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蜜唇泥泞&和上司女部长出差高潮

        

安呦呦一脸懵逼的看着安吉。

        

她压根不记得她到底都做了什么了?!

        

从酒楼回来上了马车之后,她就一直昏昏沉沉的,直到真的醒过来。

        

“什么都不记得了?”安吉扬眉。

        

“我喝醉了。”

        

“还真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安吉笑了一下。

        

“……”她真不记得了。

        

“算了,早些休息吧,明天还要早些赶路。”安吉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安呦呦看着安吉离开的背影。

        

总觉得他来过,又好像没来过!

        

翌日。 

        

安呦呦和安吉一个马车,出发回大泫。

        

看着浩浩荡荡的一行人从凤凰城离开,心里终究还是会有些触动。

        

以后怕是,再也不回来了。

        

她就这么一直沉默着,看着帏裳外,熟悉又陌生的一切在眼前渐渐消逝……

        

安吉也一路沉默。

        

沉默的看着阿离,一直看着她。

        

北渊国到大泫国,终究是隔了千山万水。

        

按照他们的行程进度,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日才到了大泫国。

        

一路上,哪怕安呦呦和安吉在一辆马车上,两个人却似乎也没怎么交流。

        

安呦呦真不知道那日酒醉她对安吉都做过什么,但她总觉得,那日之后,安吉就好像对她,保持了距离。

        

安呦呦也不愿意去深想太多。

        

不管安吉对她是什么态度,终归而言,他们马上就会分道扬镳。

        

有些事情,或许不知道更好。

        

终于到达了浔城。

        

安呦呦终究还是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终于,回来了。

        

事实上她也并不觉得自己有多思念这里,可真的会来这一刻,看到到处熟悉的景色,还真的有一种,衣锦还乡的满足感。

        

她掀开帏裳心情甚好的看着街道上的热闹非凡。

        

安吉当然也知道到了她的高兴。

        

毫不掩饰地高兴。

        

她果然是,更想回到她的国家。

        

一路抵达了皇宫。

        

离开时便让人快马加鞭的提前给大泫带了消息,所以此刻皇宫大门口,已有好些人在门口处迎接他们。

        

为首的是萧鹿鸣。

        

作为大泫国的皇帝亲自出宫门迎接,也可想萧鹿鸣和安吉之间的感情深厚。

        

马车停下。

        

安呦呦和安吉在侍卫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安吉走在前面,安呦呦跟在他身后,还有其他北渊国的无数侍卫,紧随其后。

        

安吉走到萧鹿鸣的面前。

        

他恭敬,“参见皇上。”

        

说着便要起身下跪。

        

北渊国其他人见皇上下跪,都跪了下来。

        

萧鹿鸣一把搀扶着安吉,阻止他行礼,“你现在身份可不再是我的陪侍。这样的礼节,我可承受不起了!”

        

“对我而言,你便永远都是我的皇上,北渊国愿成为大泫国的附属国。”安吉说得坚决。

        

他对大泫的感情,或许比北渊国更深。

        

没有大泫,他没有现在的一切。

        

萧鹿鸣笑了笑,“但我在心目中,安吉永远都是我的兄弟!”

        

安吉显然被感动。

        

“所以兄弟之间,更不需要这些繁文缛节,起来吧。”

        

男人之间便也没有那般矫情。

        

安吉起了身。

        

其他人也跟着安吉,站了起来。

        

“走了一路,先回宫休息。”萧鹿鸣很自若地招呼着。

        

对安吉,和以前一样,只当兄弟。

        

安吉点头,跟着萧鹿鸣一起,走进皇宫。

        

萧鹿鸣转身那一刻,眼眸很明显地看了一眼安呦呦。

        

安呦呦连忙低下了头。

        

她也瞒不过她哥的火眼金睛。

        

此刻哪怕还是男人模样,她哥肯定一眼就把她认出来了。

        

双胞胎有时候真不好。

        

什么都一目了然。

        

安呦呦跟着大部队一起进了皇宫。

        

萧鹿鸣自然早就安排好了安吉下榻的地方,安吉被拥簇着进了寝宫,安呦呦也已经偷溜离开了。

        

她迅速地往自己的宫殿而去。

        

还未走进寝宫大门。

        

“站住!”身后,突然想起了一道严厉而又熟悉的男性嗓音。

        

安呦呦撇嘴。

        

她回头看着萧鹿鸣,看着他紧锁着眉头,一脸严肃。

        

从小到大她哥就是一本一眼,她小时候真的谁都不怕,就怕她哥,对她又凶,管教又严。

        

这才偷溜着出宫去了北渊国帮安吉,她哥肯定打死她的心都有了!

