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蜜唇流淌/肉耽高H学校寝室

徐青看了一眼罗书文,又看了一眼罗大根,这其中存在什么猫腻,他并不想去理会。

        

酬金的内容,只包括处理灵异事件造成的猫脸僵尸。

        

“摊开手掌。”

        

收魂符在罗大根右手掌心一沾,心念【刀口咒】,徐青右脚罡步轻轻一踩。

        

罗大根只感觉掌心刺痛,下意识的收回右手。

        

收魂符泛着点点红意,徐青在垂落下去的符纸中间部分,屈指一弹。

        

一股巧劲传递着,恰到好处的贴在了猫脸僵尸的额头。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收魂符贴上去却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猫脸僵尸越发的暴躁了,在古桃木剑的镇压下,都蠢蠢欲动的嘶吼起来。

        

一股阴风一吹,那贴在眉心的收魂符直接掉落下去。

        

上面的气场也遭受到破坏,已经无法再使用了。

        

徐青愣了一下,古怪的目光落在罗大根的身上,“这收魂符只要有子嗣之血,是绝对不会出问题的,你难道不是罗老太太的孩子。” 

        

罗大根也愣住了,似乎没有明白徐青话里的意思。

        

“用我的血试试。”罗书文从背后走了过来,摊开了自己的手掌。

        

徐青若有所思,从怀中将另外一张收魂符拿了出来,放在了罗书文的掌心.

        

随着贴上黄符,猫脸僵尸果然安静了下来。

        

‘呲’

        

黑色的气息自僵尸头顶冒出,若隐若现,竟然宛若一只黑猫的面容身形,但却极其扭曲抽象,宛若小儿涂鸦的油画一般。

        

徐青眉头微皱,“阳间之事岂是你能插手的,还不散去。”

        

顷刻,一切烟消云散,黑色气息也全部融入收魂符。

        

“恢复了,娘的身体恢复了,太好了。”罗大根上前看了一眼,顿时惊喜的说道,老太太脸上的样子已经恢复了原貌。

        

“将尸体带回去吧,好好整理一下仪容,及时下葬就没事了。”

        

黄青山将古桃木剑递给了徐青。

        

“徐道长厉害啊,僵尸都能轻而易举的降服,明日我在家中宴请徐道长,还请务必赏脸。”

        

王福笑呵呵的走了过来,看着两兄弟将尸体背起,也是怔怔出奇。

        

义庄那怪道士虽然也有真本事,但似乎还比不了这年轻道士,往往都需要准备大半天,阵仗还要不小。

        

哪有这徐道士如此方便快捷,心中对于挽留徐道士的想法,更深了。

        

徐青看了一眼王福,不明白这家伙葫芦里卖什么药,但在人家的村子,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便答应了下来。

        

罗家宅院当中。

        

罗老太太的尸体已经安置进棺材,罗大根找到罗书文,询问血的事情。

        

“为什么我的血不起作用,而你的血却有作用。”

        

罗书文有些吞吞吐吐,但耐不过罗大根的再三逼问,一咬牙将事情交代了出来。

        

“这是娘在临终时候告诉我的,你不是娘的亲生儿子。”

        

原来在十几年前,当时老太太刚生下罗书文没几天,有对儿逃荒的夫妻路过家门口,妻子怀里抱着一个被饿得奄奄一息的婴儿。

        

这对儿夫妻自知孩子跟着自己是死路一条,于是恳请书文娘将孩子收留下来。

        

书文娘心善,不忍看孩子被活活饿死,再加上逃荒夫妻声泪俱下的恳求,心一横,将孩子抱了过来,这个孩子就是罗大根。

        

为了让罗大根健康成长,书文娘将这个秘密埋藏下来,这么多年,她也是一直这样做的,拿他当亲生儿子对待,对待两兄弟,她从来不偏不向,直到离世。

        

得知这个情况之后,罗大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喃喃地说道:“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我不是娘的亲生儿子…..”

        

显然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罗书文将其搀扶起来,他泪流满面的跪在了棺材面前,哭喊着,“娘,是我不对,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罗家啊。”

        

“家产我不要了,我不该拿,都该是弟弟的,我真是个混账啊。”

        

罗大根哪里还不明白,罗书文的坚持是为了他好,也是老娘的照顾,在生前不偏不向,在死后也为他们操碎了心。

        

罗书文眼睛也红润,“哥,咱们别吵了,别分家了,好好过日子,娘也不希望咱们这样,我准备将我外地的资产全部卖点。”

        

罗大根看着弟弟,重重的点头,“书文你说得对,不能让娘再操心了,他都辛勤操劳一辈子了,之前是哥错了。”

        

“还有徐道长,他帮了我们大忙,咱们必须要上门亲自感谢。”

        

“你说的对,哥。”

        

初阳刚上。

        

咚咚咚!

        

当黄青山将门打开的时候,发现是罗氏兄弟二人,手里还提着一个菜篮子,里面装了鸡蛋,白面饼,白面馒头之类的食物,甚至都还有一些猪肉。

        

“你们这是…”

        

“我们是特意来感谢徐道长的,感谢他帮我们让老太太成功下葬,也让我们兄弟两冰释前嫌。”

        

说着,罗大根将手中的菜篮子递了过去。

        

黄青山面露难色,不知道该收还是不该收。

        

徐道长每日早晨都要做功课,修行,不能受到任何的打扰,他又不能去问徐道长。

        

“收下吧。”

        

一道声音从内屋传了出来,跟着是一道身穿道袍的身影,肤色充满淡淡光泽,尤其面上似乎还有一点淡紫之色。

        

徐青刚刚修行完‘早功课经’,他对着罗氏兄弟露出一抹微笑,“冰释前嫌,互帮互助,生活和睦,日子将会越过越红火。”

        

“多谢徐道长吉言,这些是我们的一番心意,请务必收下。”

        

徐青轻轻点头,黄青山这才将菜篮子接了过来。

        

有时候,接受对方的善意,才是对人最好的尊重。

        

“那我们就不打扰徐道长了,过几日请徐道长来家里吃顿饭。”

        

“好说,好说!”

        

徐青心情十分的不错。

        

从金色宝箱当中开出的名为【仙道八卦掌】的道家拳法。

        

他尝试修习后,发现效果卓越,本身与他所修行的禹步,罡步有些相似之处,可以触类旁通。

        

无极、太极、两仪、四象、八卦

        

一共五重境界,花了一晚上的时间,他掌握了无极势的呼吸、入静以及太极势的气留丹田,筋肉共鸣。

        

本身他便有扎实的基础,入手极快。

        

对于肉身的改善与变化,也是极大的,此刻徐青都能够感受到,肌肉与大筋的细微颤动,源源不断的热流在改善着因为搬运法的周天运转,而导致有些贫瘠的肉身。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