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睡熟睡的少妇小说&白色的奶罩小说

        

“咚——啪!”

        

随着一支特制的礼炮在特工总部76号所在的方向升空爆炸,海棠也缓缓地将自己的视线收了回来,低头看了一眼时间。

        

“是副组长的信号!炸药已经就位了。老杨,通知阿平,五分钟后按计划行动。”

        

“是!”杨医生说罢便转身离开,很快便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此时的明楼已然先汪曼春一步来到了她的办公室。

        

老实说,这还是他头一次看到汪曼春的办公环境, 一间普通的房间,一个普通的文件柜,一把普通的办公椅,一张普通的办公桌,仅此而已。

        

而就在明楼的视线从汪曼春的办公桌上扫过的时候,却无意间看到了一份还没有写完的行动报告,上面则清清楚楚写着“疑似财神小组成员”的字样, 顿时便皱起了眉头。

        

可就在这时,汪曼春却推门走了进来, 于是明楼不得不连忙将自己的视线收回,并随手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相框,夸赞道:“这照片拍得真好,什么时候拍的?”

        

汪曼春听了不由得神色一黯,“你走之后半年。”

        

明楼则拉着她的手满怀歉意地说道:“对不起曼春,当年我不告而别,让你受委屈了。”

        

“我知道,当初你也是身不由己,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最重要的是你回来了,只要能够陪在你的身边,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曼春……”

        

“好了,今天的除夕,大过年的就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事了。”

        

“好,我听你的。走吧!”

        

说着明楼便迈步就向外走,可直到自己已经走到了门口,汪曼春却依旧站在原地,于是便不由得皱着眉头喊了她一声, “曼春,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还要师哥你再等我一下,我想先换套衣服,我总不能穿成这个样子跟你去吃年夜饭吧?”

        

明楼这才了然地点了点头,“我是不怕等的,我就是怕去晚了,阿诚把给你点的好吃的,全吃光了。”

        

“他敢!”汪曼春嗔怒道,说着便连笑带哄地将明楼退了出去,“好了,你再等我一下,我很快的。”

        

然而话音未落,明楼便猛地转过身来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怎么,害怕我看啊?”

        

此话一出,汪曼春的脸上便讯速飞起了一抹红晕, 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小女儿神态,使得整个人都变得更加美艳动人起来, 似怒非怒地嗔怪了一句“别闹!”,便关上了房门。

        

殊不知可能是由于年久失修的缘故,她这一下虽然看上去好像已经把门关死,但却还是留下了一条门缝,使得办公室外面的明楼可以利用这条缝隙,轻而易举地看到里面的情况。

        

只见办公室里的汪曼春在关上门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开始换衣服,而是先来到了办公桌前,小心翼翼地将办公桌上的那份还没有写好的报告锁进了抽屉,然后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可就在她刚刚脱下外套的时候,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便响了起来。

        

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明楼连忙收回了视线,故作悠闲地在走廊里踱着步子。

        

时间不大,办公室里便不出意料地传来了汪曼春那声嘶力竭的呼喊,“啊——!混蛋!我要杀了你们!”

        

紧接着就是两声枪响,顿时便引来了不少正在值班的特务。

        

然而还没等那些特务来到近前,就被明楼抬手拦了下来。

        

“曼春,伱没事吧?曼春?”

        

接连呼唤了两声无果之后,明楼便深吸了一口气,直接把门撞开冲了进去,只见汪曼春此刻正颓然地坐在地上,整个人显然已处在崩溃的边缘,两眼无神地看着前方。

        

明楼见状连忙上前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关切地问道:“曼春,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叔父他……遇害了!”

        

“什么?老师他……什么时候?”

        

“就在刚刚……”

        

听到这,明楼正要起身,却发现自己已经被那个彻底乱了方寸,不知所措的汪曼春死死地拉住了……

        

而与此同时,正在家里陪伴家人的梁仲春也接到了电话。

        

放下电话,梁仲春便二话不说,拿起衣帽就往外走。

        

顿时便让梁太太又惊又急地问道:“这大年夜的,你这是去哪啊?”

        

梁仲春则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加班。”

        

“加班?那你年夜饭不吃啦?”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哪里还有心思吃什么饭啊?这年过不好了!”说罢,梁仲春便急匆匆地跨出了家门。

        

……

        

尽管明楼心里清楚,自己现在于情于理都应该立刻赶往事发现场,但看到汪曼春那個样子却又不忍就这样离她而去,于是便使出了浑身的解数,这才让她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

        

可就在这时,阿诚却满头大汗地跑了过来,“大哥……”

        

然而不等阿诚把话说完,明楼就立刻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打断了他的话,然后才用略带责备的口气轻声对他说道:“你慌什么?不就是汪副司长遇刺的事吗?我已经知道了。”

        

不想阿诚却连忙摇头,“不,不光是汪副司长,中华日报报社,傅市长官邸,上海火车站还有训练部委员会都遭到了不明身份的炸弹袭击。”

        

“什么?!”听到这,明楼额头上的冷汗便刷地一下就下来了,“伤亡情况怎么样?”

        

“死了十几个守卫,不过除了汪副司长以外,尚未收到其他重要官员遇难的报告。”

        

明楼听了这才稍微松了口气,随后便转过头对阿诚吩咐道:“阿诚,我现在必须赶到西餐厅去。你就留下帮我照看一下曼春好了。”

        

“可是,大哥……”

        

阿诚还想再说什么,却注意到了明楼在说完之后便充满暗示地看了一眼汪曼春的办公桌。

        

多年来形成的默契使得阿诚立刻就明白了明楼的用意,于是便立刻改口,点头说道:“那好吧!不过大哥,现在外面真的很危险,路上您可要加倍小心才行啊!”

        

“放心,我去去就回!”

        

说完,明楼便转身离开了房间,可就在他走出办公大楼准备上车的时候,一股淡淡的怪味便突然钻进了他的鼻子……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