        

“你还知道回来了?!”萧鹿鸣冷眸。

        

“我这不也好好的吗?没有少胳膊少腿。”安呦呦撒娇。

        

顶着张男人脸撒娇是有点那啥,但终归而言,不撒娇也不行。

        

“你还敢少胳膊少腿?!”

        

“不敢不敢。”安呦呦摇头,“总之我好好地,一点都没受伤,你看我是不是还长胖了?”

        

说着,安呦呦过去拉着鹿鸣的手,让她捏捏她脸上的肉肉。

        

萧鹿鸣一脸嫌弃,“把你的人皮面具给我取下来。”

        

“我马上就去。”安呦呦无比听话。

        

“安呦呦!”萧鹿鸣叫着她。

        

“是。”

        

“以后你再这般不听话瞒着我做一些危险的事情,回来我打断你的腿!”萧鹿鸣威胁。

        

“不敢了不敢了,以后都不敢了。”安呦呦讨好。

        

“赶紧去把自己弄回来。”萧鹿鸣又是一脸嫌弃的看着安呦呦此刻的妆容。

        

“是。”

        

安呦呦转身就跑。

        

她哥的气场真的太强了。

        

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好不容易回到自己的宫殿,宫人看着她都吓了一跳,安呦呦扯掉了自己的人皮面具才让宫人们,冷静下来。

        

不得不说,人皮面具在脸上四五个月,难受死了。

        

毕竟不太透气。

        

现在扯下来,脸上都还因为有些过敏而过于红润。

        

她用温水洗了洗脸,又用她母后亲手酿制的面霜擦拭了一番,然后才让宫人伺候她沐了浴,最后换上了,她的公主服饰。

        

看着铜镜中恢复原貌的自己,安呦呦心里终究有些情绪波动。

        

这就意味着。

        

阿离已经不在了。

        

她在北渊国的一切,都不在了。

        

“呦呦!”

        

一道熟悉的女声,打断了安呦呦的思绪。

        

安呦呦转身,看到明显过于激动的萧安琪。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她哥通知的安琪姐姐她回来了。

        

“呦呦!”安琪一把将安呦呦抱在怀里。

        

分明是怕再也见不到她了。

        

安呦呦还是有些愧疚。

        

她其实也知道,她这般不告而别又只身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他们会有多担心。

        

不过以后都不会了。

        

以后,她和安吉就再也没有任何交集了。

        

“安琪姐姐,我好好的,一点事儿都没有。”安呦呦安慰。

        

安琪放开安呦呦,上下看着她。

        

看着她平安无事,眼眶又是一红,“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呦呦,你怎么能一个人去那么危险的地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

        

安琪根本就说不下去了。

        

“不会的,我那么机灵怎么可能出事儿。”安呦呦笑得没心没肺,“不过就是出门游玩了一圈而已。”

        

“下次不准备这样了。”安琪严肃。

        

“不会有下次了。”安呦呦乖乖点头。

        

安琪看安呦呦确实身体无碍,才稍微冷静了下来。

        

冷静下来那一刻,安琪终究还是忍不住问道,“呦呦,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冒险去北渊国救安吉,你是不是对安吉……”

        

“不是。”安呦呦直接打断了安琪的话。

        

越是这般,安琪越是怀疑。

        

安呦呦走这段时日,她就一直在揣测。

        

除了那一个原因,她找不到其他原因,呦呦要这么去以身试险。

        

“没你想的那些,就是医者仁心。顶多不过,安吉小时候是我救的,我也不想他又这么死了。”安呦呦找借口。

        

安琪脸色明显有些不悦,“呦呦,你连我都要骗吗?”

