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开乖女h/刺激高潮纯肉小说

司辰醒来的瞬间,  看见眼前的天花板,和睡着前截然不同的景象,  让他的意识迷茫了一瞬。

        

然后他想起了这是什么地方,  自己和季楚尧的婚房。

        

司辰的头像是宿醉后一样疼。

        

长生渊扑了上来,搂住他的脖子,语气有些焦急的“吱”了好几声,  用磕磕绊绊的联盟语说着:“妈妈!人,坏!”

        

司渊伸出一条触手,  指向门口。

        

卧室的大门是开着的,看上去用的是暴力拆卸的手段。电子门锁已经换掉了。

        

司辰嗅了嗅,  尽管很淡,但他的鼻尖依然捕捉到了另一只长生渊的气息。

        

现在联盟内部,  除了宋紫玉肚子里的,  大概找不出第三只长生渊。

        

司辰摸到枕头边的手机看了眼,  现在是9月10日,  从8月24号算起,  他昏迷了差不多半个月。

        

半个月里,他一共收到了一百多个未接电话,认识的,不认识的;还有上千条留言消息。

        

司辰看了眼,大多是来打探消息的。 

        

他传到论坛和学术库的视频带来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因为北城区的居民大撤离,这次天灾的热度居高不下。

        

视频一发出来,就获得了上亿点击。

        

在被联盟证明了视频的真实性后,星际殖民的忧虑几乎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尖。网上的分析贴、以及相关论文更是层出不穷。

        

大概是因为世界末日造成的恐慌,  物价上涨的厉害,  各行各业都受到了相当大的影响。

        

并且,  这次天灾还证明了一件事:安全区也未必安全。所有人为之奋斗的户口毫无意义,  信用点更是一个虚拟的数字。

        

司辰不是社会学家,很难说这次黑天鹅事件会造成什么巨大的后遗症。

        

他也考虑不了那么多。毕竟当时,他唯一的想法,是让更多人想办法去协助图灵。

        

上传学术库需要学信网账号,显示的账户名是“司”,但只要点进账号的主人看看教育背景,庄山区第9慈善小学;庄山第一高级中学;东岚大学(本科);白帝大学(研究生)……不需要特别的调查,就能猜到上传视频的人是谁。

        

他的社交圈已经过滤掉了相当一部分人,但还是被拉了无数个群聊。

        

让司辰觉得有些好笑的是,在这种关头,竟然还有传媒企业开出了六千万信用点的高价,希望能邀请他做个深度访谈。

        

司辰消息列表的置顶是宋白,聊天框显示的未读消息数是“99+”。

        

大多时候,宋白也是不太爱理人的。而当他疯狂输出99+的时候,司辰不免感到了一些压力。

        

他硬着头皮点了进去。

        

宋白:人?

        

宋白:接电话。

        

宋白:不理我很酷是吧?

        

……

        

宋白:出什么事了?需要帮助打个1。

        

宋白:根据手机定位,你一直都在家里。最近白帝城很安全,不可能出事。除非你那个傻儿子造反。

        

宋白:沈雁行说没有检测到异常能量波动。

        

……

        

宋白:我到你家门口了,开门。

        

司辰看到这,沉默片刻,对照着宋白发消息的时间,打开了家里的监控视频。

        

既然家里的监控设备没有被毁掉,那证明白帝是有意让他看见的。

        

时间是10天前的下午3点。

        

家里的监控设备是机械核心的高端产品,比起摄像更像是扫描录入,在清楚的还原当时的场景的同时,甚至可以让使用者调整观看的角度。

        

宋白踹开门走了进来。这间房子的安保水平在他面前无限趋近于0。

        

他本来是带着笑的,然而,在进入房间后,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脸色迅速阴沉了起来。

        

宋白这张脸很有一些东方的古典美感,阴郁时的表情像是浓的化不开的墨。

        

他脚底的影子颜色加深,逐渐变长,变大,成为一团扭曲的形状。

        

