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1v1污肉校园&乖点,师叔宠你

      

同一时间,银月魔族、巽光魔族、金焱魔族等其他古老势力,同样也在议论苏奕只身前往万魔祖地的事情。

        

不约而同地,这九大魔族都选择了出手。

        

而地点,都选择在了杀夜岭!

        

……

        

万魔祖地。

        

一座混沌气息弥漫的黑色山峰上,厉长生看过刚传回的消息后,神色间不禁浮现一抹异色。

        

“果然,这暴君还是一如从前,宁可以身试险,也断不会龟缩隐忍。”

        

厉长生轻语。

        

他一袭白色长袍,柳须飘然,仙风道骨。

        

仙陨时代以前,作为无相魔族的主宰人物,厉长生曾和王夜对战过,也对王夜的性情很了解。

        

“可惜,如今和以前可不一样了……”

        

厉长生指尖把玩着玉简,“我只怕,你这次可不仅仅会再次败在杀夜岭前,并且将有来无回!”

        

咔嚓!

        

玉简崩碎,化作齑粉。

        

厉长生起身,朝远处掠去。

        

他打算去和驻守在万魔祖地的其他老古董们商议一下,是否需要提前做一些准备。

        

半刻钟后。

        

在一座古老的殿宇中,厉长生见到了其他老古董,共有三十九人,分别来自九大魔族,辈分皆高得吓人。

        

每一个,早在仙陨时代以前就隐居在万魔祖地。

        

除此,万魔祖地其他区域,还有其他一些老怪物,只不过论辈分和地位,都没有他们这些人高罢了。

        

“想来,各位已经获知那苏奕前来的消息,废话不多说,我想知道,各位可有什么想法?”

        

厉长生目光一扫众人。

        

“杀夜岭前,他必死无疑,何须理会?”

        

有人轻笑。

        

这是一种满不在乎的姿态,认为苏奕此来,威胁不大。

        

这也是在座许多老古董的心声。

        

在灵域天下,万魔祖地是第一禁区,几乎无人知道,这是一个何等神秘恐怖的地方。

        

唯有他们这些常年驻守在此的老家伙清楚,神明之下来此,必死无疑!

        

更遑论,如今九大魔族的力量已出动,将在杀夜岭前阻截苏奕,当年王夜就是在杀夜岭败退。

        

而此次,他们坚信对方不止将大败,还将有来无回!厉长生点了点头,道:“这也是我的想法,不过,避免出什么意外,依我看,还是提前做一些准备为好,毕竟……九位始祖的大事,正处于最紧要的关头,不容有

        

任何闪失。”

        

众人心中一凛,神色也郑重不少。

        

的确,那件大事关乎九位始祖以后的成神之路,不能出现一丝差池!

        

“道兄认为,我等该做一些什么准备?”

        

有人问道。

        

厉长生想了想,正要说什么。

        

一道尖锐阴冷的声音忽地在大殿外响起:

        

“星龙神使也已了解到,那个执掌轮回的异端要前来万魔祖地。”

        

伴随声音,一个肤色苍白,身影高瘦的黑袍老者走了进来。

        

顿时,厉长生等老古董纷纷起身迎接。

        

因为,这黑袍老者乃是为诸神效命的三十六位神使之一,名叫左幕,地位极为超然。

        

而左幕口中说的“星龙神使”,就是这三十六位神使的头领!连九位始祖真灵都对此人极为客气和礼让。

        

“敢问左幕大人,莫非星龙大人有什么吩咐?”

        

厉长生问询。

        

其他人目光看向左幕。左幕沉声道:“星龙神使吩咐,为你们那九位始祖真灵重塑道躯的事情,正处于关键时刻,不容惊扰,故而请你们一起,驻守万魔祖地之前,无论发生什么意外,

        

也不得退让一步!”

        

众人彼此对视,皆点了点头。

        

……

        

灵域天下在轰动,风波四起。

        

而引起这一场风波的苏奕,则如同他在天狼关上所说那般,在朝万魔祖地赶去。

        

嗖!

        

天穹下,覆天舟载着苏奕快速挪移。

        

当覆天舟消失许久,所路过的虚空云层中才浮现出一道长长的笔直裂痕。

        

可想而知覆天舟的速度何等之快。

        

“不出所料,九大魔族的顶尖力量,应该已经都前往那所谓的‘杀夜岭’汇合了……”

        

苏奕惬意地躺坐在船头,拎着酒壶畅饮。

        

想起“杀夜岭”这个名字,他不免有些感慨。

        

当年,王夜的确在杀夜岭前止步,不得不从灵域天下撤离。

        

但,绝对谈不上铩羽而归。

        

因为在杀夜岭一战上演之前,王夜已经杀得灵域天下人头滚滚,流血漂橹。

        

九大魔族更是伤亡惨重!

        

而在杀夜岭一战中,王夜虽遭受阻截,不得不撤离,但当时也曾屠掉多个魔帝!

        

这怎能称得上铩羽而归?

