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瓜痛得死去活来的小说&两个巨大一前一后h

      

审讯室内。

        

卢克和珍妮再次提审辛迪.博图。

        

“卢克警官,我女儿还好吗?我想见见她可以吗?”

        

“她也在洛杉矶市,但你们暂时无法见面。”

        

辛迪声音哽咽,“她一直想来洛杉矶,但因为托尼……我一直拒绝,没想到会是一这种方式回到洛杉矶。”

        

“辛迪,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ok,你们问吧。”辛迪擦擦眼泪。

        

“舒亚特坠车后都有谁接触过他?”

        

“为什么这么问?”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让我想想。”辛迪回忆了一会,说道,“舒亚特做的是托尼的车,他坠车后,托尼是第一个停车查看。

        

我和科尔的车在后面,我们两个发现后也第一时间过去查看。

        

之后,安娜夫人就跑过来抱住舒亚特,不让任何人再接触他,之后就发生了冲突。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想过杀夫人,那完全是一场意外。

        

我甚至不知道夫人还有枪,更没想过用枪杀死她。”

        

那把枪在卷宗里提到过,的确是属于安娜的,卢克对此没有多说什么。

        

“当时,你确定舒亚特已经死了?”

        

辛迪缓缓抬起头,“你什么意思?”

        

卢克没有再隐瞒,“经过法医的鉴定,舒亚特坠车的伤势不足以致命,他是被人用利刃捅死的。”

        

“what?他不是坠车死的?”

        

“没错,你仔细回想一下,谁最后接触的舒亚特‘尸体’。”

        

“当时,我和托尼已经傻了,科尔跑了,劳恩把尸体带走了。”辛迪用颤抖的声音问道,“偶买噶的,你的意思是说,托尼不是杀死舒亚特的凶手!”

        

辛迪捂着脸哭了起来,“因为这件事托尼充满内疚,一直以为是自己害死了舒亚特和安娜,每天都生活在自责中。

        

如果不是这样,他不会酗酒、嗑药,更不会离开我和丽莎。

        

上帝,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why?”

        

辛迪已经哭成了泪人,仿佛要将多年积压的情绪发泄出来。

        

卢克递给她几张纸巾,宽慰了几句,审讯是没办法继续了。

        

卢克两人起身离开,辛迪喊住了他们,“卢克警官,关于托尼的事,请不要告诉我的女儿丽莎,更不要让她认尸。

        

我不希望她再次见到的父亲是一具尸体。

        

她现在……承受不了这一切。

        

这不是她的错。”

        

卢克出了审讯室,副队和马库斯也从另一间审讯室出来。

        

他们负责审讯科尔。

        

苏珊、雷蒙从观察室走出来。

        

众人返回办公室,

        

珍妮叹息了一声,“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舒亚特为什么会被人捅死!这根本说不通呀。”

        

副队哼了一声,“没什么说不通的。从疾驰的车上摔下来,舒亚特应该摔得很重,人应该是昏过去了,气息微弱、身上有大量的鲜血。

        

在那种紧急状况下,普通人会手足无措,很可能会误认为舒亚特死了。

        

随后安娜意外被枪杀,人们更加恐慌。

        

在金钱的you惑下,众人还是瓜分了安娜的财物。

        

财物已经从安娜的变成了他们的。

        

这个时候人心会变。

        

他们想保住‘自己的钱’。

        

没人希望舒亚特醒来。

        

每个人都有杀人动机,都可能是凶手。”

        

苏珊说道,“从现有的情况看,劳恩的嫌疑最大,雷蒙,你负责申请通缉令。”

        

“yes,captain.“

        

众人分头行动。

        

现在的的调查重心就是抓捕劳恩,只要找到劳恩,就能真相大白,找到那幅价值上千万美金的油画。

        

没人能拒绝这个一点。

        

小黑很兴奋,这是他的强项,整个人跟打了鸡血一样。

        

在会议室里不停的走来走去,一直在打电话。

        

突然,卢克有些羡慕了,自己是不是发展一些线人……

        

就在此时,受害人的丈夫汉斯.米勒走办公室,神色匆忙,甚至都没有看到卢克,就被马修带进休息室。

        

随后,马修出来倒水。

        

卢克问道,“汉斯来做什么?”

        

“他带来了一些丢失财物的照片,受害人用过的首饰,还有那幅叫‘雪夜’的油画。

        

哇喔,真的很漂亮,我很期待见到实物。”

        

“yeah,就算是一坨狗屎,只要它价值千万,也会变的与众不同。”卢克笑了笑,仿佛想起了什么,“我记得卷宗里应该有这些资料。”

        

马修说道,“你说得对,这些都是顺带的,汉斯主要来的目的是验dna。”

        

“索菲亚?”

        

“是的。”

        

……

        

伊诺社区。

        

琳达家。

        

此时,琳达和小胖子正在站在院子里,院子门口还站着两个不速之客。

        

安德鲁和他的父亲汤普森。

        

汤普森指着自己儿子的脸,“嘿,瞧瞧那个小胖子把我儿子的脸打成了什么样?你就是这样教育孩子的?”

        

琳达摊了摊手,“我还没弄清楚事情原委,你不要一上来就指责。”

        

汤普森愤怒道,“什么原委,事情已经很清楚了,那个小胖子骑在我儿子头上打,我儿子的脸都快被打烂了。

        

这件事你想怎么办?”

        

琳达看了看安德鲁,又瞅了瞅自己儿子,小胖子脸上也青了一块,但是比起满脸青肿的安德鲁要好得多。”

        

“杰克,到底怎么回事?”

        

“是他先动手的,昨天我回家时他故意找茬。”

        

显然这个理由并不能说服汤普森,“你这是什么狗屁理由,我儿子主动找茬,还被你打成了猪头,他是脑子有病吗?”

        

小胖子辩解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他最近一直找我麻烦。我也被他揍过,只是没像他一样动不动找家长。”

        

汤普森大声质问,“你是什么意思?打了我儿子还有理了。你看看他现在的样子怎么去上学?你告诉我。”

        

琳达将儿子拽到身后,“嘿,不要对着我儿子喊,你没有权利这么做。如果你想谈,那咱们就好好谈。

        

如果不能好好谈,那就找律师解决。”

        

“ok,我的要求很简单,赔偿我儿子的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另外,让小胖子给我儿子道歉,并且,不能出现在我儿子周围一百米内。”

        

小胖子彻底怒了,指向一旁的安德鲁,“该道歉的人不是我,是他。是他一直在找我麻烦。是他这个小垃圾。”

        

与小胖子印象中的不同,安德鲁这次没有对骂,挑了挑眉,一脸乖巧的站在老爸身后。

        

“shutup!你这个小蠢货,还敢威胁我儿子。”

        

琳达愤怒道,“你才是蠢货,不许你用这种口气对我儿子说话。别以为我是女人就不敢揍你。”

        

“yeah,我要吓死了。就是因为你这种人才会把儿子教育成这样。

        

他早晚会进监狱,我坚信。”

        

“呜呜……”一辆哈雷停在不远处。

        

卢克摘下头盔,笑道,“哇喔,真热闹,你们是在开派对吗?”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