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满的乳沟夹得太舒服了&白嫩美人受h

      

星舰上,叶观盘坐在地,双手叠放在双膝之上,在他周身,无数灵气不断涌入他体内!

        

吞噬金晶!

        

境界低,自身体内能够储存的玄气就会少,而玄气少,他出剑的次数也就会跟着少!

        

还好,他修炼的是塔爷给的仙阶功法,否则,以他现在的剑道境界,怕是出一剑,体内玄气就会耗尽!

        

因此,他现在开始注重修炼自身境界!

        

也不是说要立即就突破,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他现在就是开始研究与学习,如突破灭空境时一般,做好所有的准备,等待水到渠成的那一刻!

        

而就在这时,一旁突然传来寂玄的声音,“小观子,有人来了!”

        

叶观缓缓睁开双眼,他起身,星舰百族外,那里站着一名男子,男子身着一袭黑袍,右手持一柄黑色长枪,左手负在身后,站在那里,自有一股凌人之势。

        

枪修!

        

叶观看着男子,没有说话,因为没有必要与一个死人说话!

        

那枪修男子突然朝前踏出一步,这一步踏出,一股恐怖的枪意顿时自他枪尖之中喷涌而出,然后凝聚出一柄百丈意枪朝着叶观激射而去。

        

轰!

        

这柄意枪所过之处,空间竟然直接寸寸破碎,骇人无比!

        

叶观神色平静,正要出手,但就在此时,一股恐怖的气息突然自一旁席卷而来!

        

叶观眉头微皱,转头看去!

        

轰!

        

突然间,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轰在那柄意枪之上,意枪轰然破碎,与之一起破碎的,还有那一片空间!

        

远处,那手持长枪的男子双眼眯了起来,他转头看去,不远处,一名身着白袍的女子缓缓走来。

        

叶观看着走来的女子,眉头皱起,这又是谁?

        

手持长枪的男子盯着女子,“你是何人!”

        

女子看着男子,“林然,你是你们庐山福地难得一出的天才,何必来趟这浑水?”

        

名叫林然的男子平静道;“想来见识一下这位中土神州的剑帝,看看他的含金量!”

        

女子平静道:“你现在可以走了!”

        

林然盯着女子,“你说走就走?”

        

女子突然消失在原地!

        

林然眼瞳骤然一缩,他手持长枪猛地朝前就是一刺。

        

枪出如龙!

        

轰!

        

滔天枪意自他手中的长枪之中喷涌而出,如山洪海啸一般,恐怖无比!

        

然而,随着那女子一拳轰来,所有的枪意直接破碎湮灭!

        

见到这一幕,那男子眼瞳骤然一缩,正要再次出手,女子却已经来到他面前,然后一把扣住了他喉咙,接着就那么硬生生将他提了起来!

        

林然惊骇欲绝,“你是何人!”

        

女子盯着林然,“我松开手时,三息内,你如果还在这里,我就送你去投胎!”

        

说着,她松开右手,转身朝着远处叶观两人走去。

        

原地,林然惊骇的看着女子,“你到底是谁!”

        

女子停下脚步,她低声一叹,“你为什么还要问这么愚蠢的问题?”

        

说完,她转身就是一拳!

        

轰!

        

一瞬间,林然直接灰飞烟灭!

        

女子没有任何废话,转身就走!

        

见到这一幕,星舰上的寂玄神色顿时为之一变!

        

这女人的力量好生恐怖!

        

叶观看了一眼女子,有些不解,“她怎么不把那林然的纳戒收走呢?”

        

说着,他微微摇头,“杀了人不拿东西,那不是亏了吗?”

        

寂玄表情僵住。

        

这时,那女子走到了叶观与寂玄的面前!

        

女子看着叶观,笑道:“叶观公子,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敖千千!”

        

敖!

        

叶观盯着女子,“天龙一族?”

        

女子点头,“是!”

        

叶观轻笑,“姑娘这是玩哪一出?”

        

敖千千想了想,然后道:“叶公子,你与真龙一族的事情,我已经调查清楚,此事,实乃真龙一族不对,他们先是公然破坏武考秩序,无视书院规矩,后又联合安家处处针对叶公子,想要斩尽杀绝!此等恶行,实在是人神共愤!”

        

说着,她低声一叹,“我天龙族未查明真相,就贸然对叶公子出手,这是我天龙族之错!”

        

叶观看着敖千千,不说话,他不得不戒备,这些大家子弟套路深的很,自己可得多留个心眼!

        

敖千千正色道:“叶公子,我今日来此,是专门代表天龙族向你道歉的!”

        

说着,她对着叶观深深一礼,“叶公子,抱歉,我天龙一族给你添麻烦了!”

        

叶观依旧沉默!

        

他自然是意外的!

        

道歉?

        

这天龙一族之前可是要把自己往死里整的!

        

而现在,却来道歉?

        

你们怕不是想要来抢自己纳戒吧!

        

叶观想了想,然后道:“千千姑娘,我身后其实没有什么大人物的,你要不要去调查清楚一下,然后再做决定?不然,我怕你到时候调查清楚后,又来打我,那我们不就很尴尬吗?”

