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奶头还挺大啊&大学校园H欢爱

“还好,这一次的损伤仅仅只是将一些花朵花瓣受到了波及。

        

植株本身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害,等到了来年,它们依旧可以再次盛开绽放。”

        

说到这里,洛痕师姐看向林清,“你不必太过自责,也不用担心有任何的惩罚。

        

本来这一年星兰花的花朵数量,超过了往期,能够收获的星兰花种,绝对是超过往年。

        

即便是损失了一部分,最终收获的数量,也会对比往年有所上涨。

        

因此,只要这件事不说出去,其他外人不会知晓。

        

赤云执事那里,也不会对此多做过问。”

        

闻听此言,林清立刻明白,这次的错误洛痕师姐是打算对他进行包庇,将之掩盖过去。

        

顿时,他心中一暖,连忙稽首行礼,“多谢师姐!”

        

洛痕依旧微微笑着,“小事一桩而已,你不必太过放在心上。”

        

说着,她忽然语气一转,“我曾听闻你来到百花宗的这一段时间,你帮助红牡师姐降服妖物,并且从她那里得到了一只蜃妖的躯壳。 

        

那蜃妖的贝壳,乃是用来研磨胭脂水粉的上等之物。

        

不知师妹你那里,可还留有余存?师姐我需要一些制作胭脂水粉。”

        

“有有有!师姐,我那里还有很多!”林清连忙点头。

        

对于此刻,洛痕师姐主动对他索取蜃妖的贝壳,林清不仅没有感到丝毫的反感,反倒是非常的欣喜。

        

这次洛痕愿意对他进行包庇,林清无疑是欠了对方一个人情。

        

人情债,最是难还。

        

而洛痕此刻索要蜃妖的贝壳,无疑是抵消了这次的人情债。

        

就算不能完全抵消,起码也是让林清心中好受了一些。

        

或者说,也有可能洛痕是故意如此,就是为了让林清心中不要有太大的负担。

        

林清在此时回道:“师姐,我那宿舍之中研磨出来的蜃妖贝壳粉末,足足有好几个瓷罐。

        

在此之前,我已经分别赠予了红牡以及朱丹两位师姐,余下还有许多。

        

等到之后,我便为师姐取来一罐。”

        

“好,那就多谢师妹了。”

        

洛痕点了点头,随后便以炼丹房中需要工作为由,离开了这里。

        

直到她真正离开星兰花花园,消失在视野中之后,林清终于是彻底松了一口气。

        

能够免于受罚,实在是再好不过的结果。

        

这个时候,旁边的灵儿也为此感到欣喜。

        

她来到林清的身旁,双手抱住他的手臂,娇小的身材在此时显得格外小鸟依人。

        

“师姑,太好了!想不到这一次师尊竟然愿意将此事掩盖下来,我还以为她会大发雷霆,上报执法堂……”

        

大发雷霆其实倒不至于,林清在承担包揽这一切罪责之前,也曾猜想过洛痕师姐在知晓此事之后的态度。

        

林清当初觉得,洛痕师姐应当会对他有些责怪。

        

但有着之前相处的良好关系在,应当不会太过苛责。

        

而令林清没有想到的是,洛痕师姐竟然是直接将此事掩盖下去,只当做无事发生。

        

对此,林清不禁是感到一丝窃喜。

        

他瞥了一眼旁边的罗兰,见到她神色中略有不屑。

        

不过,罗兰还是没能完全掩饰,自己眼神中的一些惊讶。

        

想必她也没有想到,这么一次可以说是相当恶劣的事件,破坏了如此数量众多的星兰花,到最后竟然无事发生。

        

罗兰紧接着联想到,自己本身之所以会被安排到这星兰花花园之中,帮忙处理杂事。

        

也是因为洛痕师尊的要求,为了帮助林清。

        

想到这一点之后,此刻的罗兰再看向林清的眼神,就不免有些变化了。

        

她完全没有料到,林清在师尊洛痕的心中分量竟是如此之大。

        

不仅是为他安排手下弟子,帮忙处理事务,还愿意为他隐瞒罪责。

        

罗兰神色中不禁显露出一丝慎重。

        

在此时刻。

        

林清在察觉到罗兰的神色变化之后,嘴角微不可查的露出了一丝笑意。

        

罗兰还是太过年轻,不懂得人情世故。

        

只要交情足够深,朋友的一些小错误根本算不得什么。

        

哪怕是有可能违反了门规,会受到惩罚,但只要能够进行运作,完全可以规避处理。

        

洛痕如今掌管着炼丹房大半的事务,她拥有足够的权利来处理一些事情。

        

哪怕是做一些以权谋私的事情,也没有人敢说些什么。

        

就这样,此事圆满的度过。

        

接下来,就只看这一次有关灵儿与罗兰的赌约,到底能否打赌胜利。

        

林清对此并没有太过担心。

        

依旧按照往常的那样,在星兰花花园之中照顾这些花草。

        

直到傍晚,他与灵儿一同吃过晚餐,之后返回各自的宿舍庭院。

        

到了这时,林清这才开始为了这次的赌约,开始真正的发力运作。

        

到了自己卧房之后,他立刻将自己之前打磨的那些蜃妖贝壳的粉末,取出来一罐。

        

而后亲自前往洛痕师姐的庭院,将这一罐上等的粉末送给了洛痕师姐。

        

洛痕师姐在收到之后,神色表现的有些惊喜。

        

她打开瓷罐,轻轻的捻出一部分粉末,两根手指轻轻搓动,在查看过质量之后,顿时点了点头。

        

“真是不错,这些贝粉研磨的非常精细,可以直接用来制作胭脂水粉。”

        

“师姐喜欢就好。”林清微微一笑。

        

接着,在简单的寒暄过后。

        

他语气一转,说出了此行来到这里真正的目的。

        

“师姐,不知你可否知晓你手下两位弟子,她们二人之间存在的一些关系?”

        

“哦?”洛痕闻言一愣。

        

她将瓷罐盖子合拢,放到一旁,神色认真的回道:“你是说灵儿和罗兰?”

        

“没错。”

        

林清点头,“她们两人虽说是同门师姐妹,但是其中的关系,并不如表面那般和睦。

        

不知师姐可曾了解?”

        

关于这一件事情,洛痕确实并不知晓。

        

她的深色有些不解,“关系并不和睦?不应该啊?

        

我见她们平日里相处,虽然说并没有显得多么热切,但也算不上太过冷淡。

        

难道她们私下里,还有什么隐情存在?”

        

林清听到这一番话,立刻就明白洛痕师姐或许是太过将自己的心思,放在了炼丹一事之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