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爷吃奶乳奴&玉茎牝内大动

     

隗辛花了点时间和郁奇文、谢甘青、元潞三人好好谈了谈。

        

他们的身份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郁奇文是研究生在读,  正在被导师进行学术压迫,他早就想跑了,之所以现在没跑是苦于没地方也没个自保手段。

        

加入无光后郁奇文可以舍弃现有的身份专心为组织办事,隐藏在暗处,  不必站在明面上。

        

元潞是一个小公司的职员,  整天过着社畜的生活,被上司和同事压迫排挤,  生活环境不是那么优越却也相当安全,  她能用正当手段辞职,  然后通过应聘的途径光明正大地加入无光组织控制下的宏渐传媒公司。

        

元潞的身份可以是公司职员,也可以利用自己的超凡能力“恶意标记”承担一部分hr的工作,跟黑曜组个队。

        

至于谢甘青,  他的生存环境也是比较安全的,除了缺钱、事业失意之外没有经历过重大挫折,也没有被什么大人物给盯上。他在第二世界创业的项目是游戏,正在艰难地带着一个两三人的小团队各处拉投资搞游戏开发……

        

谢甘青也没必要舍弃自己的合法身份,隗辛这边可以以投资的名义资助他,帮助他完成创业,  让谢甘青控制下的公司成为无光组织的又一个大型藏匿点。

        

狡兔三窟。若投资谢甘青的计划顺利展开,无光组织就有两窟了。

        

这安排很合理,隗辛预备回归之后就交代何康时和柳叶刀把这些事儿给办了,  拉习凉入无光也可以提上日程,顺利的话一天就可以完成。

        

列出的五个事项已经完成了四项,现在就剩下最后一项——去调查荒芜区正在形成的第四个暗界。

        

在去荒芜区前,隗辛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去确认。

        

隗辛看了看时钟,目前是中午了,她要吃个饭然后睡个午觉,  为晚上的事做准备。

        

“好想吃葱油拌面啊。”隗辛突然抬头语气平平地说,“我不会做,葱老是炸过头,发苦又难吃。”

        

坐在不远处的于寒雪也抬起头,无语地说:“想让我给你做葱油拌面就直说!”

        

隗辛马上顺水推舟:“要吃,麻烦你了,谢谢。”

        

……

        

“李老师说了,你拜托的事不算个大问题……还有,你确定要去?”宋听双双手抱胸看着隗辛,“哪怕规避了危险时间,风险也是存在的,万一你上次可以顺利出来,这次就不行了呢?”

        

宋听双对隗辛的事有些了解,她和李莞然是队友,刚开始她们搭档的时候她跟李莞然不是很熟,对她是尊敬居多,现在积累了一点默契和信任,她对李莞然的称呼就变成了李老师。

        

今晚李莞然有事情要忙,所以她让宋听双来和隗辛接洽。隗辛身份在第二世界曝光后很难瞒住那些跟她有过接触的人,就算李莞然不告诉宋听双,她也能猜到隗辛是谁。

        

“总得去确认。”隗辛说,“你们不是也打算进去看看吗?”

        

“是啊,迫不得已嘛。”宋听双说,“只有我带着几个人进,李老师不进,她不是战斗人员。”她看一眼手腕上做工精细的机械表,“既然你下定决心要进去,那我们在暗界可以有个照应。我们预期二十三点进入,在暗界中停留一小时,零点到来前我们预留十五分钟时间前往暗界的边界。”

        

隗辛说:“需要我画一份内部平面地图吗?”

        

“不用了,老工业厂房的地图很好搞到手,我们备好了。”宋听双说,“就是听你的描述,幻影和真实存在的物体交织,会有些难以分辨。”

        

李莞然宋听双等人的安排很细致。

        

第一次派活人进去探查,大家心

        

里都没底,隗辛这个成功存活的案例给了他们信心,她提供的情报给他们的计划带来了一些启发。

        

每逢七的倍数就有怪物游荡,那就避开这些关键的时间。零点才能出来,那就在零点之前进入,在暗界之中短暂逗留进行短时探索,最后在零点时立即撤离,一点时间都不拖。

        

探索成功,就说明这套方案是可行的,第二天他们可以用这套老的流程进入暗界探索一圈再安全撤走。

        

之所以要这样多次进入暗界,是为了证明“零点可以离开暗界”并非偶然□□件,而是一条固定的规则,这条规则对于他们今后的行动极其关键。

        

宋听双离开后,于寒雪神色不那么好看地走过来说:“上次你进暗界,如果我在你旁边一定会拦住你。”

        

“但这是值得的,我获得很多情报。”隗辛轻松地说,“相比受伤,我更怕一无所知,以及命不由己。”

        

“死在异种生物嘴里难道不是命不由己?”于寒雪有点生气了。

        

“最起码进去是我自己选择的,一开始我就知道我可能会被异种生物一口吃了,这总比稀里糊涂地送了命好。”隗辛拍拍于寒雪的肩膀,“好了,我会没事的。你和白鸽在外面守着就好了,外面更需要你们。”

        

于寒雪白了她一眼,表情很不情愿,但还是点了头。

        

不阻止,是因为她知道隗辛是一个极度固执的人,下定了目标任何人都劝不了。

        

隗辛很认死理,认准了目标就必定要完成,像是有目标性强迫症。

        

