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宿舍嗯啊摸揉/自慰口述男朋友帮我自慰

漫天黑云滚滚,压盖而下,一道道血色电光在黑云中划过,雷音震动天地,响彻云霄之上,诡异气息流转,让整片天地都充满了一种不祥的气息,  仿佛无上邪神出世,降临了人间。

        

此刻的徐子凡,在认出对方身着“紫绶仙衣”后,攻击越发猛烈了,看向前方的紫色身影,双目中火热一片。

        

他想验证以他如今的实力,  能否打破九仙兵“紫绶仙衣”的防御,  同时也想感受下这件名闻诸天万界的九仙兵到底有多么不凡。

        

九仙兵,每一件都是名动诸天万界的重宝,  其炼制方法更是为诸天绝密,不过因为其名声太大,所以千百世来还是依旧有人找到了炼制部分九仙兵的方法,不过却没有人能够大成,达到原本九仙兵的威能和奇妙。

        

九仙兵之名,传颂万古诸天,事实上徐子凡得到的道器经之中也有概述,也有提到,对于九仙兵推崇至极,不过却没有其炼制方法。

        

对于他自己来说,他因为有赤金纸张,只要有材料,就可炼制九仙兵混天绫和九仙兵葬天瓴。

        

这也是他接触到的唯二九仙兵,今日他又得见九仙兵紫绶仙衣的仿制品,很明显,对面这个神秘女子背后有惊天传承,得到了九仙兵紫绶仙衣的炼制之法。

        

对此,  徐子凡自然非常眼热,实在是九仙兵名声太大,没有人面对它能够淡然处之。

        

在这一刻,徐子凡攻击比之疾风骤雨还要激烈,杀术无尽,妙术无穷,除过八荒火龙这张底牌,他所有手段齐出,有时如天神行法,滚滚雷光炸裂,震耳欲聋,有时又如魔神出世,凶威无尽,令人胆战心惊,还有时则诡异非常,身法诡异,攻击手段更是诡异,不祥的气息弥漫天地之间,  只是感受这种气息,就令人浑身都出白毛汗,  倒吸凉气,从脚底凉到头顶,毛骨悚然。

        

在如此恐怖的攻击之下,对面的神秘女子口中叱喝,但是却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她的每一式攻击都被徐子凡攻击的能量潮流淹没,甚至就连她手中散发着璀璨宝光,看起来就极其不凡的神剑也在和徐子凡对攻几十招后,被徐子凡直接打裂,宝光熄灭,断为几截,随后更是被无尽能量潮流席卷,化为了齑粉,随风而散,消失在了天地之中。

        

在徐子凡全力出手之下,这个神秘女子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所有攻击都被湮灭,唯有身上紫色仙衣仙光灿灿,紫色光华流转,符文闪耀,如同洪涛汹涌的大海之中的一座灯塔,坚持着,永不熄灭。

        

此刻,感受着徐子凡疾风骤雨般的攻击,再看着徐子凡疯狂而热烈的眼神,神秘女子竟然生出一种无力之感,同时还有愤怒,她来历尊贵,何时被人这般对待过。

        

以往她无论走在哪里,得到的都是别人羡慕尊敬的眼神,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不敬,而今日在这没落之地,一个九州土著竟然对她如此无礼,根本没有将她放在眼中。

        

而且看其疯狂而热烈的眼神,令她很不舒服,非常刺眼,这是将她当做猎物了吗?是要将她击杀在这里吗?还是有其他别的想法?

        

这在她看来,已经不能说是不敬了,是一种对她的亵渎。

        

一个九州土著,没落之地的人类,凭什么敢如此对她?

        

而且,今日,她来此可是为了拯救此人,给对方指名前路,是给他带来曙光希望和未来的一线生机的。

        

结果,换来的却是对方对自己的亵渎!

        

想到这里,神秘女子面色也冷了下来,心中越发愤怒了,恨不得将这个名叫徐子凡的人类一剑戮死,以解她心头之恨。

        

不过,对方的攻击恐怖而又密集,她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只能被动防御。

        

此刻,感受着徐子凡狂暴霸烈的攻击,神秘女子脸色冰冷无比,不再做无谓的攻击,而是专心防御,体内全部能量都用来维持“紫绶仙衣”。

        

“我看你能坚持多久,待你真元枯竭,就是你俯首听命之时!”

