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小u女在线未发育/自述拳头伸进女友身体

       

“目前已无大恙,正在调理身体。”

        

“嗯,待他康复之后,本将欲让他担任锦衣卫副统领之职,你可有异议?”

        

“末将唯主公之命是从。”

        

李傕笑了笑,走到杨定身旁拍了拍其肩膀:“放心,锦衣卫统领永远是你。”

        

“末将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杨定一直都是个聪明人,懂得审时度势,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这也是李傕选择让他掌管锦衣卫的原因。

        

“锦衣卫当前最重要的任务便是巴蜀,我希望刘范与刘璋一直处于针锋相对,却又维持均势的状态,可能做到?”

        

“刘璋暗弱,刘范又是嫡长子,末将怕他斗不过其兄。”

        

“那就帮帮他,可以在蜀中宣扬刘范欲集权的消息,让蜀中世家豪强倒向刘璋。”

        

“喏!”

        

杨定心中五味杂陈,他是从李傕初入军伍不久便已经追随左右,虽然后来有所调动,但也算其麾下老兵。 

        

如今的将军与当年几乎换了一个人,初见面时只知将军为人爽快,对麾下也十分大方,颇有游侠之风。

        

如今的大司马却是工于心计,对人心的了解与把控已经十分出色,也不知是从哪里学的。

        

莫非是受贾文和影响?

        

若是贾诩知道杨定的心声,恐怕要大呼冤枉,他李稚然分明是无师自通,与我何干?

        

从杨定的反应也可以看出,李傕的性情变化很多人都有切身体会,只是这种变化是好的,于是大家都会选择性忽略。

        

——

        

“新军招募得如何了?”

        

李傕与杨定商定锦衣卫在巴蜀的布局后,辗转来到军营。

        

他先是视察了李利的玄甲军,随后是李暹的飞熊军以及西凉各部,最后才辗转来到高顺所在的营盘。

        

如今高顺负责的已不仅仅是陷阵营,还有李傕为攻坚准备的步军。

        

西凉各部都是久经战阵的劲旅,只需把控好军纪问题,用不着李傕操心。

        

但步军如今还只是新军,他们的战力将决定未来巴蜀之战的成败。

        

李傕不是没想过抽调一部分西凉骁骑编入步军,但让弓马娴熟的骑兵转为步卒去攻坚,心中难免有些舍不得,培养一个骑兵远比步兵更难。

        

更何况,他未来必然要争霸中原,仅靠西凉十几万战骑远远不够,扩军已是势在必行。

        

高顺躬身道:“如今新军已有三万,一个月内即可招满主公定下的五万之数,只是……”

        

“只是什么?”

        

“新军所需的铠甲,兵器尚未集齐,末将担心将士的训练会跟不上。”

        

李傕愕然,随即失笑,无奈道:“我一直以为伯达是忠厚之人,没想到你也学会了拐着弯说话,新军训练所用皆是木枪木剑,与军械有何关联?”

        

高顺正色道:“木头终究不如利器,如果将士们在上战场前连武器都没摸过,如何敢与敌人拼命?”

        

“没钱!”

        

李傕憋了半天,最终抛下这两个字。

        

果然啊,每一个尽责将军都不会忘记给麾下将士谋福利,类似高顺这种追讨军械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然而此时的关中毕竟不如昔日繁华,他麾下的兵力总数已经接近二十万,仅凭这小小的地盘供养显然有些吃力。

        

想至此,李傕愈发对巴蜀垂涎三尺了。

        

高顺没有继续不依不饶,他的意思已经表达,以李傕的性格,若非地主家当真已无余粮,绝不会亏待自家将士。

        

李傕又看向高顺身旁的青年将军。

        

“公明在此可还习惯?”

        

徐晃,字公明,懂得都懂,不需要过多介绍。

        

他比高顺年轻些,只是身形却要高大几分,一身武艺也是走力量一途,所用武器是一柄开山斧。

        

虽生得英武,却又不似西凉主将面容凶悍,身上反而有一股儒将之风,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末将一切尚好,谢主公提拔之恩。”徐晃心情复杂,同时心中又有些困惑。

        

他虽然自幼饱读兵书,立志要成为卫,霍之流的名将,却也知道自己如今只是无名小卒,出头之日仍然渺茫。

        

可就在半个月前,上司杨奉拿着一纸调令找到了他,言:“大司马听闻你素有武勇,下令将你调至帐下停用,你明日便去高顺所部吧。”

        

杨奉一脸郁闷,徐晃自己又何尝不是一头雾水?

        

他的确是杨奉麾下最能打的校尉,却也不至于传到外面吧?

        

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他还是来到高顺帐下听用。

        

经过几日相处,高顺见他治军严谨,又是李傕亲自指派,当即将他升任正将军,掌管一万新军。

        

徐晃原先在杨奉麾下不过是个校尉,这算是直接官升三级了。

        

李傕笑而不语,他大概能猜到徐晃的心情,但是这种事没法解释,也没必要解释,只需要说他是偶然间听说了徐晃的武力,杨奉就算心存疑惑也不敢追问。

        

杨奉说到底也是他的部将,其麾下将领他自然有调度之权,其实按照职位,他这个大司马管理的是整个大汉的军队,仅次于大将军。

        

徐晃是块璞玉,自然要早早挖掘,提前培养成独当一面的大将。

        

不过他也不能表现得太热情,如果一见面就说“吾之韩信”,徐晃恐怕会觉得他是傻子。

        

李傕看向高顺,沉吟道:“公明表现如何?”

        

这是明知故问,却又是必然流程。

        

他要营造出偶然听闻徐晃之名,一步步发现其才能,才好提拔。

        

高顺正色道:“主公慧眼识珠,公明练兵之能还在顺之上。”

        

徐晃急忙道:“将军过誉了,末将是万万比不得将军的。”

        

这个时代的人就喜欢谦让,比如文人之间的胜我十倍……论用兵之能,徐晃也许能胜过高顺,但要是比练兵,他还真练不出类似“陷阵营”这样的王牌部队。

        

两人算是各有所长,都是难得的良将。

        

李傕点点头,笑道:“看来元放先生果然没看错你,确是一员良将。”

        

“莫非是左慈仙人向主公举荐末将?”

        

“正是。”

        

“原来如此……”

        

左慈莫名其妙领了一份功劳。

        

李傕也不怕徐晃去找左慈求证,不说左慈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两人几乎没有交集。就算两人真的见到了,以左慈的精明,应该会知道该怎么说话。

        

“李傕,可敢一战?”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