于半空。

        

东篱青的反应早已快过了神识,这时才有空神识向回一扫,后方一丈处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大坑。

        

坑中立着根根尖锐的木刺,幽黑的坑内正有着山洞独有的阴冷之气不断冒出,像一张幽暗的巨口,露出森森獠牙。

        

他刚才应该是一脚踏在了其上一块虚铺的木板之上,稍加用力,木板一头便已翘起,让他瞬间坠落。

        

但东篱青只是双脚微微沉落,便已离开,并没能起到任何作用。

        

随之他又将目光落在了前方飞射而来的东西上面,被自己灵力锁住的同样是十数根削成利箭的坚硬木枝。

        

“哼,这对修士又有何用?”

        

东篱青见都是一些凡俗东西,根本就是未经过炼制的俗物,这也就可能会对凝气期修士有些致命作用了。

        

哪怕是遇上筑基修士都毫无用处,他们的肉身已不是这些东西能够刺伤的。

        

所以,这样的攻击东篱青就是不躲不闪,对他来说就连挠痒都算不上。

        

掉下坑去,坑内那些木刺早先一步化成一堆齑粉了。

        

他冷哼声中,身外气机爆发,前方悬停于半空的十数根尖锐木刺,顷刻间就被爆成了一团木粉,散于空中。

        

于是东篱青再次向前方掠去,他已感应到了灰衣佝偻老者的所在方向,只是那个方向还有不少叉路分支。

        

“修为相差之下,你只能依靠地势熟悉暂避罢了,可这又能延迟多少时间呢?”

        

东篱青心中振奋,继续向内冲去,到目前为止,他已进入山洞有两息时间了,这对于他来说耽误的太久了。

        

东篱青伸手弹飞突兀从洞顶吊落的一个藤蔓颈套,他不由皱起了眉头,他在又前行了十余丈后,仅是十余丈,他就遇到了十三处陷阱。

        

他终于明白了对方设置这些陷阱的作用,陷阱的布置都是采用了纯机关方法,这让他的神识除非仔仔细细扫视每一寸地方,这样才能逐一发现。

        

这里最关键的是对方所用的那些材料,都是没有经过任何炼制的,所以一点灵气波动也不会产生。

        

这就像是路边出现一粒小石子,难道修士每天走路都要注意自己脚下每一块石子,每一粒沙尘,那样估计光是走路都能累死一名修士了。

        

所以,这些没有任何灵气的树枝、藤蔓、石块等等,反而成了现在东篱青最头疼的东西,这种东西在山洞中简直是多不胜数。

        

他即便是用灵力护住全身,在不做任何躲避之下,就像先前那般任由自己掉进深坑,人肯定是毫发无伤,但需要再次飞上来。

        

那样做的结果就是更加耽误时间。

        

对方更绝的是这些机关之间的配合,包括之前令东篱青所不齿的那些层出不穷的小禁制,在这时也发挥了巨大作用,无时无刻都在分散他的注意力。

        

只要他稍加恍惚,被禁制散发出来的气机所牵扯注意力,他就会接连二三的中招。

        

从最开始的地上深坑陷阱,就是连着墙壁上一处括机的,只要他踏上木板,就会触动不远处墙壁上的括机,随之射出“箭矢”。

        

他要么掉进深坑中,要么跃起躲避时被“箭矢”击中,干扰,持续的干扰。

        

就在东篱青刚刚弹飞的从洞顶吊落的一个藤蔓颈套时,他整个人正处于山洞一个拐弯点,下意识的用手借力碰了一下拐角的石壁。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