        

神秘女子心中冷哼,此时她换了策略,她有紫绶仙衣,先天立于不败。

        

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徐子凡如此攻伐,狂暴猛烈,在神秘女子看来,根本不可能持久,她只需要以紫绶仙衣防御,待对方真元枯竭,就是她胜出之时。

        

只是,一刻钟……两刻钟……直到一個时辰,徐子凡攻击尤自狂烈,各种杀术轮番打出,气势十足,惊天动地,令整片天穹都在抖动,大地之上,更是满目疮痍,犹如遭受了最恐怖的天灾,化为了一片劫土。

        

在如此高强度的攻击之下,即便有紫绶仙衣护体的神秘女子,此时也消耗巨大,周身缭绕着的紫色雾气早已消散,显露出了其无比曼妙的身姿和一张绝色的姿容。

        

只是这张绝美的容颜此刻却有一丝潮红,而在其额头上更有一层细密的汗水生出,清晰可见,如果不是其一双眸子依旧冰冷无比,如同两汪寒泉,散发着慑人心魄的寒意,绝对令人不禁生出怜惜之情。

        

神秘女子眼神很冷,冰冷如霜,同时也带着不可思议之色。

        

这个名叫徐子凡的九州人类,为何能够坚持到现在,每个人体内真元有限,如此猛烈攻击,按常理来说定然不会长久,可是此时眼前此人是怎么回事?

        

一个时辰过去了,这个九州人类依旧狂猛,滔天能量沸腾,震动天上地下,各种恐怖术法肆意挥使,根本看不出其体内真元有枯竭之象,仿佛其体内能量犹如大海洪涛,无穷无尽,永不枯竭一般。

        

即便只是单纯防御,而且还是以九仙兵紫绶仙衣作为防御宝器,在被一个时辰狂暴输出之后,神秘女子体内能量也消耗了太多,此时,她想不通,徐子凡为何如此,持久性竟然这般强,令人难以置信。

        

看着徐子凡依旧龙精虎猛,一招一式都威力无穷,震动苍穹,即便高傲如她,此时心中也不由暗赞,这个九州人类不一般,远超很多人,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他,那这个词就是怪物。

        

只有怪物这两个字,才能形容徐子凡,一般人肆意输出这么久,体内真元虽然不会枯竭,可也绝对不会如此充足,出手之间威力定然减弱不少。

        

她能感受到徐子凡并没有突破到神灵之境,依旧在道基阶段,但是每一招每一式都达到了这个阶段的极致,威力浩大无穷,恐怖无比,绝对是全力出手。

        

而全力出手,巅峰状态,竟然还能持续如此之久,令人不可思议,这也是她想不通的地方。

        

“变态!”

        

神秘女子心中轻喝,对于徐子凡战力,她算是领教了,到了此时,她看向徐子凡的目光才多了一抹凝重,而她对于九州生灵与生俱来的高傲也在此时渐渐消失了。

        

天地摇晃,不断剧震,诡异黑雾遮天蔽日,此刻,徐子凡的身影在黑雾中若隐若现,一双眸子凌厉至极,战意直破九重天,犹如一尊真正的魔神,散发出的气息令人心惊胆战。

        

他能如此持久,不在乎消耗,一直全力出手,当然是因为他拥有大神通神圣之心,虽然如今还处于白银之心阶段,但是依旧表现出了这桩神通号称动力源泉,能量不朽的特质。

        

白银之心下一阶段为黄金之心,再然后就是神圣之心,这是一桩真正的大神通,是他炼体术达到银壁真身境后觉醒的本命神通。

        

可以说,拥有这桩神通的徐子凡,已经超过了很多人,相当于一些传说中拥有本命神通的天纵神灵,例如真龙,神凰等。

        

紫衣舞动,荡漾出密密麻麻的紫色符文,缭绕在神秘女子周身上下。

        

“住手,今日我前来是为送你一线生机!”

