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中医吸的我高潮了&把内裤勒成一根线自慰

南昭雪刚要把那块香料拿起来。

        

嬷嬷过来道:“王妃不可。”

        

南昭雪偏头看她,似笑非笑。

        

十皇子也有点尴尬:“嬷嬷为何?”

        

嬷嬷行了礼道:“王妃恕罪,不是老奴小气,而是因为,这块香料就这么一点。

        

不像其它的,还有一些。您能否挑些别的?”

        

十皇子道:“嬷嬷,一块香料,何必小气?你这是干什么?”

        

嬷嬷垂眸道:“并非老奴小气,而是娘娘不在了,就留下这么点念想。

        

老奴想守着这些东西,不想遗失半分。”

        

“嬷嬷……”

        

“好了,”南昭雪开口道,“本王妃明白了,也不会强人所难。嬷嬷说得对,最后一点念想,是该留好。”

        

“六嫂,”十皇子尴尬至极。

        

“无妨,”南昭雪拍拍他肩膀,“走,去别处看看。”

        

“好,好,”十皇子赶忙道,“我给六嫂当向导。”

        

封天极一言未发,出门后,他牵住南昭雪的手,发觉她手紧握成拳,泛着凉意。

        

“六嫂,你别介意,你要喜欢,我稍后和嬷嬷说,拿了给你。

        

实在不行,我去香料铺子,买些给你。”

        

十皇子满脸愧疚,还在不停说。

        

“没事,就是块香料,嬷嬷也没错,她是忠仆,”南昭雪笑说,“你也别怪她。”

        

“我知道,嬷嬷待我很好,也忠心。平时她也挺大方的,不知这回怎么……”十皇子懊恼,“就是块香料而已,谁知道她这是怎么了!”

        

“故主的旧物,又只有那么点,的确不舍得,人之常情。”

        

封天极岔开话题,和他聊起别的。

        

但南昭雪表面云淡风轻,紧握的手一直没松开。

        

和封天彻、卓阁老汇合,在园子里逛两圈,南昭雪有些乏,想回去休息。

        

众人又从小门处离开,小十皇子也才知道这里还有一道小门。

        

封天极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这道门其实原来没有,是知道十皇子有开府的想法之后,封天极才命人修的。

        

本来想告诉十皇子,没事可以过来找卓阁老聊学问,但察觉到南昭雪的情绪,又咽回去。

        

封天彻也要去巡防,封天极让他送卓阁老回院,各自分别。

        

回到院子,摒退左右,封天极轻轻抱住南昭雪:“雪儿,不必如此,放松些。”

        

南昭雪语气中难掩凉意:“你也看到了,是不是?那块香料……”

        

本来封天极没在意,但听嬷嬷拒绝南昭雪,他才特别留意。

        

那块香料,和他的那块,一模一样。

        

曾经他以为那是母亲留下的沉香,结果用一次体内的毒就发一次。

        

后来,南昭雪告诉他,那根本不是沉香。

        

“我看见了。”

        

“真没想到,会在那里见到那种香,你说,会不会是她?”

        

封天极摇摇头:“不能确定,其实我对小十的母妃,没什么印象。

        

以前也没有来往过,我离开时,小十又还小,也就是回京之后才彼此熟悉。”

        

“可那个嬷嬷拒绝得干脆又坚定,我猜她一定知道,那不是什么好东西。”

        

南昭雪握着封天极的手:“我定要查个清楚明白。”

        

“你打算如何?”封天极心疼说,“慢慢来,不必急于一时。

        

雪儿,曾经我的确想弄清楚很多事,现在也依旧想,可我更想你安康。

        

母亲去了,你说过的,她最希望的,应该我能幸福快乐。

        

如果你为此事心忧成疾,我哪还有什么幸福快乐?”

        

南昭雪头抵在他颈窝:“好,我不急。但我必须要找那个嬷嬷问清楚。”

        

“我陪你去。”

        

天色已暗下来,雨不但没停,反而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十皇子的东西还没有搬完,还也没有进行册封礼,因为还不能住在这里。

        

越是事到临头,越是要谨小慎微,他牢牢记住这句封天极教给他的话。

        

宅子这边还是又恢复一片寂静。

        

嬷嬷住在那座院子的厢房,年纪大了,睡眠不好,听着外面的雨声,更觉得心中难安。

        

无奈又爬起来,走到窗边,目光无意中往外一掠,忽然看到一点微光。

        

心中疑惑,嬷嬷推开半扇窗子,瞧见是主屋亮了灯。

        

可她记得,明明是吹灭灯的。

        

怎么回事?

        

有人偷东西?

        

可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万般疑惑中,拿上伞和气死风灯,挑着去主屋。

        

一进门,就看到封天极和南昭雪坐在椅子上。

        

南昭雪拿着一根特殊的尖刺,正拨开灯芯。

        

听到动静,也没有偏头看她,只是淡淡道:“嬷嬷来了。”

        

嬷嬷心头一沉。

        

“见过王爷,王妃。”她浅行一礼,“不知深夜到访,有何吩咐?”

        

“嬷嬷,本王之所以避开小十,就是想给你几分薄面。本王的苦心,你可明白?”

        

嬷嬷垂眸,双手紧紧交握:“老奴明白。”

        

“既是明白,那就好好听王妃问话,知道什么,就答什么。”

        

“……是。”

        

南昭雪把尖刺还原,又戴回手上。

        

她清楚,威吓,对于其它的人可能管用,但对于嬷嬷这种忠仆,是没什么用处的。

        

“嬷嬷也不必紧张,本王妃也不会为难你,那块香料是怎么回事,说说吧。”

        

嬷嬷飞快抬头看她一眼,面前的女子容貌出众,眸子犹其漂亮。

        

此时,映着跳跃的烛火,却不见任何温度。

        

沉默片刻,嬷嬷低声道:“老奴没有撒谎,那块香料,的确是最后一点。

        

老奴也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娘娘故去,老奴出宫之后,也曾去香料铺子问过,没有发现。

        

所以,老奴这才想着好好保管,不叫这最后一点遗失了。

        

今日若有冒犯王妃之处,还请您多担待一二。”

        

“这不算什么,一点香料,本王妃也不是非要不可,所以,也没什么好担待的。”

        

嬷嬷并没有松气,她清楚,南昭雪和封天极这大晚上的到这里来,绝不是和她谈心,更不是为了来说,人理解她的。

        

“王妃有何赐教,还请示下。”

        

“那块香料,是从哪里来的?是她自己所有?”

        

“是。”

        

南昭雪眸光泛起凉意:“你想好了再说。”

        

嬷嬷垂着头,目光看着自己脚尖,浑身都绷紧:“回王妃的话,老奴人说的是实话。”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