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把男闺蜜摸硬/扒她内裤摸她的机机

      

从西部天边,飞来了一道黑影。

        

整整超过六百只,各式各样的飞骑,运载着三十万斤炸药降落在黑金城的兵工厂。

        

傅采薇也跟着来了。

        

她邀请赢缺抽出宝贵的几个时辰,前往一个地方。

        

一个多时辰后,两个人降落在天水行省最高的一座山顶的。

        

天秀峰!

        

海拔大约只有两千五百米,这里的山体都是岩石。

        

而这个峰顶,就是天然的一个巨大岩石平台。

        

“不知道你还记得吗?当时你就是在这里发现了一颗全新的恒星,然后命名为采薇星,把它送给了我。”傅采薇道:“现在想起来这种感觉真的很好,会让我觉得自己是独一无二的。”

        

然后,两个人从山顶往下走。

        

这里竟然有一个瀑布,还有一个水潭,清澈见底,如同碧波美玉。

        

水潭边上,是天然的草地,柔软舒适。

        

这里海拔高,场面云雾缭绕,所以草长得非常茂密。

        

今日天气很好,晴空万里,而且因为海拔高,也并不觉得有多么热。

        

两个人并排坐在草地上,聊着不着边际的事情。

        

因为申无缺和她曾经做过四五年的同学,所以两个人聊的是都是书院的趣事,还有当年天水书院的同学们。

        

没有聊半点政治,也没有聊半点军事。

        

甚至伏击杀芈心的事情,她也没有提半句。

        

聊着聊着,她轻轻依偎着赢缺的怀里,然后凑上了花瓣一般的小嘴,轻轻地吻了上来。

        

足足亲吻了几分钟后。

        

她轻轻地解开了所有的裙衫,露出美妙迷人的天……体,轻轻跃入到水潭之内。

        

然后,如同美人鱼一般在水潭里面游泳了。

        

“你也来吗?”傅采薇发出了邀请。

        

赢缺也解掉了所有的衣衫,跳入水潭之内。

        

两个人在这个地方,鸳鸯戏水。

        

傅采薇倒仿佛是十几岁的女孩子一般,发出一阵阵欢笑。

        

戏水之后。

        

两个人翻滚到了草地上来。

        

再一次深深拥吻在一起。

        

两个人,温柔而又热烈地亲热。

        

一切自然而然发生。

        

………………………………………………

        

夜幕降临。

        

傅采薇躺在赢缺的身上,望着天空的星辰。

        

今日的天气真好,天幕的一切尤其清晰。

        

不知道为何,在西北看天空,也觉得星星明亮一些。

        

赢缺道:“大概是那里海拔更高,空气更加稀薄一些。”

        

傅采薇道:“那你还知道,哪一颗星星是采薇星吗?”

        

赢缺轻而易举地指了出来。

        

傅采薇动情又吻了上来,然后两个人又亲热在一起。

        

亲热完毕后。

        

她也不急着去水潭沐浴,而是依旧趴在他怀里柔声道:“今天晚上不回去了好吗?让这一夜完整一些。”

        

然后,两个人静静地望着星空,安静地睡着了过去。

        

次日!

        

赢缺睁开眼睛的时候,傅采薇已经沐浴完毕了。

        

正在穿着华丽的裙衫。

        

“我回西北去了,夫君。”傅采薇道:“不管那边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为你守住那里的。”

        

“嗯!”

        

傅采薇又道:“另外,我们在烈火城的炸药产量已经很高了。空中运力已经远远不足了,这半年多来,我发动了十几万人,把帝国西北的破损驰道修复好了,尽管只有七百多里而已,但是却解决了最艰难的一部分。”

        

她拿出地图道:“西北三省,目前被我们控制得还算厉害,在这个区域内,我们拥有不计其数的马队,骆驼队,运力几乎是无限的。但是我们的地盘,距离录州码头还有七百里左右。大夏帝国在这里曾经修过一千多里的驰道,只不过年久失修,荒废了不少,目前我已经将这些驰道修复了。所以我们的货物可以在录州码头装船,沿着兰江一直往东,然后改道临江一直运到赢州。”

        

