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进俱乐部沉沦堕落小说&官场有肉有性开放小说

        

腊月二十三,北方的惯例,这是小年。

        

周森用阳历算了一下,自己不知不觉间替代原生在冰城已经生活了十天了。

        

这十天,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谢尔金的案子了结了,苏珊娜和费娅也都移交给警署司法科了,但相关手续还的交接一下。

        

尤其是,这个案件的总结报告,这个是秋山之助交代要写的,不能疏忽大意了。

        

自己在“警校”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就是写报告了,要不然,这个优秀毕业生真不好意思去领。

        

不过这报告写的好,不等于文章写得好,原身太高估自己的才情了,想要成为“莎士比亚”那是有天堑一般的距离。

        

点完卯之后,周森就留在警署了,他要赶报告,早点儿写完了事,于是吩咐顾老六,今天他就不去仓库了,让他全权安排巡街的事宜。

        

顾老六也知道,周森这是给他机会,今后他有可能替他的位置,现在刚好锻炼一下。

        

案件侦办的过程都在周森的脑海里,这报告写起来自然不难,加上自己过去的本事。

        

一份案情调查报告不难。 

        

难的是,不能太过,得对照一下自己过去写过的报告,别把文风写的差异太大了。

        

这个时候,得谨慎。

        

好在,这是自己在模仿自己,本来就有一些记忆和习惯蕴藏在脑子里,所以写起来倒也迅速。

        

写完一遍,再修改后,又誊写一遍,再又翻译成日文,确定没有疏漏之后,这才起身准备交报告。

        

一看时间早过去了十二点了,也没有人提醒他一声,肚子“咕咕”的叫唤了起来。

        

警署有小食堂,提供午餐。

        

一般底层警察薪水不高,都选择在警署吃,毕竟是免费的午餐,而高层的警察基本上回家吃或者直接在外面下馆子,有的一个电话直接让饭店送过来。

        

这些其实他们自己都不用花钱。

        

但是分等级,日本警察跟中国警察伙食标准是不一样的,日本警察吃白米饭,中国警察只能吃高粱米和苞米饭。

        

周森一般是自己下馆子,或者回家吃,警署食堂的饭菜,他也是上面来人检查的时候,过来装装样子。

        

其实警署食堂的饭菜也不是很难吃,比一般普通百姓家要好不少,起码还有一点儿油水儿。

        

把多时都不曾用过的饭盆儿找了出来,用热水烫洗了一下,周森去了警署食堂。

        

他去的比较晚了,那肉菜什么的,都被先来的人打光了,只剩下白菜汤了。

        

周森随便对付着吃了两口,就回办公室了。

        

然后就是等,等秋山之助吃完午饭,他就把报告交上去,然后自己就可以回去了。

        

“哎,你听说了吧,这苏文清亲自去凝香馆提亲,让白玉岚给撵出来了!”

        

“是吗,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就昨天下午……”

        

“真的,这下可有大新闻了。”

        

“这白玉岚真是不识抬举,凝香馆都关门倒闭了,她还在那里死撑着干什么,苏会长愿意娶她续弦,那是给她脸了,她一个寡妇还真把自己当成黄花大闺女了……”

        

……

        

正在闭目养神的周森,听到周边的议论声,顿时睁开双眼,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兄弟,问个事儿?”

        

“周长官,您有什么事儿?”那被叫住的警察一看是周森,连忙客气的回应一声。

        

周森如今是秋山之助跟前的红人,他们这些底层小警察可不敢得罪。

        

“刚才你们说的苏文清去凝香馆提亲是怎么回事儿?”周森问道,昨天他一天都在警署审讯犯人,晚上又去了一趟三十六棚,其他的事儿根本没留意。

        

“这事儿,也是正阳警署的兄弟传过来的,反正都是这么说,但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们也不知道。”那警察道,“反正昨天下午,苏文清是去了凝香馆,但没过多久就被赶出来了。”

        

“哦,是这样,谢谢。”

        

“谢什么,周长官怎么关心起凝香馆来了?”

        

“我在凝香馆有个相熟的姑娘,这不凝香馆突然歇业了,去不了,心里空落落的。”

        

“呵呵,周长官年少多金,风流倜傥,到处留情……”那警察话还没说完,嘴角的笑容就凝固了。

        

周森也是微微一皱眉,他闻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是金素英来了。

        

“凝香馆去不了,那就去群芳楼,这些天办案,好久没放松一下了。”周森伸了一个拦腰一转身,看到金素英那张冷脸,佯装吓了一跳,“哎哟,金秘书,你什么时候来的,走路没声音,跟女鬼似的。”

        

“你要去群芳楼?”

