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主人调教折磨奶头乳夹铃铛/亂倫自述

      

弃子?

        

虽然早就知道战争的残酷,但在听到弃子这个词汇时,江阳的面色还是不由变得一片铁青。

        

“叶真认为,长城是守卫人境的最后一道屏障,万不能有失……而事实也证明了,叶真的猜测是对的。”

        

“作为联邦仅次于魏无终的第二元帅,叶真识破了妖魔拙劣的诡计后将计就计。”

        

“一面,他明修栈道,亲自坐镇长城,摆出严防死守的架势,一面暗度陈仓,命自己唯一的子嗣叶无双,率领三千悍不畏死的锐士,突袭了妖魔的大后方。”

        

“妖魔大军压于人境前线,所以后方留守的人手并不多,面对势不可挡的三千锐士,妖魔后方大乱。”

        

“后方失守、补给线被切断的消息传到前线后,负责攻打长城的妖魔大军不攻自溃。”

        

“叶真率军主动出击,一战斩杀妖魔三十万有余,损失惨重的武院也终于等来了援军。”

        

江阳:“学院排名暴跌可以归咎于战争,但这和武院改名为百战学府又有什么关系?”

        

张卫雨强忍着心中的痛苦,解释到:“因为靠近深渊的缘故,常规的通讯手段,并不能联系到孤军深入敌后的三千名锐士,所以当妖魔溃军退回霜林堡时,叶无双和锐士们陷入了腹背受敌的绝望之境。”

        

听到这里,江阳大致猜到了叶无双的最终结局,但他仍心有不甘的问道:“那叶无双和三千锐士……” 

        

几滴晶莹的泪水从张卫雨眼角滑落:“是的,他们都死了!”

        

“早在出发前,叶无双便料到了自己最终的结局,但他还是去了。”

        

江阳面色疑惑的追问道:“既然早知这是场有去无回的必死之战,叶真为什么还会让叶无双去呢?”

        

张卫雨擦去了眼角的泪水,回答道:“想我人族始于微末,臻于至善。每逢危急关头,总有人会站出来。”

        

“战争不是游戏,想要获得最终的胜利,总要付出沉痛的代价。而叶真元帅付出的,正是他唯一子嗣叶无双的性命!”

        

“想要率军深入敌后,没有武皇之境,根本不可能瞒过妖魔,更遑论带着三千锐士横渡望月崖。”

        

“常言道:蛇无头不行,鸟无翅不飞。叶真作为镇守长城的最高长官,万不能有失,而当时除了叶真外,也唯有武皇境巅峰的叶无双,才能够担此重任。”

        

“战场上机会稍纵即逝,叶无双若是因为畏惧死亡,而止步不前的话,人族联邦想要击退妖魔的这次进攻,遥遥无期。”

        

“即便明知必死,叶无双也不得不去,这是每一个军人,必须要有的觉悟!”

        

“在锐士们阵亡后,叶无双燃烧生命,背水一战,先后斩杀多名妖王,以及用妖术荼毒人境多年的梦魇妖皇,最终力竭而亡……”

        

江阳:“张叔,即便妖魔前后夹击,但武皇境巅峰的叶无双,真要一心想走的话,这些妖魔恐怕奈何不得他吧?”

        

“跑?”张卫雨的面色忽然冷了下来,他语气生硬的说道:“同袍们尚在浴血奋战,身为叶真元帅之子的叶无双又如何会临阵脱逃?”

        

“阳阳,你要记住,人之所以被称之为人,就在于一个情字。”

        

“在战场上,跟着你出生入死的战友,绝不能背弃!这不仅是男人之间的情义,亦是一名合格军人,必须要严守的底线!”

        

江阳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口中喃喃重复道:“战友……”

        

望着张卫雨那冷峻的眼神,战友这个词汇,深深的刻入了江阳的脑海之中。

        

看到江阳认真思索的模样,张卫雨的面色这才缓和了下来。

        

“这场战争能够胜利,叶无双和三千锐士当居首功!他们是我们人族的英雄!”

        

“武院之所以会改名为百战学府,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叶无双。”

        

“连番大战后,武院年迈的老院长自知时日无多,所以在叶真大军来援时,他卸去了院长一职,跟随大军,杀向了霜林堡。”

        

“据当时那一战幸存下来的老兵回忆,老院长为了夺回于武院有恩的叶无双的尸首,孤身杀进霜林堡,先后经历了上百次战斗,成功将叶无双的尸体带了回来。”

        

“为了纪念这些英雄,和为了武院呕心沥血一生的老院长,武院现任院长袁东海,决定将武院更名为百战学府。”

        

张卫雨接着道:“至于你刚刚所提到的百战学府排名暴跌,其实并不仅仅是因为那场战争的缘故。”

        

“百战学府排名暴跌的主要原因,在于新院长袁东海身上。”

        

“与老院长不同,袁东海此人在骨子里崇尚战争,他认为,唯有经历血与火的洗礼,方能不负百战之名。这也是他将武院改名为百战学府的第二层用意。”

        

“对于八大院校的学生们来说,不论是兑换修行资源,还是借阅武道典籍,都离不开贡献点。”

        

“经过袁东海多次改革,百战学府推出了一项新政策。以学生杀戮的妖魔数量,来计算学院贡献点!”

        

“也就是说,百战学府的学生们想要继续修行,继续变强,就唯有猎杀妖魔一途……”

        

“为了获取学院贡献点,学生们不再追求纯粹的武道,一心钻研起了杀戮的本领,只为多猎杀一些妖魔。”

        

“不可否认的是,深谙杀戮之道的百战学府的学生们很强,但妖魔也不弱。”

        

“据不完全统计,每年在执行百战学府猎杀任务的过程中,死去的学生高达七成之多!”

        

“而那些能够活下来的学生,无一不是身经百战之辈,其实际战斗能力,更是碾压了多数同龄人。”

        

“联邦给所有高校所排的榜单,一向以应届毕业学生的数量、以及学生们的综合实力为主要依据。”

        

“虽然百战学府的毕业生,实力远超其他院校的同级生,但每年能从百战学府顺利毕业的学生,不过几十上百之数,如何能与其他院校相比?”

        

“综合对比之下,百战学府没被挤出八大院校之列,已是不易之事,排名又如何能不掉?”

        

听到这里,江阳对于百战学府的疑惑已是了解的七七八八。

        

但当江阳开口询问张卫雨,有关江镇东之事时,张卫雨还是和过去一样,选择了闭口不谈。

        

自知问不出结果的江阳不再纠缠张卫雨,有些东西,还是需要通过自己来慢慢了解。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