“这样一来,运输能力能够翻几十倍,大概一个月时间,就可以将天文数字的炸药从烈火城运到黑金城兵工厂,比起之前纯陆地运输,整整节省了五个月时间。”

        

“当然,整个运输路程将近万里,所以一次货物,都需要出动强大的空中军团进行护航。当然这些事情,已经在做了,也不用汇报你的,我直接和厉阳郡主这边对接就可以了。”

        

“我只是不舍得走,没话找话说。”

        

她又上前,轻轻一吻。

        

然后,轻轻跃上了变异秃鹫,朝着西边飞去,返回烈火城。

        

…………………………………………………………………………

        

某个海域底下的新鲜血黑暗领域。

        

“主君,在上一场和西方教廷的大决战之中,我们俘虏了变异秃鹫达到八百二十七只,俘虏变异黑暗蝙蝠达到了一千六百五十只。”

        

这……真的是发大财了!

        

可以说是最最宝贵的财富。

        

目前赢缺麾下,所有空中军团加起来,仅仅只有八百只而已。

        

其中有二百只部署在傅采薇部。

        

另外二百只,要用来护航西北三省到赢州的商路。

        

还有二百只,需要用来监控这片海域。

        

整整能够抽调出来执行任务的,仅仅只有二百只而已。

        

而不久之前的那一战,直接俘虏了两千五百只的空中军团。

        

这是何等惊人强大的力量。

        

“但是,我们无法正常驾驭它们,它们只服从西方教廷不死族武士的命令。”为首的阴阳师道:“我们目前正在全力对它们进行改造,可能会有一些损耗。”

        

所谓的损耗,就是在改造过程中,直接死亡。

        

“改造结果如何?”赢缺问道。

        

“有好消息。”首席阴阳师道:“首先,我们这个鲜血黑暗领域的能量级别非常高,所以对这些空中坐骑的改造是全方面的,会在原有基础上进行血脉改造,使得战斗力进一步提升。至于服从性和精神上的改造,因为有妖灵海诸位姑娘的参与,也非常顺利。”

        

在对黑暗蝙蝠,黑暗蜘蛛等飞行坐骑的了解,大概没有人超得过林丝丝等妖灵小姐姐。

        

因为,她们不但是试验品,而且还有智慧。

        

她们的灵魂就被锁定在黑暗蜘蛛和黑暗蝙蝠里面。

        

“所以,我相信在很短时间内,我们就会有巨大突破,能够把这两千五百只空中军团彻底改造,成为我们的空中战士。”

        

赢缺道:“那,沉没海底的那些战舰呢?”

        

会议室陷入了安静。

        

此时赢缺团队里面,各式各样的人才,也算是不计其数了。

        

炼金师,阴阳师,傀儡师,机关师,天衍师等等,超过了千人。

        

上一场大海战,赢缺利用鲜血黑暗领域的力量,制造了天大的漩涡,把西方教廷的主力舰队全部吞噬,倾覆在海底。

        

整整二百艘战舰,其中包括十五艘大型战列舰。

        

这是最强大的海军力量。

        

赢缺明明打赢了这一战,却依旧没有制海权。

        

西方教廷的几十万大军,依旧源源不断在江都登陆,涌入大夏帝国。

        

因为制海权落入了天空书城和罗刹女王国手中了,这两支强大的舰队,为西方教廷的军队护航。

        

赢缺道:“诸位大人,我们非常清楚。接下来我们将面临生死存亡的一场大战,在陆地上我们要面对西方教廷的近五十万大军,其中包括六万不死军团,超过三千空中军团。”

        

“在海上,我们将面临天空书城、罗刹女王国的海上联军。它们会避开这片海域,直捣黄龙,扑向赢州,扑向镇海城。”

        

“而我们剩下不到一百艘战舰,全部都在修理厂,所以沉在海底的这二百艘战舰,对我们来说,无比重要,一定要想办法打捞上来。”

        

谁都知道这一点。

        

尽管海上大决战才过去不久,但下一场大战,规模会更大,更加决定赢缺势力的存亡。

        

因为这一次,赢缺的敌人是西方教廷,天空书城,罗刹女王国三家。

        

以一敌三。

        

