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美女爆乳裸体无遮挡私&高H道具异物H文

        

先前路楠和章祺就和谐酒在东南亚市场的发展探讨过,四方酒水以狮城为转运点,辐射影响玛莱几个大城市,尤其是华裔较多的城市。

        

有狮城打前站,再配合时代广场的第一炮广告,路楠相信,只要能够成功在渠道上铺开货,玛莱的销量一定会比狮城高好几倍——国土面积和人口基数摆在那儿呢。

        

章礼给他哥打过电话之后,又回了电话给路楠,表示自己采纳她的建议了。

        

路楠笑笑说:“好的,最近刚过海运旺季,运价也降了些,小章总放心大胆地安排往外发货吧。”

        

章礼就纳闷了:“海运淡旺季你也知道,路楠,你整天记这么多事情,以后会不会老年痴呆啊?”

        

【真是,刚才我在心里算是白夸了,熊孩子工作方面不熊,但是狗嘴里依旧吐不出象牙。】

        

路楠客客气气地说:“应该不至于,前阵子体检,我去做了基因检测,阿尔茨海默病是低概率、低风险。”注1

        

明明是想损路楠几句的,结果不自觉地开始和她探讨哪一家医院的体检套餐更全面、更适合中老年人的章礼直到谈完了,才发现自己最后居然彬彬有礼地和对方道谢!

        

他虚虚地朝着空气挥了挥拳头,然后猛然泄气:算了,看在她给我提供建议的份上,我不和她一般计较。回头确实是可以让哥带爸妈来京市玩玩,顺便做一做全套体检,毕竟京市的医疗条件更好。

        

最后,章礼挠了挠后脑勺,问秘书:“刘经理呢?让她过来一下。”

        

京市这边的人大多都是当地新招的,并不知道小章总和刘经理之间还有一段过往,秘书老老实实地照办,心里头还好奇:刚才办公室就小章总一个人,怎么接电话的动静和斗鸡似的呢。 

        

几分钟后,刘阳风风火火地进了章礼办公室:“小章总找我有什么事?”

        

章礼讲了一下刚才做出的决定。

        

刘阳点点头,基于她在狮城当地接触终端渠道的经验说:“路经、路总说的对,现在确实是发货、铺货的好时机。狮城目前的业务都是熟手,后来招的十个人现在大部分还是促销员、助销员,他们几乎没有狮城人,大多都是玛莱、瑛倪、翡绿冰国的,不仅在当地有亲戚朋友,而且蛇有蛇路、鼠有鼠道,还能去攀一攀别的关系。我记得,我回国之前范经理已经做好人事安排了,会将他们分组派往玛莱的五个大城市开展业务工作,如果顺利的话,一两个月就能见到效果。”

        

章礼这儿是听懂了,他满意地夸奖:“范经理做事一向都很周全的。”可惜怀孕了,来不了,不然我多省事儿啊。

        

他脸上的遗憾之色太过明显,而后抬头看到刘阳,便很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收了收神色,学着他大哥平时的样子,想让自己显得高深莫测一些。

        

“不过范经理也说了。”刘阳补充到,“玛莱市场的开发费用肯定比狮城高,一方面是运输和仓储的成本增加了,另一方面是人手分散之后,狮城的会计和出纳的管控力在一定程度上下降,会导致业务的开支成本增加。”

        

章礼十分嘴快:“我知道,就像是虚报费用的情况呗?啊、我的意思是、哎、就是……”吭哧吭哧半天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只是顺口。

        

刘阳早就练就了金刚不坏之心,点点头,坦然地往下说:“是的,大概率会出现这种情况,以及活动用酒、光瓶品鉴酒并未发放到位的情况。”这些当地业务个个都是人精,去到玛莱,天高皇帝远的,确实不好管理。

        

然后她话锋一转:“不过这就是小章总您需要操心的事情了。”与我无关。

        

“我会和源川的骆俊杰做好对接工作的。”说完,刘阳冲他笑笑,出了办公室。

        

章礼:嘿……她刚才是怼了我吧?是吧?

