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np肉乱学校宿舍/女总裁被保安调教成性奴

秦淮茹带着三个孩子过来了。

        

说是孩子,有些不太对。

        

棒梗是建国五年出生,今年是建国三十年,他今年二十六岁,算是大龄青年了。

        

小当年龄也不小,比棒梗小了四岁,二十二了,初中上完,就找关系去了纺织厂做女工。

        

槐花又比小当小四岁,今年十八了,原本上高二,九月份上高三。

        

这三个孩子都算成年了。

        

秦淮茹带着三个孩子突然找上门,何雨柱感觉有够稀罕的,毕竟自从贾张氏上门找事,自己打了贾张氏两巴掌后,两家一直就没怎么来往。

        

“柱子在家呢,晓娥在家吗?”

        

秦淮茹见到何雨柱,好像挺惊讶的,不过她身后三个孩子,可不怎么惊讶。

        

“原来是秦姐,”何雨柱笑呵呵回了一句:“晓娥有事出门了,您有事找她?”

        

“嗨,是有件事来着,”秦淮茹一脸难为情的样子,本来还想装一下矜持,却见何雨柱不搭腔,也就不扭捏了。 

        

“柱子,这事找你也行。”

        

秦淮茹陪着笑脸,说道:“其实我是来找晓娥帮忙说情的。你在家的话,应该更管用。”

        

“既然有事,那就进屋说吧。”

        

何雨柱见秦淮茹把求人办事的态度拿出来了,也不掐着捏着了,领着进了屋。

        

其实,如果这次来的只有秦淮茹和棒梗,何雨柱肯定还是不理睬。

        

但是秦淮茹这个心机婊,段位太高了,带着两个闺女都过来了。

        

小当和槐花确实还不错。

        

某点上《情满四合院》同人文,对小当和槐花也是各种贬低。

        

其实,这两个孩子还是不错的。

        

至少何雨柱在四合院生活这么多年,像小当和槐花这样的闺女,算是比较不错的,每次见到自己,都是‘何叔’、‘何叔’的打招呼。

        

还是那句老话,伸手不打笑脸人。

        

几十年的邻居相处下来,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秦淮茹陪着笑脸登门,何雨柱不至于冷着面,像个门神似的,把人拒之门外。

        

如果何雨柱真敢这么做了,事情传出去,何雨柱直接就社会性死亡了。

        

众人进屋。

        

四个在客厅里写作业的臭小子全都站了起来打招呼。

        

“贾大娘,棒梗哥,小当姐,槐花姐。”

        

“哟,孩子们都在家呢。”

        

秦淮茹笑呵呵回了一句。

        

“你们贾大娘有事,老大,去拿饮料,老二去切个西瓜。老三老四,你们把作业本子收起来。”

        

何雨柱一句话,四个孩子立刻动起来。

        

秦淮茹说着不用,却是拦不住的。

        

不一会,老三老四把客厅桌子收拾干净,何晓从冰箱里拿出冰镇的饮料,何勇切了一个西瓜,顺带拿了瓜子零食。

        

众人坐下,何雨柱这才开始和秦淮茹开始了互夸模式。

        

秦淮茹说何雨柱的四个孩子懂事听话。

        

何雨柱也说贾家孩子小伙挺精神,小姑娘挺漂亮。

        

好不容易等商业互夸完毕,秦淮茹这才引出来这次来意。

        

事情还要从棒梗之前的丢工作事情说起。

        

去年棒梗在附近第七钢厂做学徒工,本来两年学徒工期满,就要转正了,结果因为和人打架斗殴,被厂里开除。

        

按照秦淮茹的描述,棒梗和人打架,是因为对方勾引棒梗的女朋友,棒梗一时气急,这才动了手。

        

年初的时候,何晓让何雨柱帮棒梗找工作,就是为了这事。

        

不过,当时何雨柱没有帮忙。

        

后来,秦淮茹又找了一大爷帮忙。

        

其实,之前在第七钢厂做学徒工,就是秦淮茹找一大爷帮忙安排的。

        

一大爷其实也烦这种浪费人情的事,只不过头上顶着管事大爷的名号,院里邻居有困难了,他不好不管。

        

所以,秦淮茹再次找上门,还用以前的情分来说话。

        

一大爷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又去街道办,求人给找了一个扫大街的工作。

        

这可不是一大爷不尽力。

        

而是此一时彼一时了。

        

之前的一大爷是厂里八级钳工,他开口给人介绍工作,轧钢厂下面的小厂都要给个面子的。

        

但是去年一大爷退休,赋闲在家,他再和别人开口,人家就开始打哈哈,不鸟他了。

        

最后,一大爷还是厚着脸皮求到了街道,这才给安排了一个扫大街的位置。

        

棒梗本来还不愿意去扫大街,硬是在家赋闲两个月,女朋友马上就要告吹,迫不得已只好去扫大街。

        

结果还没干半个月,棒梗的女朋友就和棒梗分手。

        

这个消息对于棒梗来说就是晴天霹雳。

        

干活时,棒梗因为心情不好,和领导吵了一架,扫地的工作也丢了。

        

秦淮茹来找何雨柱,也是没办法了,眼瞅着棒梗都是奔三的人了。

        

家里两个闺女也到结婚的年龄,如果棒梗一直找不到工作,间接就会影响到两个闺女找对象。

        

而一大爷那里,也不愿开口了,毕竟他的人情是用一分,少一分。

        

贾家又不肯给一大爷两口子养老,一大爷实在是不乐意,上赶着帮忙搭人情。

        

不过一大爷虽然不出手,却又给秦淮茹指了一条路,让贾家来求何雨柱。

        

毕竟,何雨柱的关系人脉,早就被四合院众人传疯了。

        

秦淮茹也是硬着头皮,带着孩子跑过来了。

        

“柱子,上个月,晓娥来四合院时,我听她说,你在食堂的徒弟马华要开饭店,还缺人手,您看让棒梗跟着去帮忙行吗?”

