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妻玩4p小说&豪门美妇坐龙抢

       

深夜时分,正在书房里面看魔法书的科文突然一愣。

        

却是因为包裹了整栋小楼的魔法结界、竟然检测到了一股恶意。

        

缓缓起身,科文一边放开感知、一边翻手将魔法书收进了‘魔方空间’当中。

        

随后,他感知着楼下的那股邪恶气息,迈步走出书房,乘坐电梯来到了一楼。

        

叮!

        

电梯门开启,一道身影出现在了科文的视线之内。

        

此时的一楼大厅正中, 一位双手在腹前拄着一根手杖的老人正安静地站在那里。

        

借着月光可以看到,老人身穿一身黑色的皮质风衣,带着一双黑色皮手套,即便而今是盛夏时节,对方也将全身上下捂得严严实实。

        

当科文于电梯中现身,老人立即抿嘴笑了起来。

        

不仅一身的服装尽显绅士风度,老人的笑容也同样充满了绅士风度。

        

眼见于此,科文并没有在电梯内驻足, 他直接迈步从电梯当中走了出来, 和老人间隔五米多站定。

        

“介意我开一下灯么?”科文语气平淡地说道。

        

“请便,孩子。”

        

老人的声音很有磁性,语气让人感到慈祥:“这是你的家,我才是贸然来访,请原谅我直接进来了。”

        

科文没有回应什么,手指随意向墙壁那边一指,令一楼大厅的灯光瞬间亮起。

        

“怎么称呼?”

        

科文打量着面前这位、体内魔力当中尽是邪恶的老人问道。

        

“墨菲斯托。”老人微笑回答。

        

“原来是地狱来客。”

        

科文微楞了一下,脑海当中瞬间冒出了许多记忆资料。

        

他很快恍然了过来,而今他所身处的这个漫威电影宇宙当中,确实是有墨菲斯托的戏码的。

        

在未来的‘神盾局特工’剧情当中,有着‘恶灵骑士’的影子,而‘恶灵骑士’便是被墨菲斯托所造就的。

        

而且之前古一也说过,最近地狱的那位有些不消停,古一所指的、正是眼前这位‘地域维度’的掌控者墨菲斯托。

        

想到了这里,科文便稍微放松了一些警惕。

        

因为他知道面前这位并不是‘墨菲斯托’的真身,只是一道分身而已,强大不到哪去。

        

于是他再次问道:“那么, 地狱领主先生, 你的来意?”

        

“孩子……”

        

墨菲斯托翘着嘴角笑道:“今夜前来打扰,我只是打算将属于我的一份报酬讨要回来罢了。”

        

“报酬?”科文轻挑眉角:“我什么时候欠你报酬了?”

        

“苏莱曼尼·卡里奥卡。”

        

墨菲斯托温声说道:“他和我签订了契约的,可是你却将必死的他给救了回来,令我没有拿到我应得的那份灵魂,所以,我只好来此打扰,索要我应得的报酬。”

        

科文恍然,随即嗤笑一声:“原来如此,又是一位踏入了陷阱的可怜虫。”

        

“不不不,没有什么陷阱。”

        

墨菲斯托笑着摇摇头:“我是绝对遵守契约的,我答应了会帮他翻身,我如实做到了这一点。”

        

科文嘲讽:“是啊,你做到了,所以他的再次破产、是不是就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了?”

        

“这很明显是属于契约之外的事情。”

        

墨菲斯托缓缓摊手:“是他自己的贪婪,导致了如今的结局。”

        

“我并不想理会那些。”

        

科文盯着墨菲斯托摇了下头:“既然他的灵魂是属于你的报酬,那你尽管自己去拿好了,为什么找我?”

        

“你看,孩子。”

        

墨菲斯托抬起左手,竖指画了个小圈儿:“你将这件事情弄成了死循环。”

        

“依照原本的命运,苏莱曼尼·卡里奥卡此时应该已经身亡了才对, 我也会依约拿到属于我的报酬,但你却令他摆脱了死亡。”

        

说到这里,墨菲斯托假惺惺地摇头叹息一声:“我是绝对遵守约定的,契约中写明了,我只会在他自然死亡之后才会收走他的灵魂,所以我绝对不会在他未死的时候,去收走他的灵魂。”

        

“明白了么?”墨菲斯托笑道:“孩子,你将一份快要进入我口袋的报酬,从我这里劫走了。但限于契约规则,我又不能动手拿回来。”

        

“原来如此。”

        

科文做出恍然的神态,继而说道:“抱歉,这次是我不对,那请稍等,我这就去宰了苏莱曼尼·卡里奥卡。”

        

墨菲斯托愣住了。

        

他完全没有想到、科文竟然会做出这种选择。

        

但墨菲斯托奸诈无比,他立即摇头说道:“这不同的孩子,因为契约生效的时间概念已经被伱打破了,我没有按时收到那份灵魂,这是由你插手所引起的错误。”

        

“呵……”

        

科文也不装了,讥讽道:“借口着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你已经盯上我了?”

