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人妻喝醉偷偷潜入房间/淫叫

        

宋如茵见她这么肯定,火气也散了一些,可依旧有些不大放心,“你叔叔说你都谈了两天了,今天早上银行又打电话来催,下周三,要是我们再还不上,抵押给银行的那些资产会被拿去拍卖。”

        

“嗯,我今天就给他打电话。”

        

慕云西心里清楚,周彻欠她孩子一条命,他不会再为难慕家了。

        

宋如茵见她这么说,也没有再说什么,离开了。

        

走出病房后,她打算给丈夫打个电话说一下。

        

电话通了后,慕正昌在那头先关切的问了一句:“云西身体怎么样了?要不要紧?孩子真的没保住吗?”

        

宋如茵听到丈夫这么问,心里觉得有些奇怪,同时也很不舒服。

        

“她都把慕家害成这样了,你还关心她孩子有没有保住,要我说,那个孽种流了正好,要是生下来,没准周家那边更有意见,到时倒霉的还是我们……”

        

“你胡说八道什么?那个孩子是阿彻的,怎么会是孽种!”

        

宋如茵走到电梯这里,停下脚步,脸色变得很古怪:“不是你说那孩子是那个警察的吗?怎么现在又说是阿彻的……”

        

那头静默了一会,说道:“赵特助刚刚打电话来说,周氏集团跟慕家合作不变,并且盘龙那边有块地皮,周氏集团也打算跟慕家一起合作开发。”

        

宋如茵不赞同:“你是不是疯了!那个人翻脸比翻书还快,慕家都差点被他搞破产了,你还跟他合作,下次万一他又变脸……”

        

“这次我们会签一份合作保障协议,如果周氏集团再反悔,我们是可以索赔的。”

        

慕正昌接着说道,“如果我们不和周氏集团合作,四海那个项目没有第二个公司可以吃得下,那些合作都是可以稳赚的,我想了下,还是可以继续做,不过协议我会让律师仔细看看。”

        

宋如茵还是有些担心:“老公,你说周彻怎么反反复复,他这不是把我们慕家当猴耍吗!既然还是要跟我们合作,那之前干嘛总是要为难我们!”

        

“云西肚子里的孩子应该是他的。”

        

宋如茵想到刚刚怒骂侄女的那些话,不免有些心虚,可很快又想到另外一个严重的问题。

        

“老公,云西肚子里的孩子没保住……”

        

慕正昌沉默下来,过了一会,他开口:“明天你下厨弄点汤,做几个她爱吃的菜送过去,好好给她补补。”

        

宋如茵曾经也小产过,知道失去孩子的滋味不好受。

        

想到刚刚她对侄女发的那顿火,心里也是挺愧疚的。

        

她心情复杂的“嗯”了一声,挂断电话。

        

……

        

慕云西还是没什么胃口,喝了两口汤就躺下了,其它的半点没动。

        

顾南绯见她一个人,身边也没个照顾的人,便回去收拾了点衣服跟洗漱用品过来,她还让秦宴从陆年戈那里把小芒果给接了过来。

        

一大一小走进病房,护士正在换药水,小芒果牢记妈咪上楼之前同她说过的话,松开妈咪的手迈着小短腿哒哒哒的跑过去,“干妈,你的小可爱到了,小芒果来看你啦!”

        

正在挂药水的护士循声望过去,看到一个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西瓜头,头上用蝴蝶结绑着个小辫子,五官真的极尽了精致漂亮。

        

她都忍不住感叹了一声,“好漂亮的小姑娘!”

        

话音一落,小家伙扑通一声趴在了地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