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了同学的贵妇麻麻&隔着内裤摩擦呻吟h

       

路行舟一个纵跳轻松来到火野映司的面前。

        

安库被吓了一跳,在他的感知中,这个男人相当强大,现在根本无法判断他是不是敌人。

        

“那个……打扰一下,前辈,请问你是跟我一样的欧兹吗?”

        

火野映司好奇地上前摸了摸路行舟富有褶皱的胸甲,感觉到一阵惊奇,    颇有礼貌地问道。

        

大锅,你滴盔甲,好像跟我滴不一样。

        

“不,但我们都有共同的身份——假面骑士,你可以叫假面骑士欧兹。”

        

路行舟也是哭笑不得,面对天然呆的火野映司,他还真有些拿不出来高冷的架势来。

        

还没穿越的时候,    他可是相当喜欢映安组合的。

        

“假面骑士?假面骑士……欧兹,原来如此,原来我还有很多伙伴啊。”

        

火野映司可不像他那天然呆的性格一样,相反,他是很聪明的,根据路行舟的话语,他得知了那话语里的潜台词。

        

假面骑士不是个体,而是一个群体。

        

“嗯,以后你们会见面的。”

        

路行舟解除了变身,俊美如你的脸上泛着笑容,令人如沐春风。

        

路行舟可不是给火野映司画大饼,相较于旧十年而言,新十年的各种联动和皮套大战增多了,而回归几率也是蛮高的,见一堆假面骑士真没什么难度。

        

“太好了,那……前辈呢?是假面骑士什么?”

        

火野映司开心地解除了变身,笑着问询道。

        

“我?我可不算什么假面骑士,只是个品红恶魔罢了。”

        

路行舟自嘲地笑道,他的确是个品红恶魔。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火野映司不由得疑惑地问道。

        

“我啊……是因为我想来看看,    欧兹的诞生,而你,将成为明日的太阳,是这座城市未来的守护者,不介意的话,可以交个朋友吗,假面骑士欧兹?”

        

“哈哈哈……前辈,你太幽默了,我也想和你做朋友,你不用这样称呼我啦,叫我映司就好。“

        

火野映司挠着后脑勺笑道,眼睛里充满了兴奋的光芒,他已经从刚才的震撼和激动中回过神了。

        

路行舟很是真诚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火野映司也是憨憨一笑,亦是伸出自己的右手搭了上去。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火野映司握住路行舟右手的那一刹那,安库感觉到了一阵不爽。

        

就好像自己用过的小裤裤又让人捡过去穿上了,好吧,    这是个糟糕的比喻。

        

路行舟眼神一动,    抽回了右手的同时又用左手从裤兜里摸出来三枚核心硬币来,    上面皆是镌刻着金色骑士纹章。

        

“拿好它们,    权当是我送给你的伴手礼了,善用他们,当你觉得你能驾驭而你又需要它们的时候,你再使用它们吧。”

        

路行舟将手里的三枚核心硬币放到了火野映司的手里,让火野映司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火野映司很敏锐地发现了路行舟递过来的三枚硬币是可以拿来变身的重要道具,他也意识到了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前辈送的礼物有些贵重。

        

“这……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火野映司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是窘迫地垂着脑袋将三枚核心硬币重新奉到了路行舟面前。

        

“核……核心硬币?!额滴……都是额滴啊!笨蛋映司,赶快收下啊,我很需要它们!”

        

忙着吸纳细胞硬币的安库就像是闻到了鱼腥味的猫,急忙凑了过来。

        

“拜拜,送出去的东西可没有再拿回来的道理,祝你好运,映司,ciao~”

        

路行舟大笑着拍了拍火野映司的肩膀,随即转身离去。

        

火野映司攥紧了路行舟赠予的三枚核心硬币,望着路行舟远去的背影出神,对于安库的抗议置若罔闻。

        

安库见火野映司眼里竟只有一个陌生的男人,顿时气得不行,可无论他怎么努力引起火野映司的注意力,

        

“欧兹……假面骑士……假面骑士……欧兹……“

        

火野映司把玩着手里的三枚核心硬币,喃喃道。

        

安库见火野映司不理自己,于是便把心思转到了别处。

        

嗯……那边好像有个快死的人类,当做自己的宿体好像不错,以后行动总比现在这样要方便得多。

        

安库愉快地开始将自己融进了躺尸的泉信吾右臂之中。

        

“叮叮叮~”

        

恰好在这个时候,泉信吾掉出的手机响了起来。

        

火野映司注意到了泉信吾这边的情况,拍了拍脑门连忙跑了过来。

        

“警察先生?我这就去叫救护车!”

        

只是,这个时候安库已经开始了融合,提线木偶一样将泉信吾提了起来。

        

“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身体。这样我就能正常行动了。”

        

泉信吾的一头黑发蜕变成了飘逸的金色卷发,声音也与安库进行了同步。

        

骑着驾驭贩卖号来到现场的后藤慎太郎松了一口气,之前那个人会长特别嘱咐过,他还真不敢直面路行舟。

        

好在,路行舟离开了,好像根本没有发现他的到来。

        

后藤慎太郎打开了自己手中的奇怪易拉罐,这易拉罐随即变成了一只机械小鸟,周围布满了它的同类,形成了一个鸟群袭向场上的细胞硬币。

        

安库得意地笑了笑,走上前去取下了火野映司腰间的欧兹驱动器。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警察先生?”

        

火野映司还是有些不理解。

        

安库刚想说几话唬唬这个看起来不太聪明的人类,就瞧见了漫天的机械鸟群来袭,以极为可怕的速度拿走了螳螂型噬欲怪身上炸出来的细胞硬币。

        

“额滴硬币!额滴硬币!放下,你们放下!不许拿……不许拿啊——!”

        

安库瞬间破功,表情开始了颜艺般的崩坏。

        

……

        

京都,光写真馆and    millk    dipper。

        

没错,鉴于光老爷子的布置和路行舟的修改,搬家异常容易的店铺连带着整栋楼房一夜之间出现在了京都的一角。

        

嗯,得益于次元壁的特殊效果,竟然没什么人觉得违和的。

        

路行舟坐在吧台的主座,脸上挂着甜美笑容的野上爱理依旧在磨咖啡。

        

路行舟端起水泽美月刚刚端过来的一杯咖啡,轻轻抿了一口,觉得这小日子简直不要太舒服。

        

“所以……这座城市的假面骑士已经进化成三色了吗?下次是不是四种颜色啊?”

        

光夏海捧着小脑袋,看完了路行舟的录像后,她情不自禁地将欧兹与风都的双骑(w)进行对比,发现了一个两者共同拥有的联系——颜色拼盘!

        

而且在主颜色种类上还是递进关系!

        

“不是四种颜色啦,不过倒是有四种道具。”

        

路行舟伸手轻抚光夏海的秀发,宠溺一笑。

        

那个想着和所有假面骑士做朋友、青春气息十足的飞机头少年,四个开关的火箭头假面骑士骑士,真好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