        

……

        

齐静毕竟在京市已经呆了好些年头,找房子这种小事也是手到擒来。

        

她很快就找了三处办公场所,最适合源川海外业务部的无疑是市办同一栋大楼刚刚空出的一百多平方的场所。市办在六层,空出的在十二层。

        

“只是价格稍微有点高。”齐静如实汇报给路楠,“其余两处价格低一些。”不过一个交通不如这边便利,还有一个据说风水不太好。

        

路楠抽了半天时间,将三处写字楼都看了一遍,还是选择了同一栋的十二层——新任会计还没到,她给总部财务部发了资料和办公费用申请单,那边第二天就批下来了。

        

【我都可以想象得到,总部的老狐狸们现在让财务部给钱给得多爽快,年中给我制定任务的时候就会有多心黑。】

        

【不过任务什么的无所谓啊,眼下该有的福利待遇不用可是会过期作废的。】

        

齐静见路总十分利落地选好位置,便相当有眼色地找了大楼保洁来做清洁,还提出自己可以帮忙置办办公用品。

        

“大致按照这种简约风格装饰一下,不用刷漆,工位也不必太多,主要是会议室的桌椅和电子设备安排好,争取一周后搬过去。”路楠给齐静发了几张照片参考,“装饰费用先给你拨十万,凭票据多退少补。”

        

路楠不怕齐静对办公室装修(装饰)费用下手,这种简单的工装报价很透明,如果齐静只是弄个小一两千的回扣,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对方赚个打车费,如果齐静贪心——那不是更好?直接可以将她踢走了,还省下了这个安抚她的过渡期。

        

“好的,路总。”

        

至于员工宿舍,齐静也早早汇报过:不论是男生还是女生住的宿舍,现在都没有空床位。

        

未来几天将到达的女生有:路楠的秘书、海外市场部会计、海外市场部内勤、和谐酒京市品牌部内勤、项菲菲、江晓云。

        

即便路楠确实有意让江晓云做和谐酒的内勤,那么也至少得给这五位女孩子安排住处。

        

她们全都是二十几岁、最大也就三十左右的姑娘,说路楠负责任也好、说她管太宽也罢,反正她们刚来京市是必须住宿舍的,就和之前在海临市一样,如果业务提出去住,就当她放弃了租房补贴。

        

还有田阳等四位男生(男性),都是天南地北过来的,路楠是他们的头儿,总得安置好他们。

        

“两套三室的房子吧。距离不要太远,和你们现在住的房子来市办的距离差不多就行。”办公场所的大钱都花了,路楠也不会吝啬手下人的住宿条件,“房租按照五人的额度去配——问一下骆俊杰要不要搬。”

        

齐静点头。

        

就路楠了解,调过来的人在原市场都是业务主管,就连内勤转业务的江晓云也是(她在海临市转为和谐酒的团购渠道业务主管,就海临市至今没有签和谐酒经销商的情况,这个业务主管年底的奖金可想而知,也就是说,他们几个人的房补都有一千块一个月,并且京市的补助额度还比其他省份要高20-40%不等。

        

足以给他们找条件还不错的住所了。

        

路楠叮嘱:“工作群已经建好,租房事宜部分你直接和他们沟通。那就辛苦你了。”

        

齐静十分谦卑地说:“没什么,都是我应该做的。”接下来的日子齐静忙得回宿舍的时候天都黑了。

        

而路楠也没有闲着。

        

她之前捉弄梁希明的时候,放任他去打扰了三位船公司的老板,现在要和这三位老总聚一聚,把话给圆回来。

        

刚巧最近夜宴酒业有一场小型品鉴会,请的是之前和他们拿了部分酒招待客户的船公司老板们,包含那三位。

        

路楠同巩绍辉、迟宴打了个招呼,说自己也会参与。

        

巩绍辉笑得十分爽朗:“欢迎至极啊!”

        

原本此类活动只有唐诗,倒也没显出什么——夜宴酒业招了四位大客户经理,每次小型品鉴会有两到三位不等地出席,唐诗和她们比一比,虽然娇憨几分,不过特别合客户的眼缘,所以之前两个月的小型品鉴会气氛都很不错的。

        

直到这一次路楠参与,巩绍辉才知道,人和人之间是有差距的,什么叫做天壤之别:这位路总,真不愧是源川最年轻的部门总经理,她在酒桌上的分寸拿捏实在是太精准了,明明言谈举止并不强势,但是一颦一笑都很有神韵,喝酒的仪态也臻至完美。更绝妙的是,她对小型品鉴会的节奏把控强,知道什么时候恰到好处地谈谈酒,而不是生搬硬套。源川的趣事、和谐酒的香味特色,她都如数家珍,即便有故意‘为难’她,说令扬的酒如何如何,她也面不改色地接话,并且不是说人家的坏话,而是真能继续专业地说出一二三四。

        

巩绍辉心想:这份气度不得了。每每开口说话都让人觉得画龙点睛,不过如此了。

        

在他看来,今天因为有路总在场,往日那些和自己在酒桌上喝酒划拳吹牛皮的家伙们纷纷都矜持起来,刚才想要给年轻女性找找茬的人也老实起来,仿佛他们真的是会品酒的高雅人士啦。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