隗辛也很有条理。在学校学习时就是那样,她会做一个小册子把每项学习任务列在上面,每完成一项就会把那个事项用水笔涂成方正的黑格子,整整齐齐的。

        

在第二世界她将自己的特长发挥到了最大,很有目标也很有条理地搞死了一个又一个敌人。

        

夜幕已然降临,今晚的夜空不是那么明亮,很少有星星,月亮藏在了乌云后。

        

晚上23:00,隗辛准时来到了烟草厂。

        

她和宋听双等人碰了下头,接着和对方分开了。隗辛从烟草厂后门进入,宋听双等人从正门进入,双方分开行动提升探索效率。

        

隗辛看着眼前的无形之墙,深吸一口气,缓缓步入其中。

        

诡异的阻隔从她身上一扫而过,她又一次进入了暗界。

        

超凡能力全部失灵,空气都变得阴冷了几分。

        

隗辛攥紧武器,不敢耽搁时间,慢慢向烟草厂二楼移动。

        

上次暗界之门异常洞开,持续时间增长,也许门那边发生了什么变故,隗辛这次来不仅是要确认规则,还要去看一看暗界之门有无变化。

        

她沿着看不见的台阶慢慢向上走,来到了当时方治死亡的地点。

        

拨开迷雾望过去,原本只是一条裂隙的黑色门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双环交错悬浮在半空中的巨大符号。

        

脚步声出现。

        

“这是……什么?”宋听双的声音从一旁传出。

        

隗辛扭头望过去,接着又把目光挪了回来。

        

交错的双环符号散发着摄人心魄的魔力,隗辛看它的时间久了竟然感觉到头晕目眩,甚至有种恶心想吐的感觉。

        

“这里不能久留,我们先走吧。”隗辛后退一步,勉强说。

        

宋听双点点头,跟隗辛一起慢慢后退,远离了那个巨大的符号,接着离开烟草厂二楼。

        

“明明只是两个简单的几何图形排列,为什么会给人那种感觉……”宋听双艰难地说,“双环?这代表着什么?你上次在这里见到过那个东西吗?”

        

“见过,但是它原先不长那样。”隗辛转动思维,“可以把那两个图形拆解……拆解的话就是两个圆,圆形?圆形能让人联想到什么?”

        

“数字0?”宋听双说,“在很多国家的文化里,圆形都代表圆满、开始、结束,数字0也有同样的含义,它代表虚无、不存在……这个图形很特殊,宇宙中的行星和许多其他的天体总体都是圆的……”

        

“地球就是圆的,深红之土的世界是平行世界,它根植于一颗行星之上,也是圆的。”隗辛忍不住猜测,“圆代表的难道是两个世界吗?两个圆之所以交错在一起是因为两个世界融合了?”

        

“不是不可能,我也是这样想的。”宋听双紧张地说,“这是我能想出来的最贴近符号本质含义的推测了,在这个游戏里,零这个数字太特殊了……仔细想想,零其实就是一个圆圈啊!”

        

隗辛心下悚然。

        

她考虑得更深,内心产生了许多无端的联想。

        

圆形也代表着循环。

        

人的□□路是一条笔直向前的线,没有回转的机会,但是隗辛的死亡轮回让她能重返过去重新开始,于是她的人生道路不再是一条笔直的线,而是一个首尾相连的圆!

        

轮回——循环——圆。

        

它最终代表的含义难道是……不存在?

        

隗辛几乎要打个寒颤,想到每次死亡轮回后接近的黑影,她在直觉的驱使下突然产生了一个推测:死亡轮回使用过多的后果是她自身将不复存在。

        

这猜测一出现就不讲道理地占据了她的大脑,隗辛大脑的每一根神经都在向她发出警告,第六感在提醒她——你所推测的正是真相,等待你的正是如此可怕的后果,你拥有重来的机会,可依旧难逃死亡。

        

死亡轮回这项能力的特性似乎早就暗示了这一点,重生时间点和死亡时间点重合就会彻底死去,神给人容错率,但不会纵容人肆意玩弄死亡。

        

分散在暗界各处探索的宋听双小队成员渐渐跟她们汇合。

        

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零点就要到来。

        

在零点到来之前,他们一起背靠暗界之墙,默默数着秒数,等待时间流逝。

        

宋听双手腕上的机械表三根时针都指向零,紧接着暗界之墙准时消融,他们脚步后撤,顺利地离开了暗界。

        

可是今晚显然不会这样平静地过去,隗辛等人前脚刚一离开,后脚便有异种生物狂乱地冲出暗界。

        

透明的触手舞动着,隗辛看到了她很熟悉的一种异种生物寄生水螅。这竟然是成熟期的寄生水螅,它体型庞大,触手粗壮有力,体型堪比大型装甲车。最重要的是这头寄生水螅似乎是怀孕的状态,半透明的身体里一堆淡蓝色的卵。

        

隗辛立刻说:“问题不大,这里没有水,它的卵存活不了,不到半小时就会干得失去活性,危害性有限……”

        

她话音刚落,一滴冰冰凉凉的水珠便从天而降,落在了她额头正中央。

        

隗辛一摸脑门,仰头看天,呆住了。

        

下雨了,今晚竟然下雨了!明明出门的时候天气预报上只是说多云,没说有雨。

        

不祥的感觉在蔓延,隗辛从未像此刻一样清楚地认识到,暗界的出现只是开端,真正的危机远未到来,这个游戏正在一步一步改造她的世界,把她的世界变得面目全非。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