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玉势玩弄调教男男/小男生和少妇作爱

杨光也是一惊:“被砸了?!谁砸的?”李青瓷道:“上次吃饭的时候,我姐姐就说起过的,市郊那些黑势力,看到我姐的厂子单子那么多,就来敲诈勒索,不给钱,就打人了,不让本地人来我姐的厂里上班!”

        

杨光道:“这帮混蛋,我跟你一起过去!”李青瓷却看了看停在宾馆门口的那几辆车子,说:“可是我们现在要去接古组长他们啊!”“这倒也是啊,宝矿村的乡亲们,我们也都叫来了,要是把他们撂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啊!”杨光左右看看,说道:“这样,你还是陪同乡亲们一起去接机。我自己开车,去你姐的厂子。”

        

李青瓷道:“那也只能这样了。今天我们请的保镖,你叫上几个一起去!”杨光说:“他们今天只负责路上的安全,今天把我们送到银州之后,就回去了。明天送村民回宝矿村的时候,保镖才回来。否则要加钱的。”李青瓷道:“不相差这点钱,你叫上保镖一起去,那些黑势力,什么都干得出来,你一个人去不安全。”

        

杨光皱了下眉,说:“知道了!我先开车过去,在路上给保镖头儿打电话。”生意人,初到一个地方,人生地不熟,要是治安不好,只能雇保镖来确保安全。李青瓷嘱咐道:“你一定要小心,一定要叫保镖,知道了不?”杨光随口答应:“知道了!知道了!我这就赶过去。你也带村民去接机吧,时间也紧张了,飞机快到了。”

        

于是,两人分头行动。李青瓷看看村民都上车了,自己就坐上了前头的越野车,带着众人向着机场进发。商人杨光,则自己驾驶宝马,向着银州市郊奔去。他一边手扶方向盘,一边给保镖公司打电话。没一会儿,保镖公司的老板,就接起了电话,听到杨光请他们出动保镖,就说:“现在是晚上,要加钱的啊。”杨光说:“加钱,就加钱嘛!来五个。”保镖公司老板说:“每人五百,两千五。”这收钱也收得够黑的!可杨光也没有办法,说:“两千五就两千五,来吧!”

        

他把地址报给了保镖公司,自己直奔李青瓷姐姐的服装厂。

        

李青瓷虽然记挂着姐姐和丈夫的安危,但还是带着大家去接机。

        

晚上八点零二分,从华京飞往银州中转的航班,闪烁着信号灯开始降落。四十分钟之后,取了行李的众位领导、干部、人才从出口一同出来了。指挥部党委书记古翠萍、指挥长张维走在前头,副指挥长、中层领导走在后面,专家、医生和教师等比较随意一些,大家扎堆走在后面,因为初到宁甘,一切都是新鲜的,大家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在银州机场外,宁甘省派来接机的省扶贫办主任罗勤劳、接待办主任曹广、接待办副主任王兰和一众工作人员,已经等在出口,同时一辆黑色轿车、三辆面包车也候在那里了。

        

马铠急不可耐,早就跑在前头,看到了口子上笑颜如花的王兰,忍不住就冲萧峥喊道:“王兰、王兰!”萧峥朝他一笑说:“你们终于是夫妻团圆了!”马铠用力在萧峥的肩膀上狠狠地搂了一把道:“你说的太对了,夫妻团圆。今天要是有机会的话,我还真想马上洞房呢!”

        

陈虹距离萧峥一直不远,依稀听到马铠和萧峥的谈话,有些不大听得懂,但是听到“夫妻团圆”“洞房”之类的话,猜想马铠和那个什么王兰,是夫妻嘛?陈虹不由朝萧峥看一看,不由想到以前,萧峥总是求着和自己那个,然而这一两年来,萧峥一句这样的话都没有说过,他似乎已经完全把曾经和自己的关系给忘得一干二净了!可陈虹却怎么都忘不了!

        

陈虹确实和不止一个男人发生过关系,可谭震等人,想的都只是自己,只顾满足自己,根本不会顾及女人的感受,而且说实话谭震这样五十多岁的人,要说能力和质量,真是谈不上。陈虹是真的希望,萧峥什么时候能和自己重归于好,她也就能再次依偎在他的怀抱里。

        

萧峥当然不知道陈虹在想着什么心思!当距离出口越来越近的时候,忽然就听到了带着宁甘当地口音的声音在喊着,“古组长!”“萧峥!”“小慧!”等声音。这些声音,明显和官方的干部说话不同,声音中带着抑制不住的激动。

        

古翠萍、萧峥、蒋小慧、马铠等人,都朝出口护栏的右边角上看去,就看到了宝矿村的乡亲们,老村长蒋之林、酿酒的曹老爷子、蒋小丽、曹勇、黄高粱和他儿子黄栋等人。刚才,就是曹勇、黄高粱和蒋小丽等人在喊!古翠萍等人看到村里的朋友,很是意外,心情也很是激动!

