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腿打开吮花蒂双性受&下面难受想要男人了咋办

这里的天气究竟炎热到什么程度?

        

隗辛的真实感受就是,隔着运动鞋的鞋底,她都能感受到脚下的马路传来的热量。放眼望去,远处的马路上蒸腾着热气,空气微微扭曲,马路尽头经过的人影似乎都变形了。

        

此时是当地的正午时分,华国时间则是下午五点,隗辛和于寒雪休息了几个小时,准备好武器,通过空间漩涡进行精确定位转移到了那名记者的所在的小国家。

        

这个小国名为布因塔巴,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小地方,这里政局混乱战乱频繁,人们的生活很贫苦。记者罗德里格驻扎的地点是布因塔巴的首都科丹。

        

“街上的人都不打遮阳伞,我们举着遮阳伞像个异类,还是不要打了。”于寒雪小心地说,“幸好我们涂了防晒霜……但是我怀疑我们回去之后皮肤会黑八度,不小心的话还会晒伤。”

        

“不打遮阳伞,我们在街上也很扎眼啊。”隗辛面无表情地吐槽,“一群黑种人中混进了黄种人,而且我们还用当地的民俗彩色头巾配现代装,好怪。”

        

为了遮太阳,她们全副武装,路过卖彩色头巾的摊位她们就买了两条,又能遮脸又能挡太阳。

        

于寒雪左瞧右瞧,嘴角抽了抽。

        

当地人似乎没怎么见过老外,他们两个的出现引起了当地人的强烈围观,骑着自行车拉货的大叔边骑车边扭头看,差点撞到路边的电线杆;街边卖食物的白发老头目不转睛地用他那一双黑眼睛盯着她们;把物品顶在头上搬运的妇女好奇地瞄了隗辛几眼,她身后瘦巴巴的小孩怯生生地躲在她身后,不敢靠近。

        

科丹是一个落后贫穷的城市,街上没有监控,道路歪歪扭扭,首都的房子很低矮。隗辛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地点施展空间漩涡,她只能借助地图把漩涡开到了建筑不密集的地方再步行去找罗德里格。

        

在这样科技落后的地方,隗辛的数据操控受限严重,很少有用武之地。 

        

于寒雪感觉口渴了,她走到路边跟摊位上的人说了一句隗辛听不懂的话,还伸出两根手指头。

        

摆摊的黑人青年嘟哝了句什么,然后于寒雪就抽出三张纸币搁在摊位上。

        

黑人青年点了钞票,从案板上拿了一把还算干净的弯刀,从脚下的木桶里端出一小筐毛毛刺刺的果子开始剥皮,那些剥好皮的果子果肉是紫红色的,有点类似于火龙果。黑人青年把剥好皮的果子放在小塑料杯用木锤捣成果汁,递给于寒雪。

        

于寒雪把果汁端走分给隗辛一杯:“二百五十块一杯,这两杯换算到我们那里大概就两块钱。”

        

隗辛喝了一口,“这什么果啊?甜甜的。”

        

“应该是一种仙人掌的果子。”于寒雪将果汁一饮而尽,转头寻觅,“唉,这可是首都呢,连一个垃圾桶都找不到。”

        

“你刚刚说的是当地方言吗?”隗辛问。

        

“是的,怕他听不懂。”于寒雪说。

        

科丹的街道过于无序混乱,有些地方有路标,有些地方没有,隗辛和于寒雪一路向市中心走,时不时辨认一下地图。

        

几个小孩一路尾随在她们身后,看着她们俩窃窃私语。

        

“那群小孩是想偷东西吗……”于寒雪往后瞧了一眼,那群小孩回望,其中一个领头的小男孩踌躇片刻,迎了上来。

        

“姐姐,你们要去什么地方吗?”男孩磕磕绊绊地说,“这座城市没有什么地方是我不知道的,我可以为你们带路,如果你们觉得走路累,我可以给你们找来司机……不过司机的钱就要额外出了。我只要很少的报酬,给我能买一个馕的钱就行了……”

        

他好像懂那么一点英语,说方言的同时时不时蹦出来一个发音别扭的英文单词,两只手比比划划的,差不多把意思给表达清楚了。

        

隗辛和于寒雪对视,不约而同地对他点了下头。

        

于寒雪说:“去找辆车吧。”

        

男孩欢天喜地地向身后跑去,他对自己的伙伴招招手,一群小孩高兴地欢呼着,呼啦跑没影了。

        

“他们衣服脏兮兮的……”于寒雪同情地说,“瘦得肋骨都突出来了。”

        

“这边的局势刚稳定一点,人们活得不容易。”隗辛说。

        

没等三分钟,孩子们拉着一辆驴车跑了过来,驴车上坐着一位牙齿掉光的老头,他看着她们俩含蓄地笑了一下,喉咙里咕哝着一句祝福的方言。

        

于寒雪没见识过这阵仗,隗辛也没见识过。

        

她们俩虽然见过活的驴,但是从来没坐过驴车,更别说乘驴车在市中心跑了。这里是首都的市中心,可还不如一个小县城繁华。

        

桐林市早八百年就不让大型牲畜上街了,遇见了是要被城管赶的。

        

隗辛和于寒雪面面相觑,最终苦笑着坐上了驴车,在老头的赶驴声和孩子们的吆喝声中在城市中穿行。

        

渐渐的围着驴车奔跑的孩子们跑不动了,领头的小男孩灵活地攀上驴车对他的伙伴们挥挥手:“我会带着馕回来的!”

