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不详强奷乱小说短篇&护士穿情趣内衣被医生摸

      

魏国朝堂之上,上演着一出退位让贤的好戏,当今魏王退位,但这位却不是传给他的众多儿子,也不是传给其他王族,而是一个不知来历的外人。

        

魏国相国~魏庸第一个跳出来反对。

        

“不可呀王上,传位之事事关重大,理应从众位王子中挑选,怎能将王位传给这来路不明之人,而且他也不是我魏国王族,何德何能继承我魏国王位!”

        

而其他文臣武将纷纷跟随魏庸站出来反对,毕竟这王位传让之事非同小可,不能如此草率,跟何况是传给一给来路不明之人。

        

“王上,相国说的对,此人来历不明,又非王族中人,这王位不能传给他!”

        

魏国左司马指着孟德义正言辞说道,各国王位向来只传王族中人,从不传外人。

        

其他大臣也是以孟德非王族中人,不得继承王位来反对魏王。

        

魏王看着反对自己的臣子,朗声道:

        

“谁说孟德不是我魏国王族,他乃是寡人失散多年的王弟。”

        

“什么?!”魏庸等人听到这句话,都露出错愕神色,看着年轻俊美的孟德,又看了看年老肥胖的魏王。

        

他们不瞎,这要是真是你王弟,他们直接撞柱得了。 

        

见众大臣不信,魏王唤来侍女,让她们准备滴血认亲的工具。

        

在古代,最简单明了,证明亲缘关系的就是滴血认亲之法。

        

不过在现代,这种方法已经淘汰了,因为所谓的滴血认亲只是两种相同的血型融合在一起,而父母和孩子的血型都是差不多的,所以才会融在一起。

        

但就算非父母,但血型一样的也会融在一起,所以并不靠谱。

        

面对魏王要当着众大臣的面做滴血认亲,魏庸他们自然是同意,这样一来,也可以证明孟德是王弟身份的真假。

        

而在侍女去取工具的这段时间,魏王要退位让贤,将王位传给他人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诸多王子和王族们的耳中,他们纷纷赶来王宫。

        

无论孟德是不是魏王王弟,这王位绝对不能给他!

        

毕竟当今太子已经三十多了,熬了这么多年,再撑几年,老家伙或许就嗝屁了,他就是魏王了。

        

结果半路杀出个孟德,直接截胡王位,这谁受得了。

        

朝堂之上,一大帮子人汇聚在一起,有朝中大臣,有诸位王子,还有魏国王族中人。他们都看着正在进行滴血认亲的魏王和孟德。

        

只见两滴血从魏王和孟德指尖滴落在专门用来合血的器皿之中。

        

所有人都在内心呐喊不要相融。

        

但在孟德的操作下,今天你就算是外星人和地球人的血,你也得给他融在一起。

        

在众目睽睽之下,魏王的血和孟德的融合在一起,这也证明了孟德就是魏国王族中人。

        

这让那些王子和大臣们顿感脑袋发昏,这下完了,有了王族身份,他们再想阻拦就难了。

        

但王族中也有数人认出孟德的面容,他们曾经在信陵君的宴会上见过他。

        

信陵君介绍他是烈阳国的王子,还将一绝色舞姬送予他。

        

恐怕那烈阳国王子的身份是假的,而信陵君早已知晓其真实身份了。

        

可惜,信陵君死了,不然他们能去探究一番。

        

“既然证明了孟德乃是王族中人,寡人传位于他可有异议?”

        

魏王重新坐会王座上,看着众多大臣,王子以及王族中人,开口质问道。

        

不等魏庸先开口,太子第一个跳出来反对。

        

“父王,我是太子,理应由我继承王位,您这么做不合祖宗定下来的规矩!”

        

“来人,将太子拉下去,杖毙。”

        

魏王看着反对自己,还拿祖宗规矩来压他的太子,直接开口让人将他拉下去杖毙。

        

这一番话直接惊呆在场所有人,他们难以置信的看着魏王,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

        

杖毙太子!

        

就连太子也愣住了,看着魏王的眼神满是错愕,爸爸你不爱我了!

        

“请王上三思!”

        

魏庸连忙跳出来,恳请魏王三思,仅仅因为太子反对传位而被杖毙,这要是传到其他六国耳中,魏国会成为笑话的。

        

“请王上三思!”

        

“请王上三思!”

        

“请王上三思!”

        

一众大臣,王子,王族中人也纷纷跪下,请魏王三思。

        

但魏王却丝毫不为所动,唤来侍卫将太子拉下去,随着几声凄厉惨叫,太子直接被侍卫在殿外杖毙。

        

这一幕大大刺激了群臣和王子们,他们转头看向殿外,只有血肉模糊的太子尸体,和那血淋淋的大棒。

        

万万没想到,魏王竟然真的杖毙了太子,所有人的内心都犹如被狠狠抽打了一下,直接蔫了。

        

魏庸也彻底傻眼了,他知道,魏王是铁了心的要传位给这个孟德,不然也不会杖毙自己培养多年的太子。

        

面对如此强势的魏王,那些想要反对魏王的人都闭上了嘴巴。

        

连太子都杖毙了,他们又算得了什么,多说一句,就和太子去作伴了。

        

在一番杖毙太子的威慑下,所有人都打消了反对的念头,目光都看向了孟德。

        

而孟德则回以微笑。

        

随着魏王吩咐侍卫起拟诏书,看了一遍后,又将其递给孟德,确认无误后,在所有人那惋惜和痛心的目光下,将魏国王印狠狠盖在诏书之上。

        

“哎~魏国完了!”

        

一些大臣摇头叹息,而魏庸看着孟德,眼底深处浮现丝丝杀机,只要杀了孟德,那这诏书也就没用了。

        

一众王子和王族都纷纷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虽然孟德也是魏国王族,但这太让他们难以接受了,一个突然出现的人,抢走了很有可能是他们的王位,任谁都痛心呀!

        

随着侍从宣读完诏书,一众大臣,王子,王族中人跪下听旨,这场闹剧才勉强结束。

        

只要再选个黄道吉日,通知各国,派出使者见证王位更迭,一切就尘埃落定了。

        

新一代的魏王就是孟德了。

        

只不过,看似容易,但这其中的阻碍可是有很多。

        

毕竟,真正掌控朝堂的,并非魏王,而是魏庸。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