        

宁甘官方的接机团也很诧异,这帮衣着穷酸、大喊大叫的穷窝窝出来的山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省接待办的人,想要过去喝斥他们,让他们走开,别妨碍了省里正常接机。可王兰看见,就阻止了接待办的人,解释道:“没有关系,他们是指挥部领导的朋友!声音大一点,也是热闹一点嘛。”王兰是接待办工作人员的领导,她这么一说,工作人员也只好听命了!

        

只不过省里扶贫办主任罗勤劳、接待办主任曹广等,看着这些人,还是大皱眉头。但只要他们不妨碍接机,也就随他们去吧。

        

江中省指挥部的指挥长张维、副指挥长刘永誓等人,看到老村长、曹老爷子和其他寒碜的村民,没有多看一眼,出了口子,就跟宁甘接机的领导握手,然后在他们引导下朝车子快步走去。

        

可古翠萍却不同,他径直快步走向了村民们,脸上尽是高兴,握住蒋村长、曹老爷子的手说:“老村长、曹老爷子,你们怎么也来了啊?!”蒋村长说:“是杨老板、李老板去接我们来的呢!他们说你们今天要到了,我们本来还不知道呢!”古翠萍过意不去:“这么大老远的,你们颠簸过来,太辛苦了。”曹老爷子却道:“哪有你们辛苦啊!你们不远数千里,颠簸到宁甘都不怕,我们颠簸个几百公里算什么。”蒋村长还道:“杨老板、李老板还请我们吃好吃的,住宾馆,要是不来,这辈子恐怕都没有机会。”

        

古翠萍知道,他们说的杨老板、李老板,是江中商人杨光和他配偶李青瓷。她也握握李青瓷的手说:“你们有心了,感谢你们。”李青瓷道:“家乡来领导了,我们肯定要来接的!”古翠萍点头道:“还是要感谢!对了,你丈夫杨光呢?”

        

古翠萍对每个人的名字都记得很清楚。李青瓷看到古翠萍竟然还清楚记得自己丈夫的名字,她也颇为感动,就回答道:“我姐姐的厂子,出了点事,所以他临时去处理了,否则也一起来的。”古翠萍嗯了一句说:“好的,感谢你们来接我们!”

        

这时候,宁甘省接待办副主任王兰过来道:“古组长,其他领导已经上车了,您看是否可以回酒店了?这一路风尘,也早点到酒店休息吧?”其他还有一百多人呢,古组长也不好耽误大家的时间,就朝李青瓷道:“我让小慧再跟你们联系。”李青瓷说:“好的,我们就住在光华宾馆。”

        

王兰说:“光华宾馆和我们住的银州宾馆就在一条街上,很近的。”李青瓷道:“我们明天再来看古组长和各位领导。”古翠萍对蒋小慧说:“小慧,你负责联系好,明天一早,让各位乡亲过来一起吃早饭吧。”蒋小慧松开姐姐的手,说:“好的,古组长,我会联系好的!”

        

随后,古组长在王兰的引导下,带着众人一起去坐车了。李青瓷则带着村民又坐车回酒店去了。刚刚将村民安排好,李青瓷的电话响了,是丈夫杨光,她接起来:“什么?你也被打了?你叫没有叫保镖啊?叫了?那些保镖干什么吃的?什么?他们被黑势力给吓跑了?那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过来?现在医院?好的,我马上赶去。”

        

李青瓷今天叫了江中的三个生意人朋友帮助开车,在银州他们互帮互助是经常有的事情。李青瓷把杨光也被人打的事情对朋友说了,那些朋友也答应一起去。于是,大家开车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李青瓷看到丈夫杨光、姐姐和工厂的一些工人都躺在病床上,姐姐的脸全肿了,一条手臂似乎轻度骨折,疼得不行。有几个工人在腿骨、手臂和肋骨等不同部位都有轻度骨折。

        

杨光的头上被砸开了一个口子,脸也肿了,医生正在剃他头上的头发,给口子消毒、缝针!

        

与之前在宾馆门口相比,杨光简直是判若两人了!且先不去管其他人的情况,李青瓷心头有一个大大的疑问:“你叫的那些保镖,怎么回事?为什么都不帮忙?”

        

杨光一边忍受着疼痛,任由医生在头上鼓捣,一边回答:“那些保镖,到是到了,看到那些黑势力还在你姐厂里捣乱,就上去阻止。可那些黑势力放话说,他们是‘银州霸’的,要是保镖敢插手,把他们保镖公司也给端了!那些人嚣张的说,他们‘银州霸’,就是天!别说是小小的保镖公司,就是公安也不敢惹他们,否则一样翻船,因为他们上头有人,硬得让你想不到!

        

保镖联系公司老板,那个老板一听说是“银州霸”,连钱都不要了,就让保镖们缩回去。保镖一走,那些黑势力说我们敢找人,要让我们长记性,就再次动手打人!”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