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了春药被一群人伦&女玩男榨精小说

周彻接过同意书,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

        

因为手有些发抖,几次都把纸划破了。

        

医生约莫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看到他这样一副伤心难过的样子,又安慰道:“你们两个还年轻,孩子以后还会再有的,等手术做完后,做点好吃的给你老婆补补,以后多注意点。”

        

周彻没有说话,签完字后把手术同意书递了回去。

        

医生拿着手术同意书回了手术室。

        

门关上了。

        

……

        

清宫并不是什么大的手术。

        

结束后,慕云西就被转到了普通病房。

        

周老爷子听到动静,在钱管家的陪同下赶了过来。

        

“阿彻,云西怎么样了?她怎么会流那么多血……”

        

周老爷子急的不行,要知道老慕临终前将孙女托付给他,这些年他将云西是当亲孙女看的,本来阿彻做出那种事情,他已经很愧对慕家了。

        

现在云西又在老宅出了事情……

        

周彻双眼猩红,嘴角动了动,声音还没发出,一旁的邢骁替他回答:“云西流产了。”

        

这声流产让周老爷子瞬间变了脸色,“云西怀孕了?”

        

他询问的看向自己的孙儿。

        

周彻神色颓然,没有说话。

        

“出什么事了?云西怎么会流产的,刚刚她来不是看着好好的吗?”

        

周老爷子很快抓到了关键处。

        

“是我放开了她的手。”

        

这一声充满了自责跟愧疚。

        

周老爷子也不傻,看着孙子这个模样,就猜到发生了什么。

        

“你啊,你怎么对得起云西……她跟你过了五年,就算你要跟萧家那丫头结婚,可云西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你的,那可是我第一个曾孙啊,你怎么下得了这样的狠手!”

        

周老爷子拿起拐杖就砸了过去。

        

周彻站着没有躲。

        

任由拐杖一下一下的打在他的身上,他都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是一双黑眸一瞬不瞬的看着病房的那扇门。

        

慕云西是半个小时后醒来的。

        

护士出来通知的时候,邢骁第一个进了病房。

        

钱管家推着轮椅,周老爷子也跟着进去了。

        

周彻走到病房门口这里,想到他做的那些事,止住了脚步。

        

……

        

病房里。

        

慕云西摸着空荡荡的肚子,看着手上打的点滴,像是感应到了什么。

        

邢骁来到病床前,她下意识就伸手攥住了他的衣角:“我的宝宝……宝宝还在吗?”

        

她的脸色苍白的没有丝毫的血色,声音也是气若游丝,叫着他的名字,眼里充满了恳求跟希冀。

        

邢骁心里很难受,掰开她的手,将她的手重新塞回被子,安慰道:“你现在身体很虚弱,要好好养着,待会有没有想吃的东西,我下去给你买?”

        

慕云西见他故意岔开话题,就明白了。

        

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滚了出来。

        

周老爷子心有亏欠的说道:“云西啊,你就当这个孩子跟你没缘,别难过了,等出院了你跟邢骁好好过日子,孩子总还会有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