        

驴车跑了二十多分钟就到了目的地。

        

于寒雪数出几张钞票分别递给老头和男孩。

        

男孩机灵地说:“我一看你们,就知道你们是要来这儿。”

        

“嗯?怎么猜到的?”于寒雪打量他。

        

“这里有很多白色的人和黄色的人,只有这里有,其他地方基本没有。”男孩说着对她挥挥手,“再见!”

        

隗辛看着老头和那个小男孩消失在街道尽头,随后转身打量身后的建筑。

        

这栋建筑和周围的建筑明显地区别开了,建筑一共有六层高,外墙涂了白色的漆,看上去高大气派,建筑外面有围栏,围栏上有一个铁牌上面写着几行法语,隗辛咔嚓拍照翻译了一下。

        

“这好像是个特殊的聚集区?标牌上面写着好多家跨国公司的名字呢,这个建筑应该是一个单独隔离出来的办公楼,不少跨国公司都在这儿有办事处……啊,找到了维托加登传媒驻科丹办事处,我们来对地方了。”在翻译软件识别出物结果之前于寒雪就读完了标牌,她说,“你的联络人还没来?”

        

“离约定时间还有五分钟呢。”隗辛说,“不急,再等等。”

        

二人靠在墙边的阴影处,盯着对面的办公楼开始了等待。

        

透过围墙,可以看到办公楼楼下的院子里停着造型各异品牌五花八门的车辆,本地人甚至驾着驴车在市中心飞跑,可见当地有多穷,这些车开出来想必很扎眼。

        

三分钟后,一名棕发白种人急匆匆地从办公楼上下来了,他站在台阶上踮起脚尖望了一圈,准确地锁定了肤色和打扮跟当地人格格不入的隗辛二人组。

        

罗德里格穿过马路走过来,目光在隗辛和于寒雪之间来回扫视。

        

他用带着点口音的英语说:“英文能听懂吗?我还会法语和德语……”

        

于寒雪立刻说:“能听懂,你就是罗德里格吗?”

        

罗德里格把接话的于寒雪当成了话事人,他伸出手想跟于寒雪握个手,但是她往后一退,说:“不好意思,我不太习惯跟别人握手。”

        

罗德里格笑了笑,收回手臂说:“是,我就是罗德里格,叫我罗德就好。”

        

于寒雪说:“我是黄昏,她是蓝雀,请用代号称呼我们。”

        

罗德里格点点头,“稍等我一分钟,我回去开个车,我跟上头请假了,可以开车带你们去。”

        

他又穿过马路跑了回去。

        

于寒雪不动声色地说:“怎么样,他有异常吗?你不是说他被灌了神血吗?我看他挺正常的……没有变异,没有发疯……”

        

“超凡能力有个e级的血肉再生,还有个c级的‘扭曲音波’,符合他对他经历的描述,他的战斗力威胁程度不是很高。”隗辛皱眉,“当前情况应该是可信的……继续观察。”

        

罗德里格行动很快,马上就把一辆看着饱经风霜的沙漠迷彩越野车给开了出来,他嘀嘀按了喇叭,提醒隗辛和于寒雪上车。

        

“大家都是同类,也不用隐瞒什么了,黑蛇派你们过来是为了调查和解决问题,我们就不浪费时间了。”他说,“第一世界暗界的具体位置我不清楚,我只知道第二世界的暗界在哪儿,两个世界的大陆版图有点不一样,只能确定一个大概的方位,我们得花时间找找。”

        

罗德里格咬了一根香烟,刚想点燃又放下了,“抱歉,忘了车上有客人,我总是在压力大的时候抽烟。”

        

他一踩油门,车辆发动,驶出了街道。

        

“你的身体不要紧吗?”隗辛用英语问。

        

罗德里格低声说:“不要紧……暂时不要紧。”

        

“请不要硬撑。”隗辛审视他,换了中文让于寒雪把她的意思准确地传达到,“异血者有个特征是发疯后敌我不分。我喜欢将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在神血的侵蚀下突然发疯,或者身躯走向了不可逆的变异,我只能将你处决。”

        

罗德里格听完于寒雪的翻译,终于意识到隗辛才是这个二人小团队中的话事人。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那太好了,到时候请给我个痛快。后车车座下面就有一杆猎枪,你可以用它。”

        

隗辛弯腰一摸,摸到了一个网球包,拉开一瞧,包里果然装着枪。

        

“你不像个记者。”于寒雪说。

        

“我就是个记者,只是在这种见鬼的地方当记者需要有勇气,需要做一点牺牲。”罗德里格说,“当然,有勇气和牺牲精神是不够的,还需要有额外的本事,比如会耍枪。”

        

于寒雪用中文对隗辛说:“这老外不仅是个战地记者还是个战斗记者啊,怪牛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