而且这一次,赢缺再也无法利用这个黑暗领域大漩涡了。

        

就是要实打实,硬碰硬和天空书城、罗刹女王国的海军决战。

        

而西方教廷的近五十万大军,也大概比赢缺之前遇到所有陆军强大不知道多少倍。

        

所以……

        

下一场大决战。

        

才是真正的艰难。

        

而且,一定要消灭天空书城舰队和罗刹女王国的舰队,才能打赢地面上和西方教廷的战争。

        

不夺得制海权的话,西方教廷的大军就会源源不断登陆大夏帝国,打都打不完。

        

俘虏的两千五百只空中军团,要彻底完成驯服。

        

西方教廷的二百艘战舰要完成打捞。

        

想要打赢这一战,这二者缺一不可。

        

前者还好,后面这个任务,几乎是不可能的。

        

上万吨的战舰,几千吨的战舰,沉入到一千多米深的海底,怎么打捞?

        

赢缺在能量文明上虽然走得挺远,但是在工业技术,科技技术上,还是非常落后的。

        

可以这么说吧,哪怕在现代地球,这都是天大的难题。放在这个世界,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

        

天空书城没有办法,西方教廷也没有办法。

        

赢缺也没有任何办法。

        

“其实有一个法子。”术士首领道:“那就是申公敖大人重新变回一团黑暗能量体,将这些战舰包裹起来,然后拖到海面上。但这样一来,这个好不容易建好的鲜血黑暗领域,就要暂时作废。”

        

赢缺道:“这样一来,这个鲜血黑暗领域里面所有的项目,全部要暂停对吗?”

        

术士首领道:“是的,全部都要暂停。”

        

赢缺道:“我们暂停得起吗?”

        

术士首领道:“完全暂停不起,我们对两千五百只空中军团的改造,分秒必争。”

        

“另外,我们对林丝丝小姐等人的拯救,也有了巨大的突破。”阴阳师道:“上一次和西方教廷的海上大决战,我们俘虏了两千五百只空中军团,二百艘战舰。但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笔同样宝贵的收获,那就是西方教廷的不死族武者。”

        

在那一场大海战,西方教廷伤亡的海军超过十几万人。

        

其中大部分人,都直接死了,现在挂在了鲜血黑暗之树上,成为了能量来源。

        

但有七千名不死族武士,却是不会死的,此时只是被俘虏了,同样被鲜血黑暗之树缠绕了。

        

阴阳师道:“众所周知,林丝丝小姐等人是妖灵,所以哪怕是正常夺舍人类的躯体,也依旧无法离开黑暗领域的,她们的灵魂也受不了太阳的照射,会直接灰飞烟灭。除非像是魔女楚楚那样的魔化躯体,才能庇护罗梦的灵魂。”

        

“但是我们知道,西方教廷在这方面走的很远,它们成功地把黑暗领域里面的东西带到了外面的世界,并且成功地制造了不死族。所以不死族武士的身躯,应该能够容纳得下林丝丝等妖灵的灵魂。”

        

“目前我们俘虏了七千六百名不死族武士,其中两千八百名是女武士,剩下都是男武士。而林丝丝小姐的同伴,大概在三千五百人左右。”

        

“我们正在努力研究批量的夺舍,一切顺利的话,我们可以将林丝丝小姐等灵魂从黑暗蝙蝠和黑暗蜘蛛体内解出来,至少可以解放两千多人。与此同时,我们还能收获两千多名强大的不死族军团。”

        

赢缺道:“这个进程,顺利吗?”

        

阴阳师道:“顺利,原本这一切都需要在黑暗棺材里面进行。而我们拥有的黑暗棺材,不超过三具。但是现在我们涅槃进化出的黑暗能量体,可以取代黑暗棺材的左右。所以这也是我们之所以能够批量进行血脉改造的原因。”

        

三个问题,两个会得到解决。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却很难解决。

        

就是打捞西方教廷舰队。

        

这个难题不解决,下一战肯定赢不了。

        

“主君……”门杰夫举手道:“其实,还有一个思路,关于打捞这批战舰的思路。”

        

赢缺道:“请讲。”

        

