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在教室里做h&五女待一夫初尝h

12月22日,冬至,星期一。

        

晴。

        

气温较此前略有上升。

        

有一种穗花要再次入秋失败的感觉。

        

早上,陆方背着书包走进充满了青春气息的校园。

        

上周低谷高山的经历,已经让陆方证明了,哪怕是天大的事情,也无法影响他,完全可以‘闲里偷忙’。

        

于是,陆方同学的校园生活已在缓缓步入平静祥和的模样。

        

孙星州和梁鹏也已经重新习惯了陆方原来的风格,他们有样学样,不再如之前那样‘招摇过市’。

        

趁着第一节课下课,孙星州合上课本,凑了个脑袋过来问:“方哥,你觉得我们现在给社团招新合适不?”

        

“你们还没招新?”陆方奇怪的看向孙星州。

        

孙星州抓了把头发,有点讪讪:“过去不是太…张扬了吗~我们也想低调一点。”

        

然后招呼了梁鹏:“鹏仔你来讲。”

        

梁鹏也没憋出什么特别的话,只是照实说了过去的进展:“我们主要担心发展成四不像,那就给你丢人了,所以这些天都在参考其它社团的运转方式,比如学生广播站。”

        

陆方想了想才说:“应该问肖文,社团比办公司会简单一些,不过社团属于义务劳动,初期肯定会碰到各种意料之外的事情,摸着石头过河吧。”

        

正说着话,班主任老黄从教室前门探了个脑袋:“后天月考,自己准备一下。”

        

“嗯?”

        

“嗯嗯?”

        

同学们都懵了一下。

        

下周四才是元旦,大家都以为月考会安排在下周进行,眼下直接提前了。

        

都只是半大孩子,这么忽如其来,一下就有点紧张了。

        

“好吧,不用纠结了。”孙星州直接双手一摊,“先管这次考试能不能进前二十吧。”

        

梁鹏一脸得意:“我反正是没问题。”

        

孙星州:“……”

        

上个月临时抱过佛脚之后,陆方同学的高中成绩已经开始理想起来了,自然更没有问题。

        

大不了再找文语开个小灶。

        

不过……

        

陆方很快发现,校园生活其实避不开一些‘不太妙’的环节。

        

……*……

        

第三节课一上课,老黄说道:“既然大家都觉得这次月考有点突然,那让成绩好的同学带大家复习,正好经过了这个学期你们也适应了高中生活,该有更均衡的发展了!”

        

“学习成绩是要放在第一位,德智体美劳等等方面都要跟上来。”

        

“当众‘表演’是你们应该迈出的第一步!”

        

2014年高考‘一本’上线率95.9%的华附,任何一个班级都有资格、有底气去引导学生全方位开发素质。

        

老黄目光从大家头上扫过:“先以语文来做这个试点,对你们来说最后能跟隔壁几个学校同级学生拉开分数差距的,基本落在了语文上!”

        

老黄还真不是因为他教语文所以放大语文的重要性。

        

在华附这种学霸的世界,一个分段的学生分数相差都不会很大,什么英语、物理、数学都很难拉太大,语文会成为胜负手。

        

因为语文学不好很难,学很好也特别难。

        

这玩意真是有那么点讲玄学了,其它所有科目基本都能用一句话形容‘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

        

语文不是。

        

语文属于大家都会,但会多少不好说,而且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必然会~

        

老黄虚虚的看向台下:“让班长来带没问题吧。”

        

他都要让开讲台位置了,台下传出七嘴八舌的声音:“让方哥…陆方来吧!”

        

“对!我们觉得陆方能讲得更明白!”

        

班长更是极力推崇:“老师,陆方同学的语文肯定比我好,让他来带吧。”

        

老黄:“?”

        

陆方:“??!!”

        

他人都愣了。

        

语文他确实还行,毕竟现在越来越难有什么事物束缚他的思维,而足够开阔的思维让他很容易抓住关键点。

        

可……他现在是个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懵懂学生陆啊!

        

老黄遥遥看向坐在最后位置的陆方,不太肯定的说:“陆方你觉得呢?”

        

“好。”陆方想想也没推辞,翻了翻课桌,抽出一张语文试卷,“以试卷的题目分布做个范例吧。”

        

他有文语这种学神针对性总结出来的应试答题经验,一点不慌。

        

也没去讲台上,陆方站起身清清嗓子,不慌不忙的开讲:“基础知识点这种东西我觉得以各位的水平,比我肯定牢固得多。”

        

“语文应试答题难的部分是阅读理解和作文两大项。”

        

“先说现代文阅读,我的理解是,出题人从来不是正儿八经考这篇文章要表达的东西,而是考发散思维的收束性。”

        

“文言文阅读我个人的做法是结合文言文资料的历史时代背景去看,考点一般是以古观今,其实没什么新鲜事。”

        

“至于作文这方面其实很简单,首先如果是材料作文那就得先跨过材料这个障碍,这玩意我真不觉得大家连这点水平都没有,那也太丢人了。”

        

“其次就是作文,分两种方式吧,抓人眼球式描写,以及朴素细腻式。”

        

“最后关于基础知识的学习与掌握,这方面…啊…我个人觉得是爱好问题,选入高中阶段的课文大多具备文学优雅,喜欢就很容易记住,好比孔乙己多少年都忘不了。”

        

最后,陆方抬头扫过教室:“我话讲完,谁…谁还有什么不懂吗?”

        

“没了。”

        

“方哥,我悟了!”

        

“感觉一下就通透了。”

        

站在台上的老黄适时笑着开口:“陆方刚才讲到的许多东西,基本只适应于应试,而且放到高三冲刺阶段效果更好。”

        

“至于基础知识学习与掌握,是个比较有意思的角度,更简略一点说,你们拿出看课外书的心思放在课文上,什么记不住?我看你们倒是对那些网络小说情节记得牢牢的!”

        

一瞬间哄堂大笑。

        

高中生很多都会迷恋网络小说,老黄这话算是说到大家心坎坎了。

        

语文这个科目的复习紧张感就这么略过去了。

        

之后的试点也有相对展开,各科都有同学去讲一讲各自的学习经验,陆方没再参与。

        

包括他最擅长的历史和政治。

        

没办法。

        

天赋,讲不了。

        

……*……

        

令陆方没想到的是,‘麻烦’事一件接一件。

        

临近元旦,学校正筹备元旦庆祝活动,这也是月考提前的缘故。

        

本来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跟陆方无关。

        

各个班级出节目也轮不到他陆方。

        

偏偏离谱的是有个学生代表发言环节,校方…准确的说是校长认定了就他陆方能…装好辶……发好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