        

安呦呦咬唇。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虽然你经常跟着父皇和母后在皇宫时日不多,但我们的感情一向很好,我一直觉得,任何事情你都不会瞒着我。”安琪有些严肃。

        

安琪一旦严肃的时候,安呦呦就怂了。

        

她这个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真心对她好的人,让他们失望了。

        

她不想告诉安琪,也是不想让安琪来担心她。

        

安琪本来就是一个什么都原以为别人考虑的人,她怕说出来,安琪反而比她还要难过。

        

“呦呦。”安琪脸色又严肃了些。

        

安呦呦叹了口气,承认了,“我对安吉确实,有些私情。”

        

安琪一点没有惊讶。

        

她就知道,一定是这样。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为何会喜欢上安吉,小时候他瘦骨伶仃的,只觉得他有些可怜。长大后回到皇宫再次见到他,本来也没什么太多的交集,但看到他那一刻就是莫名的心跳加速,然后面对他对高朝阳的感情时,有些……黯然神伤。”安呦呦淡淡的说着,也没有太过伤心的表情,“我琢磨着对安吉大概就是眼缘吧,有些人就是看了一眼,就会春心萌动。”

        

安琪点头。

        

呦呦说得其实很简单,但男女之间的感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

        

她也经历着男欢女爱,她和萧谨于的感情,也是在平淡中,有了火花。

        

“安吉知道你喜欢他吗?”安琪忍不住问道。

        

“不知道。”安呦呦连忙摇头,“他甚至都不知道,去北渊国救她的人是我。我易容了,装成了一个男人,他根本不知道我的存在。”

        

安琪皱眉。

        

“不是我怂。”安呦呦连忙解释,“我不是不敢大胆追爱,我只是做不出来横刀夺爱。安吉和高朝阳两个人是互相喜欢的,我不想去破坏了别人的感情。而且喜欢一个人也不一定就要得到,他过得幸福就好。至于我嘛,我的追求很多,男女之情只是一方面,我和母后一样,更向往自由自在,肆意潇洒的生活。”

        

安琪咬唇。

        

呦呦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她好像也没得劝了。

        

而且看呦呦的模样,确实也没有很伤心,也不得不佩服呦呦,真的是活得非常透彻的一个人。

        

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知道自己不应该要什么。

        

这份洒脱,真的让她佩服。

        

“哈……”安呦呦有些犯困的打了一个打哈欠。

        

“困了吗?”安琪注意到她的模样,关心道。

        

安呦呦点头,“赶路都没怎么睡觉。”

        

“那赶紧去睡觉。”安琪催促道,“你睡醒了我再来找你。”

        

“嗯。”

        

安琪离开。

        

安呦呦躺在了床榻上。

        

事实上她也不是那么犯困,不过就是想要让安琪离开。

        

她怕安琪在她面前太久,她会伪装不下去。

        

有时候真的没有自己表现出来的那般,无所谓。

        

安呦呦把自己捂在了被子了。

        

她母后说过,时间是最好的良药。

        

但愿。

        

良药的功效能够,快一点!

        

……

        

安呦呦是被宫人叫醒的。

        

她本来睡不着,翻来覆去很久都没有睡着,结果一睡着,就睡得天昏地暗。

        

“怎么了?”安呦呦睡眼惺忪。

        

宫人恭敬道,“公主,皇上特地派人来叫公主一起去乾坤殿用晚膳。”

        

安呦呦伸了伸懒腰。

        

琢磨着她离开皇宫四五个月了,她哥定然也是想她了。

        

她让宫女快速的给她更衣打扮,匆匆的去了乾坤殿。

        

乾坤殿已经摆上了宴席。

        

她原本以为就是她哥和她两个人的聚餐,却没想到,安吉也在。

        

她都差点忘了,她哥和安吉之间,也是感情深厚。

        

安吉好不容易来一次大泫国,她哥定然会好好和安吉聚聚。

        

“呦呦,坐着里来。”安琪招呼着安呦呦。

        

安呦呦挪着步子过去。

        

一直和萧鹿鸣聊着天的安吉,似乎是转眸看了一眼安呦呦。

        

安呦呦坐在安琪的旁边,低声道,“我哥和安吉聚餐,把我们叫上干嘛?”

        

“人多热闹一些。”安琪微笑着。

        

安呦呦有些无语。

        

宴会上几个人吃着丰盛的晚膳。

        

宫廷上还有好些人表演着歌舞弹奏。

        

“安吉,这次准备在大泫玩多久?”萧鹿鸣一边和安吉喝着酒,一边聊着天。

        

“等太上皇和太后回来后,拜别了他们就走。”安吉说道,“北渊国虽然举国上下已平稳,但毕竟我才登基,离开太久对朝政也会有影响。”

        

“我已经给父皇和母后传信了,他们收到消息,应该很快就会启程回来。”

        

“嗯。”安吉端着酒杯,和萧鹿鸣又喝了起来。

        