        

何雨柱听了呵呵一笑,却是毫不客气的就婉拒了:“秦姐,您这话也就是在我这说说,拿到外面,让我听到了,都得脸红。之前的食堂主任马光勇被免职,您恐怕不知道什么原因吧?”

        

秦淮茹还真不知道当初的事情,有些不解问道:“柱子,这事和马主任有什么关系?”

        

“马光勇当初被免职,就是因为他让我收马华和另一个学徒做徒弟,直接被我拒绝了。并且,我还去找了当时的李副厂长举报马光勇思想陈旧,有官僚思想嫌疑。”

        

何雨柱笑呵呵,把当年的事情,换个说法说了一下,见秦淮茹脸色变得惨白,这才又笑呵呵说道:

        

“秦姐,您现在说马华是我徒弟,让当初食堂里那些人知道了,这不就是打我脸吗?”

        

“对不起啊,柱子,我还真不知道这事,”秦淮茹一脸无辜愧疚,想要开口道歉,却又被何雨柱摆手阻止。

        

“秦姐,这都不算什么,马光勇下台后,后来的陈破军,您应该有印象吧?”

        

秦淮茹连忙说道:“对,有印象,听说挺厉害的,不过后来被人……”

        

何雨柱脸上露出得意之色,又笑道:“没错,还是被我搞下去的。”

        

“什么?”

        

这次别说秦淮茹懵圈了,就连两家七个孩子也都懵了。

        

接连两个食堂主任都被何雨柱赶下台。

        

何雨柱这是要无法无天啊?

        

何雨柱却没在意几个孩子目光,只盯着秦淮茹,笑呵呵道:“秦姐,你说,我在食堂里够不够横行霸道?就我这做法,别说我从轧钢厂辞职了,就是我没辞职,你觉得马华那小子能给我面子吗?”

        

“这,这个……”

        

秦淮茹又傻眼了,被何雨柱‘揭破了’往事,她接下来求人的话,就不知道怎么说了。

        

何雨柱不是傻柱,他和马华关系如何,只有寥寥几人清楚。

        

像秦淮茹这样的外人,自然是很难明白里面的道道。

        

何雨柱见镇住了秦淮茹,这才又说道::“秦姐,你如果是为了让棒梗进马华的饭店工作,提我名字,效果怎么样,真不好说,不过我建议,您还是找找其他人。”

        

秦淮茹一脸为难,为了给儿子找份新工作,她都忙活快两个月了。

        

结果棒梗这孩子也不争气。

        

秦淮茹心里委屈,忍不住眼眶泛红,就想哭出来。

        

可惜,何雨柱不给她机会,而是继续劝道:

        

“秦姐,我给您说一下吧,希望您能听进去,国家现在放开政策了,很多知青回城后,都在自力更生,你刚才说的马华,他不是开了什么餐馆吗?我看棒梗这孩子也挺聪明的,你可以帮着寻摸一个小生意,让他尝试一下,说不定,也是一条出路。”

        

秦淮茹还要再说什么,何雨柱就东拉西扯,反正不接话茬。

        

实在不行,何雨柱就把之前的话,翻过来覆过去的劝说。

        

目前全国都在提倡这个个体工商户,四九城里也确实有人挣了钱。

        

马华这小子能开餐馆,其实也是何雨柱指点的。

        

去年何雨柱辞职以后,一直被他关照的马华,顺利用自己的厨艺,成功接班成了一食堂的领班大厨。

        

可惜好景不长。

        

杨厂长提升为杨司长后,新上任的厂领导新官上任三把火,马华这小子因为是小灶厨师,就无缘无故被弄成了浪费典型,不仅被免去领班大厨的身份,厨师级别也从六级,降到了九级。

        

此时,上有老,下有小的马华走投无路,来找何雨柱帮忙。

        

何雨柱就给马华指点,让他开餐馆,凭手艺赚钱养家。

        

马华的手艺肯定比不上何雨柱,但是在轧钢厂干了二十年,何雨柱稍微指点他一下,他自己又肯下功夫学习,支撑一个普通餐馆还是没问题的。

        

现如今,马华的小四川菜馆就弄得红红火火,每日营收都在百元左右,抛出成本后,也有三四十块的毛利润。

        

不算人力成本,马华一个月净赚上千块,这可比上班强多了。

        

虽然苦点,累点,但是拿到手的钱,着实让人眼红。

        

秦淮茹能想起,让棒梗去餐馆打工,心里其实也有让棒梗学习厨艺,以后自家也开餐馆赚大钱的想法。

        

可惜,何雨柱根本不乐意,帮她介绍。

        

秦淮茹这一次前来,注定无功而返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