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暴露的刺激经历小说&受受互磨小花双性

        

天气越来越冷。

        

社员们除了十多家跟着马小红发豆芽的之外,几乎都进入猫冬状态,整日没事东家走西家逛,有条件的凑到一起打打扑克(字面意义的),有技术的跑去附近几个水泡子冰钓,有心情的可以谈谈恋爱组织一下两个人为单位的革命友情。

        

真正意义上的入冬第一场大雪来临时,很少跟何小满有往来的女青年点点长胡艳红过来找她。

        

“你妹妹来来看你了,现在人在青年点,因为你住的地方比较偏僻,所以我没直接带她来。”

        

何小满点头,去厨房拿出两个黑黢黢的大冻梨和一包去了包装的五香蚕豆给胡艳红。

        

有的人会对别人天生带着善意,有的人则相反,胡艳红是前者。

        

只要你不招惹她,她就会是一个质朴热心又细心的暖心姐姐。

        

胡艳红没有擅自带着所谓的妹妹直接过来自己居住的地方,是真的设身处地在替她考虑,而不是像某些人那样打着“我是为了你好”行的却是坑害之事,哪怕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谢谢你,艳红姐,我没有妹妹。”

        

胡艳红看着陶小甄递给自己的东西和如花娇颜也无法淡化的嘲讽,明白自己没带着人来就是对的,看样子这位“妹妹”来者不善。

        

何小满已经大致猜到来人是谁。 

        

果然,在女知青宿舍这边,她看见了久违的故人——甄璐思。

        

杏眼桃腮,面若银盆,倒是时下婆婆们最喜欢的儿媳妇长相,跟宿主记忆中唯一不同的就是,甄璐思皮肤黑了,也糙了。

        

北方的冬天,说风是刀子一点都不过分,在这样凛冽的吹拂下黑了糙了太正常不过。

        

“姐姐,你怎么没在青年点住啊,分开这么久,我好想你啊!”

        

甄璐思扬着天真无邪的笑脸,最后五个字说的咬牙切齿。

        

从包分配的工农兵大学变成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中间的落差这对姐妹皆感同身受,你坑我来我坑你,互相伤害呗,那甄璐思同志一脸撞天屈所为何来?

        

“受不起你的想,我好好的工农兵大学都让你给想到下乡了,你再想我,我怕活不到天亮。”

        

甄璐思楞了一下,似乎没料到一向脾气和软的陶小甄会说出这么夹枪带棒的话。

        

“哎呀,姐姐,你在说什么呀我们不都是积极响应组织号召,我们都是革命的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上学下乡都一样,都是为了祖国做贡献。”

        

坐在女宿舍烧得热乎乎的炕沿上,甄璐思扭得像根麻花,声音像是徐娇娇那样娇娇嗲嗲。

        

然后何小满就听见同款娇嗲的声音:“小甄,这位同志是你的亲妹妹吗?看你们长得一点都不像啊!”

        

满脸兴味以及幸灾乐祸的表情,就差没拿个快杵到何小满嘴里的麦克风对她进行访问:“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不放说出来让大家一起开心一下。”

        

“你们家住海边?管的这么宽?像不像跟你有什么关系?”

        

甄璐思发现,下乡半年多,陶小甄的变化实在有点大,如果不是完全一样的长相,她几乎以为这是一个陌生人。

        

“攀上了高枝,说话底气就是足。”坐在大炕里面正在用白红混合棉线织手套的叶兰芝阴阳怪气。

        

自从跟岑俊杰“结婚”以后她也很少再王寡妇家里,不仅仅是因为两个人之前若有似乎的合作关系已经彻底破裂,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猪尾巴现在没事就在王寡妇家附近晃悠。

        

叶兰芝连岑俊杰都看不上,更遑论被这根猪尾巴拱,于是她只好整日混迹在女青年点这边。

        

猫冬的时节没有耗费体力的活计,大家的一日三餐自然而然缩减成一日两餐,叶兰芝早上吃了饭就过来青年点“上班”,混到快做晚饭了再回去跟王寡妇两个一起做饭。

        

梁建国曾经告诉过何小满,叶兰芝跟好几个女知青商量换住处,甚至她肯替对方每个月出三毛钱也无人肯换。

        

那天发生的事情尽管很多人至今仍旧不明就里,但是并不妨碍他们看清楚王寡妇的为人。

        

看来之前由王寡妇促成的借住女知青的姻缘究竟真相如何,实在是有待商榷。

        

起码大家知道,叶兰芝和岑俊杰是被人给坑了。

        

至于究竟是被王寡妇坑了,还是如叶兰芝所说是被陶小甄和王寡妇联手坑的,不得而知。

        

他们只要努力别沾惹这两位就行了。

        

但是这其中并不包括这段时间霉运加身的叶兰芝,她是真的觉得自己所有倒霉事全都是因为陶小甄。

        

抛开叶兰芝自己作死,  她的认知倒也不算错。

        

对于何小满来说,促成一段露水姻缘只需要一张郎情妾意符,促成一段人猪共婵娟也只需要一张桃花春梦符。

        

再加上叶兰芝之前曾经几次三番求助何小满让她住鞠爱红住过的屋子,全都被何小满拒之门外,新仇旧恨,叶兰芝自然对何小满没有好脸色更没有好言语。

        

“对啊,你攀上了低枝都敢对着我狂吠,我攀上高枝凭什么不可以底气足一点?”

        

“姐姐们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我姐姐人很好的,从小到大她都对我这个妹妹爱护有加,你们一定是误会我姐姐了,如果真的是姐姐不小心做错了,我代她给大家赔个不是……”

        

“你可闭嘴吧,你替我道歉?也不看看自己算个什么玩意?就算下乡买不起镜子,尿总还有点吧?劳改农场还缺个崩石头的,不如你替我去一趟?”

        

叶兰芝发现引得这对宿怨颇深的姐妹开始互撕,也不再亲自下场,反而兴致勃勃一边观战,随时支援。

        

可惜的是对方明显战斗力不如陶小甄,每次都被怼得一脸青白交错,最后干脆眼睛一红,掩面抽抽噎噎哭将起来。

        

“姐姐我哪里做的不够好你可以说,不要这样对我,我其实是替奶奶和妈妈来看你,大家都很想念你。”

        

何小满从甄璐思红肿带着冻疮的手和单薄的棉衣就可以看得出,她过得似乎不太好。

        

你不好我才好,你们都不好我才更好。

        

何小满认为“正义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是一句最无能的废话,迟到的正义就像拉稀之后才脱下来的裤子一样毫无意义可言。

0

更多精彩

No Image

一个人睡和有人一起睡,哪个更好?

2022年6月18日 小羽 0

你平时怎么睡觉?喜欢自己睡还是跟伴侣一起睡?(哈哈哈哈,单身人士可自动忽略)有伴侣的人大多数还是会一起睡,但有些人因为伴侣打鼾或磨牙声音太大,更喜欢独睡。也有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