门杰夫大师道:“我们都知道,这些战舰非常非常重,而且沉入海底,压力巨大,想要靠外力打捞起来,根本就是白日做梦。唯一的办法就是申公敖大人控制的黑暗能量体,将整艘战舰完全包裹起来,然后把里面的水彻底排干,这样一来就会制造出一个真空,因为密度的原因,这艘战舰就会自动上浮。”

        

这个原理,很多人都知道,潜艇就是通过这种方式上浮下潜的。

        

但是,也难如登天。

        

上万吨的巨型战舰,你想要完全包裹起来,就已经不可能了,这海底一千多米的压强何等惊人?根本无法包裹起来,更别说把战舰里面的水全部排尽了。

        

正常的办法都不行,只有黑暗能量流体可以。

        

因为申公敖大人控制的黑暗能量体,就曾经在从东夷帝国运走了天文数字的物质,外加一颗巨大的黑暗之树,从海底无声无息地走了几千里。

        

但,现在这些黑暗能量体,已经变成了鲜血黑暗之树,变成了这个黑暗领域本身。

        

一分钟都耽误不得。

        

门杰夫大师道:“其实,目前申公敖大人控制的黑暗能量体虽然全部变成了鲜血黑暗之树,但还是可以分裂出去一部分的,只要四分之一,就可以将那些战舰打捞出来了。”

        

眼下这个鲜血黑暗之树,分裂出去四分之一的能量,无伤大雅。

        

“但是,黑暗能量体本身是没有智慧的,它是需要一个灵魂控制的。”门杰夫大师道:“我相信,在场很多人都愿意奉献自己的灵魂,去控制这部分的黑暗能量体。”

        

这话一出,全场许多人纷纷举手。

        

尽管这样会永久失去自由。

        

但是,他们愿意。

        

不完全是因为忠诚,更多是因为好奇和探索。

        

首席阴阳师道:“我们在场所有人,都无法控制这黑暗能量体!因为,它是黑暗之树、辐射能量、鲜血领域三股强大的能量互相暴击,互相融合而成的。目前为止,能够控制黑暗能量体的,只有一种人。”

        

“魔偶,也称之为魔化之人!”

        

对,魔化之人!

        

申公敖就是魔化之人,他是赢缺黑暗制魔篇的产物。

        

所以他能控制这些黑暗能量流体。

        

而另外一个人,就是魔女罗梦。

        

但……她是敌人。

        

门杰夫大师道:“所以,摆在我们面前唯一的人选,就是……芈道元!”

        

顿时,全场陷入了寂静。

        

在场有很多炼金师,阴阳师,都曾经是芈氏家臣。芈氏灭亡后,他们为赢缺效命,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永不解密。

        

去年芈道元效忠赢缺,尽管那是芈王的阴谋。

        

但赢缺还是收下了芈道元,并且把他作为了下一个制魔篇的试验品。

        

到目前为止。

        

芈道元没有死,但制魔也没有成功。

        

门杰夫大师道:“主君,您知道我我原本负责的是另外一个项目,但是另一个项目基本上成功了,进入了量产阶段,所以我也就进入了制魔组。我要向您汇报一下,目前对芈道元的制魔计划,完全陷入停滞,而且看不到突破的希望。”

        

赢缺道:“为何?”

        

门杰夫道:“我也非常奇怪这一点,楚楚是您的侍女,不管是修为,还是智慧,都不如芈道元。为何她成功了,芈道元却不成功。而且灭掉芈氏之后,关于芈王制魔篇的流程,我们也大概掌握了,甚至芈王制魔组的成员,有大半都效忠于您。”

        

赢缺道:“请继续说。”

        

门杰夫大师道:“我们的制魔环境,其实远超芈王,因为我们的鲜血黑暗领域对比他的鲜血领域,已经是升级进化过的了。但是……我们缺乏一个魔体!上古魔体!”

        

“魔女楚楚,之所以会成功,是因为体内的某个魔体,在完成了关键时刻的涅槃。这种魔体可以是任何东西,天外魔族的一只眼睛,一只手,一段筋脉,都可以!”