安呦呦挺长时间没有吃到大泫国的美食了,此刻满门心思就都在吃的上面,还不亦乐乎。

        

安吉放下酒杯,转眸看了过去。

        

安呦呦仿若感觉到了一道视线,她抬眸看过去。

        

看过去也只看到安吉和她哥,喝得很欢快。

        

她就又低下了头,继续吃肉。

        

安呦呦其实也听到了安吉和她哥的对话。

        

所谓的等她父皇母后回来,也不过是好顺理的带走高朝阳。

        

高朝阳现在毕竟和小皇叔成了亲,直接带走自然是说不过去,再加上她哥对安琪的感情,私心肯定不愿意高朝阳和小皇叔和离,也唯有他父皇和母后才能够摆平了她哥。

        

她在想,她哥要是知道了他最好的兄弟在“算计”他,不知道会不会难受死?!

        

最难受的应该还是安琪姐姐要和小皇叔在一起吧?!

        

安呦呦不由得暗自感叹。

        

果然是双胞胎,真是命运多舛都一模一样!

        

“呦呦公主。”安呦呦还在晃神中,突然看到安吉走到她面前。

        

她吓了一跳。

        

连忙用手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角。

        

“安吉。”安呦呦故作冷静。

        

“我敬你一杯。”安吉端着酒杯。

        

安呦呦诧异。

        

他干嘛主动来给她敬酒。

        

他们之间也不“熟”。

        

“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安吉解释。

        

“嗯?”安呦呦有些紧张。

        

“小时候如不是你把我从街头带回来,我也不会有今天。”安吉解释。

        

“哦。”安呦呦暗自松了口气。

        

吓了她一大跳。

        

她还以为安吉发现了什么……

        

她连忙端着酒杯,“举手之劳的事情,不足挂齿。”

        

“我会记一辈子。”安吉突然很严肃。

        

“……”之前也没见你有这么感恩呢?!

        

安呦呦微笑,“以后只要北渊国和大泫国交好便够了。”

        

“仅此而已吗?”安吉问。

        

所以还要说什么?!

        

安呦呦一脸茫然的看着安吉。

        

安吉并没有再多说,他主动和安呦呦碰了一杯,然后一干而尽。

        

安呦呦也连忙一干而尽。

        

喝完酒。

        

安吉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安呦呦也自顾自的吃着美食。

        

气氛依旧。

        

吃过晚膳后。

        

各自回宫殿。

        

安琪不胜酒力,但刚刚在宴会上喝了点酒,此刻就被宫人搀扶着,先回了宫殿休息。

        

安呦呦就有点无所事事的在皇宫内晃荡。

        

她本打算明后日就离开皇宫去文州找父皇母后,但刚刚听她哥的意思父皇和母后会回皇宫,她现在想走,她哥估计也不会放,这次要是敢偷溜,她哥可能真的会打断她的腿!

        

安呦呦有些惆怅。

        

她深呼吸一口气,准备回寝宫时。

        

“公主。”

        

身后,突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安呦呦心口微怔。

        

这安吉怎么阴魂不散的。

        

刚刚不是和她哥一起回寝宫了吗?!

        

安呦呦转身,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吗?”

        

“睡不着。”安吉直言。

        

“我困了。”安呦呦故意打了一个哈欠。

        

也是想要找机会离开。

        

对安吉,她现在真的是避之不及。

        

“公主不是睡了一天吗?”安吉笑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的?!

        

“我瞌睡比较多。”安呦呦掰借口,“我母后说,三十年前睡不醒,三十年后睡不着。意思是,三十岁之前的人,就是很能睡。”

        

“是吗?”

        

“所以我先回去了。”安呦呦微笑。

        

然后转身就走。

        

“公主。”安吉又叫住她。

        

安呦呦抿唇。

        

之前这货见着她,也没见这么热情的。

        

“明日我想去见靖王府见朝阳。”安吉直言。

        

安呦呦抿了抿唇瓣。

        

“如果公主不介意,可否陪同我一起前去?”安吉询问。

        

所以。

        

他是想要找个人当挡箭牌吧?!

        

毕竟安吉去靖王府怎么都有些怪异,但如果和她一同去,就算是走亲访友了。

        

“好。”安呦呦一口答应了。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明天我来安排。”安呦呦说,“然后通知你出发。”

        

“谢谢。”

        

“不客气。”安呦呦笑,“那我先走了。”

        

“……嗯。”安吉点头。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