        

“是呀,怎么了,金秘书也想去吗?”周森呵呵一笑,“那可是男人快活的地方,金秘书去的话,不合适吧?”

        

“想不到我们的周少爷现在是破罐子破摔,彻底不要体面了。”金素英冷哼一声。

        

“金秘书,这是我的私生活,你也要干涉吗?”周森可不会给她好脸色,叶三儿的事儿他还没找她算账呢,居然还这么一副“高高在上”的婊女姿态,真是让他感到恶心。

        

“你这种人,烂泥扶不上墙。”金素英厌恶一声,虽然秋山之助警告她不要在针对周森,但自从周森对她态度大变后,她就开始百般挑剔,看不上这个曾经对她“百依百顺”的男人了。

        

“我扶墙,也不扶你。”

        

“周森,你……”金素英已经努力控制了,但是只要三句话还没说完,她就难以压制了。

        

“说吧,什么事儿?”

        

“秋山先生找你,让你马上去楼上见他。”金素英这才想起,自己下楼来找周森并不是来跟他吵架的。

        

“早说,浪费我时间。”周森将抽屉里写好的报告拿起,直接就从金素英身边往门外走去。

        

金素英气的一张俏脸都歪了,周森是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

        

敲门,推门,走进秋山之助办公室。

        

“秋山先生,这是卑职写的有关谢尔金被杀一案的调查报告,请您过目。”周森恭敬的双手将自己写的报告放到秋山之助面前,然后后退一步,垂手站立。

        

秋山之助有些惊讶,这么快就写好了,这效率可不像周森之前办案的拖拖拉拉。

        

拿起来,稍微翻看了一下,露出一丝惊讶之色,这份报告写的自然是很好的,而且除了中文的报告之外,还有一份日文报告。

        

“周森君,你的日语水平很不错嘛!”

        

“回秋山先生,卑职在警校许多科目都是勉强及格,唯独这日语课尚还能拿的出手。”周森忙道。

        

“吆西,周森君的日语写作水平很好,听说你的理想是成为一名著作等身的作家,是吗?”秋山之助问道。

        

“是的,卑职对文学一直很感兴趣,所以偶尔也会写几篇文章,给报社和出版社投稿,但大多数都被退稿,实在是很汗颜。”周森忙道。

        

“呵呵,那是他们不识货,并不能说明你的水平不行。”秋山之助呵呵一笑,起身走了过来,“周森君,关于你下一步的安排,我曾经给你两个建议,你选择留在保安科,但是我发现,把你留在保安科实在是大材小用了,我想,还是特务科比较适合你。”

        

周森心里咯噔一下,知道秋山之助最终还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牧师”的事儿他拒绝了,如果这事儿他再拒绝的话,恐怕真的要对自己下手了。

        

“卑职一切听从秋山先生的安排。”

        

“好,既然你这么说,倒是有个职位比较适合你,特务科特高股刚调走一个主任股员,你去怎么样?”秋山之助问道。

        

“秋山先生,这个股员负责哪一方面的工作?”周森问道。

        

“主要是审查出版的书籍和报刊,查封反满抗日的书刊,这个对你来说,应该是毫无难度的。”秋山之助道,“不过在你上任之后,需要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培训。”

        

“卑职明白,那卑职什么时候到任?”周森问道。

        

“不急,等过了农历春节再说,再者说,你养父刚刚去世,虽然不能对外公布他的应用事迹,但帝国是不会亏待他这样忠诚可靠的朋友的,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我们会考虑尽量满足你。”秋山之助缓缓说道。

        

周森很想说,你要是能让我脱了这身黑狗皮最好了,但是,他知道,秋山之助绝不会答应,而且,家里都装了窃.听器了,这是冲着自己来的,还是另有企图,现在还不清楚。

        

直觉告诉他,安东尼老爹的身份绝不仅仅是俄罗斯爱国主义者同盟的“牧师”这么简单。

        

秋山之助看周森不说话,又问道:“怎么,没有要求要提吗?”

        

“卑职能知道安东尼老爹到底是怎么死的吗?”周森郑重的一鞠躬,身为养子,他关心这个,自然是应该的。

        

“这个过些日子再说……”秋山之助被问住了,若是旁人问起,他自然可以拒绝回答,可周森的身份不同,他是安东尼·罗宾唯一的养子,也是他唯一的继承人。

        

他怎么说也是有知情权的,但是,现在“熊工作”涉及绝密,在没有得到上级允许之下,他是不能够透露任何信息给周森的,否则,影响到后续计划,他是负不起这个责任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