        

若真的是王夜大败了,九大魔族早已大吹特吹,扬眉吐气。

        

可并没有发生。

        

真实的情况是,王夜当初杀入灵域天下的行动,被九大魔族视作古来至今最屈辱的一战!

        

“按覆天舟的速度,不出三天,便可抵达杀夜岭前,我倒是希望,此次他们能够给我一些惊喜。”

        

苏奕暗道。

        

修为踏足太和阶之后,让他在太境层次之中,已再找不到可堪一战的对手。

        

而在灵域天下,最强大的便是九大魔族。

        

苏奕倒是很希望,这漫长岁月过去后,九大魔族能有一些长进。

        

若再和当年的杀夜岭一战所遇到的对手一样,反倒会让苏奕失望。

        

“对了,此次途径万炎城时,顺路去走一遭。”

        

苏奕忽地想起一件事。

        

当初,王夜在灵域天下攻城略地,横推十方,在途径万炎城的时候,曾遇到一个来自仙界的老妇人。

        

那老妇人是万炎城内的一个乞丐,浑身脏臭,骨瘦嶙峋,眉心之地,留着一个无比屈辱的“奴”字烙印。

        

王夜在路过老妇人身边时,一眼认出,对方来自仙界的狴犴灵族!

        

之后,王夜才了解到,老妇人在以前,曾是第三天关的一位战将,在和灵域魔族厮杀时,不幸被活擒,不止修为被废,更沦为奴隶,被贩卖到了万炎城内。

        

而老妇人之所以忍辱偷生地活着,只是想有朝一日能再回仙界看一眼,哪怕死,也想死在仙界故土之上。

        

当时,这番话也带给王夜极大的触动。

        

可惜,在他从杀夜岭一战中撤离时,正准备带着那老妇人离开时,才发现对方冻死在万炎城的一条臭水沟中,尸体都被野狗啃噬得残碎不堪。

        

最终苏奕只将老妇人的骨灰带回,交给了狴犴灵族埋葬。

        

这件事,对王夜的触动的确很大,曾发誓有朝一日,要彻底屠掉九大魔族,将灵域天下踩在脚下,彻底解救那些曾被异域魔族俘虏的仙界之人!

        

而今,苏奕回想起此事,一阵心潮起伏,决定再去万炎城走一遭。

        

故地重游,并非为了游玩。

        

而是为了重拾当初的心境,铭记过往屈辱!

        

半天后。

        

万炎城。

        

漫长岁月过去,万炎城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苏奕行走其中,却像一个异乡过客,找不到任何当初的痕迹,在城中踟蹰许久,他最终摇了摇头,转身而去。

        

独在异乡为异客。

        

这灵域天下,终究不是故土。

        

也没什么可追寻回忆的。

        

直至离开城门,苏奕正欲启程继续朝万魔祖地赶去,忽地看见,在远处虚空中,掠来一支规模庞大的队伍。

        

那是一群灵域的魔族强者,押着一群被镣铐捆缚起来的身影。

        

苏奕一眼看出,那些像牲畜般被捆缚的身影,明显都是仙人的后裔!

        

因为他们每个眉心之地,皆烙印着一个猩红刺眼的“奴”字!

        

这些仙人后裔,共有上百位,全都像猪狗般被驱赶着,和那一支魔族强者队伍朝万炎城这边掠来。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们生来就是卑贱的仙奴后人?就该像牲畜般被人贩卖?”

        

有人悲恸哭泣。

        

“我恨!”

        

一个面容俊秀的灰衣青年咬牙说道,“我恨自己身上流淌着一半的仙奴血脉,若非我娘是个卑贱的仙奴,我何至于沦落到这等地步?这世道……太不公平!!”

        

有人大叫道:“大人!我想去参军,去仙界杀敌,杀光那些卑劣的仙界杂碎,只求能永生永世为咱们魔族效命!”

        

更多的仙人后裔,都神色麻木,像认命了一般。

        

远远地,听到那些仙人后裔愤恨的声音,苏奕眉头皱起。

        

恨自己身上流淌的仙人血脉?

        

视自己的母亲是卑贱的仙奴?

        

要充当魔族爪牙,去仙界杀敌?

        

这一切字眼,让苏奕心中都涌起一丝怒意。

        

唰!

        

苏奕身影凭空阻挡在前路。

        

“你是何人,为何阻挡在前?”

        

一个魔族强者喝斥。

        

苏奕袖袍一挥。

        

这支魔族强者队伍,尽数灰飞烟灭。

        

轻松的像拂去尘埃般。

        

那些被押解的上百位仙人后裔都不禁吃惊,一个个骚动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苏奕。

        

“多谢大人救命之恩!”

        

那面容俊秀的灰衣青年激动地匍匐在那,恭敬叩首。

        

紧跟着,许多人都跪下了,感激涕零。

        

也有许多人没跪,警惕地看着苏奕。

        

“你之前说,恨自己身上流淌的仙人血脉?”

        

苏奕走上前,看向那跪在地上的灰衣俊秀青年。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