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跪被迫承受着男人&我和学霸下面连在一起写作业

当‘林瑄,出来受死’话落时,林瑄就知道是齐天来了。

        

此人当真是嚣张至极,竟然直接杀到了刺史府,而不是选择在半路劫杀他,这是在赤果果地没有把大唐放在眼里。

        

林瑄没有任何犹豫,连忙离开,准备启用宁道奇修为卡。

        

他不是没有想过,当着所有人的面使用宁道奇修为卡,但认真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过度’曝光自己的修为,或许能够震慑住他人一时。

        

但假的就是假的,将来一旦被戳穿,他恐怕会死得更快。

        

来到无人的角落,林瑄连忙沟通系统:“系统,我要使用宁道奇修为卡。”

        

“是,宿主!”

        

系统话落,林瑄眼前就出现了宁道奇修为卡,它绽放着无尽的金色光辉,瞬间就淹没了他的视线。

        

与此同时,他感觉到一股恐怖的能量在体内凭空而生,精神也无尽升华。

        

似乎在刹那间,他就经历了从后天巅峰到洞虚极境的全部修炼过程,所有力量掌握到了精微的地步,不会浪费一丝一毫。 

        

林瑄闭着眼睛,沉浸于无尽的力量感之中,他深深陶醉。

        

“这就是大宗师,太强大了!”

        

他有种感觉,似乎一个巴掌就能够轻松扇死先前的自己。

        

这个世界没有灵气、元气一说,因此后天修炼便是炼精化气,即炼化五谷精气为真气,打通奇经八脉,形成大周天。

        

先天境则是炼气化神,领悟拳意,然后以拳意淬炼真气,使得真气蜕变为先天真气;再以先天真气入脑滋养神魂,让神魂凝实壮大。

        

神魂越强,反过来越是能够淬炼先天真气,形成良性循环。

        

且因为先天真气沾染了精神,诞生了灵性,因此武者能够如臂使指,可以凝练罡气,化为各种形状,如剑罡、刀罡等等。

        

无论是后天,还是先天,其实都没有逃脱‘凡’的限制。

        

力量有穷尽,也有上限。

        

但洞虚境则是一个蜕变,是一个超凡的过程。

        

洞虚境便是练神返虚,以强悍的精神力击穿虚空,从无尽虚空世界中汲取高等能量。

        

这种高等能量无穷无尽,武者只要精神力不衰竭,理论上战力不尽的。

        

用科学的话说,就是虚空中卷缩着各种高维空间,而这些高维空间中蕴含了各种高等级能量,普通人是没法汲取的。

        

唯有洞虚境强者才能以精神力击穿,汲取到其中的力量为己用。

        

洞虚境除了有初、中、后、巅峰四境外,比后天和先天境还多了个极境。

        

极境,实际上就洞虚境和炼虚境的过度境界,也是洞虚境突破到炼虚境的必要条件,即能够将神魂凝练为元神。

        

正因为如此,虽然同属于洞虚境,但大宗师远强于普通宗师。

        

林瑄现在就是货真价实的大宗师,他神魂也短暂蜕变为了元神,神魂之力遍布于虚空之中,可以感受到虚空中卷缩这无数的高维空间。

        

有些高维空间大,有些高维空间小,且其中的高等级能量也各有不同。

        

他只要心念一动,就能够击穿这些高维空间的屏障,汲取其中的高等能量为己用。

        

在某种程度上而言,可以将这些高等能量看作各种属性的灵气。

        

…………

        

杀!

        

刺史府中,到处都是喊杀声。

        

往生营目标明确,一部分杀向了大牢,准备营救杜心猿等人;

        

一部分人杀向庭院,准备将江州官员一网打尽。

        

驻扎在刺史府的水师虽然是精锐,但比之往生营就差得太多了,几乎是一面倒的屠杀。

        

朱浑出手了,击杀了数个闯入庭院的往生营。

        

但他很快就被随后赶到的闻香教高手围攻,处境岌岌可危。

        

至于其他官员,则吓得瑟瑟发抖,蜷缩在了一起。

        

齐天高高在上,俯视着众人,声音平静道:“林瑄,本座知道你在刺史府。

        

你若主动现身,本座就只杀你一人。

        

否则本座便屠尽整个刺史府,你最后也不可能逃脱。”

        

众官员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纷纷四处张望,想要从人群中把林瑄揪出来。

        

看人群之中,哪里有林瑄,于是有人大喊:

        

“林大人,救命啊。”

        

“林大人,这是你与他们的恩怨,为何要连累到我们。”

        

“林瑄,你这恶贼,我要上奏朝廷弹劾你。”

        

……

        

“屠尽整个刺史府?你们闻香教好大的口气,就算是弥勒老祖在我面前也不可说出如此大话,就凭你齐天?”

        

一个略带苍老的声音蓦然响起,似乎带着一股奇异的魔力,让厮杀的人不禁停了下来。

        

所有人纷纷转头看向正堂的屋顶上,哪里不知道何时站着了一个人,全身被朦胧的白色雾气笼罩,唯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深邃而纯净。

        

林瑄的出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刺史府的人不知道弥勒老祖是谁,往生营的人岂能不知,心中都是惊疑不定。

        

齐天瞳孔微微一缩,他浑身绷紧,如临大敌。

        

“阁下何人?”

        

他逼视着林瑄,心中震惊不已。

        

因为他竟然没有发现对方是何时出现的,且站在哪里没有散发出丝毫的气息,但氤氲的白雾却遮住了他的视线。

        

这等手段,绝非常人可以拥有。

        

此人或许修为不在他之下,甚至是更高,否则也不可能连他们教主都不放在眼里。

        

“一介散人,宁道奇!”

        

林瑄淡淡道。

        

“宁道奇?”

        

齐天皱眉,思维快速转动,记忆中天下似乎没有这号人物。

        

他沉声道:“宁道奇,本座并不知晓你在刺史府中,仅是为林瑄而来。此人毁我圣教大业,囚我圣教圣子,罪该万死,还请你莫要插手此事。”

        

“这恐怕不行,林瑄乃是我亲传弟子。

        

我听他说过你们闻香教的事情,乃是一群反贼,为一己私欲置天下百姓于不顾,实在是丧心病狂,全部该死。

        

你是闻香教右使,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给我弟子再多添一份功劳吧。”

        

林瑄说着,他一步跨出。

        

明明是一步跨在虚空中,人却冉冉升起,很快就来到了与齐天同样的高度,然后双手挥舞,散手八扑随之打出。

        

散手八朴虽然名为八扑,但并非死板的八套招式。

        

攻守随心所欲,全无定法,其精义在于一个‘虚’字。

        

林瑄一手打出,周围虚空中卷缩的高维空间纷纷破碎。

        

无数高等能量倾泻而出,在他的控制下化为无形而有实的气网,从四面八方朝齐天笼罩而来,因为虚能生气,故此虚无穷。

        

面对林瑄一击,齐天瞬间变色,不由失声惊叫道:“你是大宗师!”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