        

墨菲斯托的笑容没有丝毫改变。

        

他将右手抬起,令一纸卷轴出现在了手中。

        

“孩子,终归是你欠了我的。”

        

墨菲斯托将手轻轻一扬,把卷轴扔向了科文,同时说道:“孩子,我们来签契约吧,关于你所需要支付给我的代价,一切都好商量。”

        

熊——

        

卷轴瞬间自燃,并快速化成了灰烬。

        

科文并没有去接契约卷轴,他视线微微一动、向抛来的卷轴瞥了一眼,并用魔法将之烧毁。

        

墨菲斯托仍旧绅士地微笑着。

        

他对落地的灰烬看都没看一眼,而是更热情地说道:“你看,孩子,契约卷轴制作不易,你再一次令我出现了损失,所以你要支付给我的代价稍微变高了。”

        

“少啰嗦。”

        

科文声音冷淡地开口:“要战便战。”

        

“错误的选择……”

        

墨菲斯托惋惜轻叹,低头看着手中的手杖摇了摇头。

        

轰——

        

抬起头时,墨菲斯托的模样已经彻底改变,不再是慈祥的绅士老人,而是露出了他那恶鬼般的魔鬼真面孔。

        

笑容变得邪气狰狞,掺杂着各种负面情绪的邪恶魔力,从墨菲斯托的体内散发了出来。

        

大厅的地板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茫,墙壁和天花板仿若腐朽了一般正在变得斑驳,各种金属置物和家具也开始了老化锈迹。

        

话语出现了重音感,墨菲斯托邪笑道:“孩子,你要知道,从来都没有人可以欠魔鬼任何代价!这是地狱的规则!现在你……”

        

说到这里,墨菲斯托突然微微一愣。

        

邪笑渐渐收敛,神态当中出现了一丝郁闷。

        

“好吧好吧……”

        

语气一转,墨菲斯托一副我是好人的口吻说道:“今天是我冒昧打扰,确实有些失礼,那么下次吧。”

        

墨菲斯托叹息道:“下次,我会正式敲门拜访的,不过孩子你要记住,囿于地狱的规则,所以我会随时盯着你的。”

        

抬起手臂,墨菲斯托弯曲着岔开两指,比量了一下自己的双眼,又指了一下科文。

        

放下手,墨菲斯托收起了魔力,将外形恢复了绅士老人的模样,随后慈声说道:“在我下次拜访之前,孩子你认真考虑一下吧。”

        

说完,墨菲斯托向科文微微颔首,并瞬间消失不见。

        

科文站在腐朽不堪的大厅当中沉默了几息,随后他缓缓抬起了双手。

        

视线下垂,科文看着自己那正在颤抖的双手继续沉默不语。

        

身体也在颤动,并且似乎根本就止不下来。

        

咬紧牙关,令两腮的肌肉紧绷,科文的一双眼球当中、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血丝。

        

某一时刻,他再也忍耐不住,骤然用力挥手。

        

镜像空间瞬间笼罩了科文的身躯,令他消失在了现实维度。

        

而进入了镜像空间之后,科文彻底不再压制自身。

        

“啊——”

        

用力张开双臂,科文仰天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巨吼,面目稍显狰狞。

        

一口气将肺里的空气吼空,科文这才仿佛力竭了一般停了下来。

        

微微躬身弯腰,科文的双臂无力下垂。

        

随着大口的呼吸,他的后背一上一下微微起伏。

        

许久,科文这才控制住了情绪。

        

“呼——”

        

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科文缓缓直起了身子。

        

再次看向抬起的双手,此时已经停止了颤抖。

        

沉默片刻,科文呢喃出声。

        

“不该刺激我的!”

        

“好难忍呐……”

        

“好想打一场……”

        

“他应该……”

        

“能够让我尽情发挥这一身的实力吧……”

        

“下次……”科文的嘴角不知不觉地咧开:“下次!我应该就……忍不住了!”

        

轰——

        

下一瞬,科文陡然爆发了体内的魔力。

        

镜像空间当中的建筑瞬间出现了大范围坍塌。

        

脚下出现了巨大的深坑,但科文并没有坠落,而是飘在了半空。

        

他将身体仿佛胎儿一般蜷缩,又骤地完全伸张了开来。

        

令人目盲的光辉从科文体内爆散开来,这一刻,他仿佛变成了爆炸的恒星。

        

光辉所过之处,万物化作了湮粉。

        

……

        

不知过了多久,科文重新出现在了医院的一楼大厅。

        

他的神色没有发泄过后的满足感,反而稍显空虚。

        

向整个大厅四顾一圈儿,科文抬手挥舞了一下,随后转身向电梯中走去。

        

随着他的迈步,整个大厅出现了时光倒流。

        

直至科文进入了电梯,大厅也彻底恢复了原状。

        

与此同时。

        

另一个镜像空间当中,古一正在和墨菲斯托进行着对峙。

        

墨菲斯托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笑眯眯地注视着古一。

        

而古一则目光悠远,仿佛她的视线并没有放在墨菲斯托的身上。

        

两人之间的氛围显得十分矛盾……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