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和尚趴在小嫩尼身上小说&婬荡乱婬怀孕

“我晚上去您未来儿媳妇家吃饭!”张俊平笑着把去邱文燕家吃饭的事说了出来。

        

“什么?你再说一遍?”张母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喜的追问道。

        

“哥,你找到对象了?”张俊安反应比张母还大,大声嚷嚷道。

        

“平子,你真找到对象了?你对象是干什么的?”张父也高兴的问道。

        

张俊平腹诽道:不就是找个女朋友嘛?至于这么大反应?

        

“嗯!我班长的爱人给介绍的,在轻工局上班。

        

见两次面,感觉还不错,这不今天让我去她家吃饭。”

        

“好,好!我就说,我家平子,工作好,长的帅气,怎么能找不到对象?”

        

“我哥是眼光高,一般女人看不上。”

        

“对,一般女人哪能配得上大哥。

        

妈,你以前让我给大哥介绍对象,我就说,咱们农村女人那配得上大哥啊!”赵玉芝拉着张母的胳膊巧笑道。 

        

“就你会说!”张母伸手点了点赵玉芝的额头,笑骂道。

        

赵玉芝很会讨婆婆欢心,平时家里的小事都依着赵玉芝。

        

这就是聪明女人,刚结婚就拿到家里不小的话语权。

        

关键这话语权,还是婆婆主动给的。

        

哄死人不偿命,说的就是赵玉芝这样的。

        

看到赵玉芝受宠的样子,张俊平倒是不担心弟弟上了中专,会移情别恋。

        

一个能把婆婆哄的比亲妈还亲的女人,会抓不住自己男人的心?

        

“平子真是命好,摊上个好班长,不光给安排了工作,还给介绍对象。

        

平子,你以后可要好好报答人家……”张母拉着张俊平手叮嘱道。

        

……

        

张俊平在家休息了两个小时,就骑车离开,回到城里。

        

进了城,张俊平先回了一趟四合院。

        

中午喝酒,虽然现在酒意已经散去,可衣服上全都是烟酒味。

        

穿这身衣服去未来老丈人家,估计会被打出来。

        

把偏三轮停在四合院门口,张俊平拎着母亲给拿的东西,走进四合院。

        

虽然都不是多值钱的东西,但在城里也是稀罕物。

        

四个一米多长,直径有十公分,红橙橙的大南瓜。

        

还有一大袋子扁豆。

        

这些东西都是自家种的,张母非让张俊平拿着,给班长和未来老丈人带着。

        

张俊平拗不过母亲,只能拿着。

        

这个年代,送礼送两个大南瓜,还真不算寒酸。

        

南瓜又面又甜,能当主粮。

        

一个南瓜十来斤,拿黑市卖,都能卖三四块钱。

        

张俊平还真就准备拿着南瓜去蹬老丈人的门。

        

“平子,今儿怎么回来这么早?”

        

“刘大爷,今儿回了趟家,这不我妈给拿些家里种的蔬菜。

        

这个南瓜就不给您分了,我得拿去孝敬我家领导。

        

这扁豆,你拿点回去吃。”张俊平放下南瓜,从兜子里捧出一大捧扁豆,递给刘大爷。

        

“哎呦喂,用不了这么多!你妈给你拿的,都给我算怎么回事?”刘大爷慌忙两只手接着。

        

“平子,这拿的什么?”

        

“陈大妈,从家里拿了点蔬菜回来,这扁豆是我妈自己种的,你拿点回去吃。”

        

一路上,不断有人和张俊平打招呼,张俊平也不停的抓把扁豆送人。

        

从前院到中院,短短几步路,一大兜扁豆,只剩下一半。

        

不患寡而患不均。

        

张俊平干脆,挨家挨户都送了点扁豆。

        

最后,就只剩下四个大南瓜。

        

回到家里,张俊平看了一下,暖壶里有热水。

        

去外面接了半盆凉水,兑上热水,准备擦了一下身子。

        

刚把衣服上衣脱了,腰带解开,门就被推开。

        

“我靠!”张俊平忍不住叫出声来。

        

“秦姐,你倒是敲敲门啊!这下全被你看光了!”张俊平拎着裤子笑道。

        

“呸!谁爱看你,我还怕长针眼呢。”秦淑梅红着脸啐了一口,眼睛却总也忍不住往张俊平身上瞟。

        

“秦姐,想看就大大方方看,不收钱!”看到秦淑梅的眼神,张俊平忍不住调侃道。

        

“呸!没点正形!

        

又不是没见过,有什么好看的?”

        

“见过这么壮的男人?”张俊平做了个健身的动作。

        

张俊平的身材,绝对好,全身肌肉都是流线型的,不显臃肿,却充满了力量感。

        

“没见过,所以打算好好看看,反正不要钱,不看白不看!”秦淑梅白了张俊平一眼。

        

刚开始多少有些羞涩,可张俊平一打岔,也就放开了。

        

毕竟秦淑梅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少女,也是吃过见过的主。

        

“你这是准备洗澡?要不要我给你搓搓背?”秦淑梅说着就要上前动手。

        

“别惹我!”张俊平一把打开秦淑梅的手,“有事说事,别找事,不然有你好看的。”

        

秦淑梅这是送上门,任君采撷。

        

不是张俊平装纯,而是时间不够。

        

这都快五点了,五点半张俊平还要去轻工局接邱文燕。

        

“平子,谢谢你,昨天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一说事秦淑梅才想起来今天过来的目的。

        

“秦姐,这就外道了,咱们是挨门的邻居,谁没难时候?

        

再说,秦姐你平时可没少帮我。

        

别的不说,我什么时候回来,壶里都有热水,这是什么?

        

这不是一壶热水的事,这是咱姐弟俩的情份。”

        

“这个是欠条,你收好。

        

短时间,我恐怕没办法……”秦淑梅说着眼圈开始发红。

        

“行!这借条我收下了,等怀志长大了,让他们还我!”张俊平接过借条随手放到桌子上,伸手帮秦淑梅擦了擦眼泪。

        

接着又掏出一千块钱递给秦淑梅,“回头再给我写张借条,我问医生了,怀志他们后面还要花不少钱。

        

所谓一事不烦二主,既然借了,就都从我这借吧!

        

回头怀志两个小兔崽子要不不还钱,我就把他们妈拿来抵债。”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