黑色的影子睁开了鲜红的眼眸,连带着宋白的瞳仁也变成了深红色。

        

司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长生渊就在守在他的床边。

        

大多时候,司渊和宋白已经能和平共处。尽管两只渊相看两厌,但能确认对方基本无害。

        

但现在,看见宋白靠近,司渊却拱起了触手,从喉咙里挤出威胁性的低吼,示意宋白滚出它的地盘。

        

很显然,司渊从宋白身上,感觉到了什么。

        

它的举动换来了一声嗤笑。

        

司渊的身体开始膨胀起来,但下一秒,宋白坐到了司辰的床边,一只手摁住了长生渊的头顶,抑制住了它的生长。

        

长生渊发出不甘的叫喊声,甚至有些凄厉,触手上的肉瘤裂开,挤出一道道黑色的血水。

        

这些液体像是热油,烫的宋白的手掌心“滋滋”作响。

        

但也只是这个程度了。司渊现在6阶,它的全力一击,甚至没办法让宋白感觉到痛。

        

宋白道:“你再动,我就杀了他。”

        

司辰摁下了暂停键,调整了一下角度。

        

他看清楚了宋白那张脸。

        

宋白说话时带着笑意,眼底却全是冷漠。比司辰在灵异天灾副本里见过的厉鬼还要渗人。

        

司辰意识到,宋白不是在开玩笑。

        

就像是他从未真正相信过宋白一样,宋白也从未真正放心过他。

        

长生渊果然不动了,只是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这种颤抖说不上是因为愤怒还是惧怕。

        

宋白的视线重新落在了司辰身上,眼里有戾气,也有思索。

        

他抬起手,掐住了司辰的脖子。

        

有那么一瞬间,司辰觉得,宋白是想掐死他的。

        

宋白僵持了很久。

        

但最后,他还是松开了手,指腹擦过了司辰脖子侧一道不太起眼的疤痕。

        

司辰身体的恢复能力一直很强。尤其是在身体经历过长生渊和菌丝的共同改造后。

        

但唯独当时被宋白咬过的伤口一直没好,变成了一道疤瘌。

        

不太明显,在脖子右侧的动脉。有时候司辰会穿高领或者戴项圈挡住。

        

季楚尧没问过来历,却显得格外介意,总是小心眼地又亲又咬。

        

宋白脸上出现了挣扎的神情,最终还是起身,离开了房间。

        

司辰有些后怕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在他睡着的时候,宋白差一点就杀了他。没动手,大概是想起了那么点值得怀念的师生情分。

        

这种强烈的不安全感,甚至让司辰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大逆不道的念头。

        

他想杀了宋白。

        

这是司辰在遇到威胁时的本能反应。

        

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里疯狂生长,但很快被压了下去。

        

第一,他还打不过宋白;第二,宋白突然想杀他肯定有原因,就看这个原因他能不能理解并接受。

        

司辰看向了后面的聊天记录。

        

宋白:我知道你有秘密,不过老师一直都不介意。

        

他不仅不介意,有时候看见司辰为了藏着这些小秘密不停找补的样子,还会觉得很有趣,给自己日益平淡的生活增添了不少趣味。

        

宋白承认,他或许对这个捡来的学生比自己想象中在意。在意到舍不得直接杀死,而是想要一个合理的,可以接受的解释。

        

宋白:但你最好醒来后告诉我,你和管理员有什么联系;我为什么会在你的房间里,感觉到它的气息。

        

司辰的表情一怔。

        

宋白说的管理员,肯定指的是心灵之家的管理员xyz。教科书上没有写,但司辰心里清楚,它们就是“农场主”那个级别的东西,在各个世界养猪。

        

司辰有两把管理员的钥匙,一直锁在保险柜里。

        

之前他拿到管理员的钥匙时,也和宋白接触过,但那时候的宋白并没有变脸。

        

所以,问题不是房间里锁着的钥匙。

        

问题来自于白裙子。

        

去掉一切不可能,只剩下一个可能的答案。

        

白裙子是管理员之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