        

“芈王的实验室里面,只有一个魔体,所以他只制造出了一个魔女。”

        

赢缺道:“那么更加直接地说法呢。”

        

门杰夫大师道:“主君,我们知道您有魔王之手,还有黑暗天眼。这些当然是不能给任何人的,但是我知道您从芈王体内缴获了一根筋脉,这是上古魔脉。但是芈王就是依靠这个,控制了鲜血领域的。而这根魔王血脉,是芈尤从您父亲体内夺走的,所以它就是属于您的。”

        

“如果,您愿意把这根魔王筋脉给芈道元,帮助他完成最后的魔化涅槃,那么他就会成为我们麾下最强大的魔偶。当然,这也充满了无限的风险,因为如果他的忠诚有一点点问题,将会给我们带来灭顶之灾!”

        

此时,有一个人忽然道:“我不是研究这一方面的,但我想要问一个问题。为何不能让主君去控制这个黑暗能量流体,然后把这些战舰打捞起来。”

        

门杰夫大师道:“这不想躲在永恒黑棺里面控制黑暗之树,还可以被唤醒恢复自由。一旦进入黑暗能量流体里面,生生世世都会被困在里面,不得脱身,不得自由。”

        

原来如此!

        

门杰夫大师道:“主君,这件事的风险非常非常大。一旦您真的把魔王筋脉给芈道元,并且帮助他完成涅槃魔化。至少我们目前为止,没有控制他的办法。所有的忠诚,都要完全靠他的信念。但是作为您的臣子,我必须把一切想法都说出来。”

        

“目前看来,这是唯一行之有效的办法。”

        

当时芈王好像有控制楚楚的生死的办法,但他还是不放心,让罗梦夺舍了魔女之躯。

        

从那之后,芈王和罗梦就只是合作者而已,根本指挥不了她。

        

那芈道元的忠诚可以信赖吗?

        

事实上到现在为止,芈道元对赢缺哪有半分忠诚可言?

        

一旦魔化成功,芈道元将会变得无比强大。

        

如果失控的话,那真的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在这个新鲜血黑暗领域之内还好,还能镇得住他。而他必须到外面去执行任务的,届时谁能敌得过他?

        

赢缺问道:“所以目前看来,芈道元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门杰夫大师道:“至少在我们已知的视野上,是这样的。想要消灭天空书城和罗刹女王国海军的唯一希望,就是芈道元成功魔化涅槃!”

        

不仅赢缺,包括芈道元大概也没有想到,两人的命运竟然会用这种方式连接在一起。

        

任何人也想不到,芈道元竟然会迎来这样的命运改变。

        

赢缺缓缓道:“带我去看看,这个曾经的故人!”

        

………………………………………………

        

在鲜血黑暗之树的下方,在冥王晶体的上方,也就是最核心的位置,就是制魔实验室。

        

芈道元就在赢缺的面前。

        

这个制魔实验室,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像地狱的场所了。

        

到处都是鲜血,到处都是筋脉,到处都是血管。

        

芈道元整个人,千疮百孔,身体被分成了几个部分,悬挂在空中。

        

全身上下,被无数鲜血黑暗之树的筋脉缠绕,穿透。

        

根本无法想象,过去这一年多时间,他承受了何等巨大的痛苦。

        

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十八层地狱中沉沦。

        

赢缺道:“他的灵魂是清醒的吗?”

        

门杰夫大师道:“对,是清醒的。”

        

赢缺道:“我可以和他进行交流吗?”

        

门杰夫大师道:“可以进行精神方面的交流,我们需要用特殊的筋脉,将你们两人的大脑串联起来。”

        

片刻之后,几十根细细的触手缠绕过来,贴在赢缺的大脑上。

        

赢缺闭上了眼睛。

        

顿时,他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虚幻世界。

        

这里一切都是黑暗的,周围都是黑暗涌动的血水。

        

有一个人,静静跪坐在血水之中,疲惫到了极点。

        

那就是芈道元,显得无比的落寞,痛苦,孤寂,甚至是绝望。

        

他的全身上下,所有的灵魂,都被黑暗的情绪笼罩了。

        

赢缺喊道:“芈道元。”

        

芈道元睁开双眼道:“赢缺大人,杀了我,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