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闺蜜男朋友h&皇后胯下玩丫鬟

但是心里的怀疑,苏凡却不会冒冒失失的在这个档口就吐露出来。

        

不管穆阚所说的话到底有多么令人质疑,最少给出来了一个解释,而且根据他的神色,还有说这话的时候,各种小动作和表情所思所想。

        

估计可信程度就算没有个八分也得有个七分,而剩下的三分……也不能算是他说谎,只不过或许是有什么隐瞒地步。

        

穆阚说到这个地步,苏凡已经不打算再逼迫他说出更多了。

        

他心里也清楚,这已经是穆阚能够说出最多的信息了。

        

所以他清了清嗓子,把准备的话脱口而出。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二人自然是义不容辞,不过……你都已经说了,解决你家祖奶奶身体里的蛊虫十分麻烦,哪怕是你穆家的诸位长老倾尽全力,也只不过能做到封印的地步,而我们只有两个人,要是想完全根除拔除的话,恐怕还需要诸多的准备功夫。”

        

穆阚听到苏凡这样说,也没有表达出质疑,诚如他所说,最少在封印蛊虫的难度上,他是万万没有说谎的。

        

对于苏凡想要准备时间隔自然也就没有疑义。

        

他伸手指向一个方向,自己率先在前面行走,充当一个引路人,边走边说:“关于这一点,我也早就有了心理准备,请跟我这边来,这边是我穆家为到来的客人准备的客房,随时可以入住,这段时间若是你们没有落脚地,大可以在我穆家想住多久住多久。”

        

苏凡也不客气:“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穆阚在安排房间这件事情倒是没有怠慢,似乎只要不涉及到他家祖奶奶的事情,他就又重新变回了那个略微看起来有些焦急的傻大个汉子。

        

他给苏凡和白夜安排的房间,就在羽还真和仇庆的隔壁。

        

倒是方便了他们几个交流。

        

苏凡对这两个人也挺有兴趣,与之相对的是这两个人恰好对他也有浓厚的兴趣。

        

双方一拍即合,在苏凡出门想要找个借口接触接触他们二位的时候,刚刚好就看到他

        

二位也走出门,神态中带着若有所思。

        

四个人在门口碰上,唯独白夜带着兜帽看不清表情,而另外的三个人眼神接触的一瞬间,先是一愣,随后就笑开了。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仇庆哈哈一笑,“我说,既然这么巧,那不如一起出去吃个酒?”

        

“恭敬不如从命了,苏兄,一起?”羽还真笑眯眯的看着苏凡。

        

他似乎断定了苏凡不会拒绝,苏凡也确实没有拒绝,他看向白夜,白夜轻轻点了点头走回房间内。

        

二人全程没有任何交流。

        

不过……

        

苏凡感知了一下静静的趴在自己脑中的那只小虫子,虽然十分安静,好像死了一般,但仍有生命气息。

        

他在脑海中腹语了几句,交代了白夜几件事,随后就安心的跟着羽还真和仇庆出去吃酒。

        

三人去的也不是什么风流场合,就是正儿八经的酒楼,而且还是穆家旗下的。

        

三楼包间内,苏凡靠着窗,神态散漫看着街道上人来人往。

        

下面热闹非凡,他们恰好赶上了一个集会,集会上卖什么的都有,不过最引人注意力的还是典卖异兽,异族的。

        

异族奴隶在集会上,是稀罕货,也是抢手货。

        

——根据苏凡了解到的历史,早些年前因为人族将其他的异族抓住当做奴隶,光明正大的卖出去,还引发过好几场不小的动荡,后来这动荡就不了了之了。

        

盖因为异族发现了人族的可怕本性。

        

人族啊……

        

别说异族了,就算是本族,甚至是自己的亲生儿女,他们卖起来都毫不手软的,更遑论是跟他们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甚至是种族关系的异族呢?

        

实在是有些可怕的种族。

        

不过也有人族不敢捕捉的异族。

        

首当其冲的就是鲛人。

        

生活在蔚蓝之海里的鲛人,是海里的一霸,仅仅只是进入未来之海的人类都会被标记,在海中被无限的追杀,更何况是在海里掠走了鲛人去岸上

        

售卖呢。

        

曾经也有人胆大包天,利欲熏天,捉了一只普通鲛人幼崽卖,结果,引得鲛人的皇带着大军直接杀了上来,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人类去打蔚蓝之海的想法了。

        

“苏兄,苏兄?看什么呢?看的那么入迷。”仇庆喊了苏凡好几声都不见苏凡回应自己,心中好奇,索性站起身来,走到苏凡的旁边,跟着他的目光一起往下看了下去。

        

顺着苏凡的目光,他看到了一个奴隶集会的帐篷外堆放着的几个笼子,笼子里的异族楚楚可怜,有不少已经化成了半人的模,看起来也颇为符合人族的审美。

        

仇庆自以为懂了苏凡在想什么,眉头一皱,“莫非苏兄也喜欢异族奴隶?”

        

苏凡回过神来摇摇头:“谈不上喜不喜欢,只不过对于一些没见过的感觉好奇。”

        

好奇是人之常情,仇庆的眉头又松开了。

        

之所以会让他的反应这样大,就是因为在他们星落宗,是禁止使用奴隶,买卖奴隶的。

        

一直以来都是如此,从未改变过。

        

再加上仇庆有个小师弟,还有个小师妹,就是他们师傅从奴隶贩子的手里拯救出来的,也让他对于这些奴隶贩子的感官更加不好。

        

“说起来,苏兄就刚才我二人谈论到的事有没有什么想法?”

        

羽还真慢悠悠的给自己斟了一杯酒,旧事重提,“拍卖会持续的时间总共有三天,第一天也就这样落幕,第二天,第三天,那可就不会这般草率了。”

        

“我二人不依靠宗门的力量,勉强够得上第二天的及格线,但要是第三天的话,恐怕我们加起来都称不上。”

        

“不知道苏兄愿不愿意和我们联手?”

        

“哦?”苏凡来了兴趣。

        

盖因为他只知道拍卖会只有一天。

        

第二天和第三天从何说起?

        

“可否跟我解释解释这三天的区别?”苏凡询问道,羽还真见苏凡不知道,眼眸中掠过一丝深思。

        

随后掩饰掉,大大方方的对苏凡解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