        

神秘女子终于还是开口了,请求休战,战到此时,她消耗巨大,一种不可思议的想法从她心中升起。

        

那就是或许直到她真元枯竭,徐子凡依旧龙精虎猛,到了那时,即便拥有紫绶仙衣,那她依旧会败。

        

然而,对于她的话语,徐子凡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依旧全力出手,甚至在其眼中,还有一丝狂喜之色流露而出。

        

因为有种说法,诸天万界,无论是谁,在同境界中能够打破九仙兵紫绶仙衣防御者,都是真正的天骄,未来不可限量。

        

虽然,对于天骄这等虚名徐子凡不在乎,但是这是自己能力的证明,同时也是对自身的一种正确认知。

        

如今的他,在同境界,绝对不弱于任何人,哪怕这个范围是诸天万界,依旧成立。

        

所以,无论是出于神秘女子依旧高高在上的语气,还是为了正确认识自己,徐子凡都没有停手,甚至在听到神秘女子请求停战的话语后,其目光越发明亮了,手中一招一式威力更足,出手也更快了。

        

神秘女子见状,神色越发冰冷了,徐子凡狂热的目光让她很不舒服,极其厌恶,这是凡间地痞无赖的眼神。

        

在此时,徐子凡在神秘女子心中的印象分直接清零,并且向着负百分而去。

        

“可恶,放肆,我让你停手,没听到吗?”

        

神秘女子再次开口,声音清冷,带着怒意。

        

而徐子凡依旧无视,他今日就是要打破紫绶仙衣防御,同时打掉这个女子对于九州生灵莫名高傲的心。

        

见到徐子凡依旧没有停手,神秘女子怒火中烧,本来对于徐子凡她也只有忌惮,哪里有害怕。

        

此时,她在怒意中豁出去了,她还真不信这个九州人类能量永不枯竭,作为主攻方,还真能耗过她不成?

        

只是又过一刻钟……两刻钟……三刻钟……一个时辰……

        

徐子凡攻击还是如同先前一般狂猛爆烈,真元能量仿佛无穷无尽,依旧充沛,处在最巅峰状态。

        

而神秘女子此时眼中满是震惊之色,她以护体至宝紫绶仙衣防御,相比于攻击方,本来就可节省九成力量。

        

可是到了此时,哪怕是她,也消耗严重,没有足够能量催动紫绶仙衣了,在其周身上下,紫色符文越发稀疏了,仙光暗淡,要挡住徐子凡的所有攻击也变的越发困难。

        

这一刻,神秘女子心中彻底慌乱了,一个恐怖的想法也一直萦绕在了她心头,那就是她以紫绶仙衣护体,今日还是要败了?

        

这种结果,她在来之前根本没有想过,虽然她背后的大世界对于九州世界没有什么恶意,但是在九州生灵面前,她如同其他世界生灵一般,带着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一块没落之地,多次被覆灭,修行者最高不过道基境的世界,有什么人值得她们重视?

        

即便有真正的天之骄子,那也是亿万人中难求一个,怎能轻易遇到,即便遇到,在这样的世界中修行,传承断绝,见识必然会有偏差,他们又有多强?

        

最多是潜力无穷罢了,在没有成长起来之前,怎能对她造成威胁?更不用说打破紫绶仙衣防御,击败她。

        

可是,事实却超乎了想象,眼前这个名叫徐子凡的人真能击败她,在同境界中打破紫绶仙衣防御。

        

这是在创造神话,眼前此人,是真正的天骄,即便是放在诸天万界,也没有人敢小觑。

        

“轰!”

        

一方黑色大手印,遮天蔽日,带着无与伦比的威势,从天而降,将神秘女子护体仙光打的一阵剧烈摇晃。

        

紧接着,一道黑色指芒,从侧后方一团黑雾中打出,虚空都模糊了,更是令神秘女子浑身剧震,紫色护体仙光也更加暗淡了。

        

最后,随着三道通天彻地的黑色风柱席卷和漫天黑色火焰焚烧而下,风助火势,火借风威,黑色风火连天,幽幽冥冥,浩浩荡荡,神秘女子体内真元终于耗尽,不能再支撑紫绶仙衣护体。

        

仙光熄灭,紫色符文消散,在战前神秘女子赖以不败的防御终于被打破了。

        

而徐子凡也创造了一项壮举,在同境界,以自身莫大法力,打破九仙兵紫绶仙衣防御,问鼎真正的天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