        

敖千千微微一笑,“叶公子说笑了!我来此道歉,并不是因为叶公子身后有没有人,而是为了公道!这事,是我天龙一族的错。我来此,就是专门道歉的!”

        

说着,她掌心摊开,一枚金色纳戒缓缓飞到叶观面前,“叶公子,纳戒内有一千万枚金晶,这代表了我的歉意!还请叶公子莫要拒绝。”

        

叶观沉默!

        

给的真多!

        

不过,他没有接!

        

叶观看向敖千千,“我被书院通缉,此事是天龙…….”

        

敖千千当即连忙道:“不是我们,是安家,都是安家做的!”

        

叶观看着敖千千,没有说话。

        

敖千千认真道:“叶公子,我与你说一句交心之话,你现在的事情,较为复杂!因为叶首席的缘故,世家与宗门们将你视作为敌人,他们要杀你,不是因为我天龙一族,我们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他们是想杀你以此来震慑书院派!”

        

叶观突然问,“叶观止姑娘可还好?”

        

敖千千沉默。

        

叶观眉头皱了起来,“怎么?”

        

敖千千摇头,“叶首席已经被罢免首席之职,并且被剥夺了调度观玄卫的权利,还被幽禁在南苑读书。”

        

叶观不解,“为什么?”

        

敖千千看了一眼叶观,“她在知道你被书院通缉后,就向内阁启动弹劾程序,最后,被内阁镇压了!”

        

闻言,叶观愣住了。

        

他没有想到,只见过两面的人竟然会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去弹劾那些世家与宗门!

        

特别是,对方还因为自己的事情葬送了自己的前途!

        

这一刻,叶观心中变得颇有些复杂起来。

        

敖千千又道:“叶公子,前路坎坷,你保重!”

        

说着,她顿了顿,又道:“以你的实力,一般人根本奈何不得你!比如,九天十地之中排名第一的岁月洞天与排名第一的灵虚福地,这两个地方的天才,很强!除此之外,妖孽榜上的那些家伙,也很离谱,还有,佣兵工会的一些顶级佣兵团……”

        

说到这,她摇头一笑,“其实,都很强!”

        

叶观微微点头,他看向敖千千,笑道:“千千姑娘,你确定你能代表天龙一族吗?或者说,这次来,你是代表你个人,还是代表天龙一族?”

        

敖千千笑道:“叶公子,你放心,我能够代表天龙一族!”

        

叶观沉默。

        

敖千千没有再说什么,她抱了抱拳,“叶公子,后会有期!”

        

说完,她转身离去。

        

敖千千离去后,叶观陷入了沉思。

        

寂玄突然笑道:“是不是疑惑她为什么这么做?”

        

叶观点头。

        

寂玄笑道:“这还不简单?”

        

叶观看向寂玄,寂玄笑道:“她呀,肯定是认为你身后有绝世大佬,而且,可能还是天龙一族都惹不起的那种存在,所以,她才来与你化解恩怨,了却因果!”

        

闻言,叶观摇头一笑。

        

寂玄认真道:“你呀,自己是后知后觉,你想想,你如此年轻就能够达到剑帝,你身后之人会是一般人吗?特别是之前出现的那位血裙女剑修,她肯定是来自数千万年前的绝世强者!总之,你很不简单的!”

        

叶观摇头,“我姑姑与塔爷肯定都是不简单的,不过……”

        

说到这,他低声一叹,“我其实是一位私生子!”

        

寂玄愣住。

        

叶观摇头一叹,没有再说什么。

        

塔爷肯定也是不简单,但现在,塔爷受了重伤。

        

很显然,塔爷不是绝世强者!

        

若是绝世强者,怎么可能受伤?

        

而且,塔爷还是喜欢装逼的,若它真的无敌,肯定不会这么低调,它之所以这么低调,必是在顾虑什么。

        

第二,姑姑实力虽然逆天,但是,她也不敢打人间剑主啊!

        

而现在,针对自己的是谁?

        

是观玄书院啊!

        

若是打到最后,人间剑主偏袒书院与安家,要杀自己,那个时候,谁能阻止人间剑主?

        

这不是没有可能的!

        

毕竟,人间剑主与安家要亲一些啊!

        

还有仙宝阁!

        

现在仙宝阁已经开始配合书院把自己拉黑,而书院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仙宝阁第一任阁主秦观与人间剑主关系非同一般,其实,大家都知道,人家两个就是夫妻关系!

        

换言之,与人间剑主为敌,就等于是与仙宝阁阁主秦观为敌!

        

如果,如果人间剑主与秦观要杀自己,那时,自己该怎么办?

        

想到这,叶观压力顿时就大了。

        

片刻后,叶观双手缓缓紧握了起来,他目光渐渐变得冰冷,“塔爷,我不喜欢这种感觉,这种命运被别人决定的感觉!我要变强!”

        

小塔笑道:“我支持你!”

        

叶观点头,狞声道:“我会努力!我要变强,变得比人间剑主还要强!到那时,观玄书院如果敢欺我,我就灭观玄书院,杀人间剑主;仙宝阁敢欺我,我就灭仙宝阁,杀秦阁主!我的命运,我自己做主!”

        

小塔:“???”

        

叶观微微点头,“有塔爷你支持就好!我一个人,还是没有什么底气的!”

        

小塔:“……”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