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高H高辣黄粗暴&漏斗灌好多人精子h

        

安呦呦扭动着身体。

        

她跳得正嗨,凭什么要把她抱走。

        

“放我下来!”安呦呦不满的挣扎,一直在安吉身上,扭动。

        

安吉皱着眉头。

        

安呦呦不老实的时候,是真的不老实。

        

他脚步更快了些,抱着安呦呦的力气又更紧了些。

        

安呦呦都觉得自己要被安吉勒死了。

        

她都快出不了气了。

        

声音也都叫不出来了。

        

好在很快,安吉就把她放在了马车上。

        

一得到自由的安呦呦,起身就要跑,刚有此举动,就又被安吉一个熊抱住,摁压在马车内,只听到安吉有些气喘的吩咐道,“回宫!” 

        

马车迅速往皇宫内驶去。

        

安呦呦动了动身体,根本动不了。

        

安吉将她抱得,太紧了。

        

“安吉,你不知道什么叫男女授受不清吗?!”安呦呦终究冒火了。

        

半途扰她的兴致,现在要把她桎梏得动弹不得!

        

但凡她能够打得过安吉,她都得和他拼命。

        

“你还懂男女授受不清。”安吉声音中,分明带着调侃。

        

“我当然懂!”安呦呦气呼呼的对着安吉,“你现在这么对我,你现在再不放开我,我就,我就……赖你了!”

        

安吉身体明显僵了一下。

        

抱着安呦呦的手臂,也似乎又紧了一下。

        

这一勒,差点没有把安呦呦给送上了去。

        

“放开我,要喘不过气了!”安呦呦脸都被憋红了。

        

安吉似乎才反应过来,他确实力气过猛。

        

下一刻,猛地一下就将安呦呦放开了。

        

一放开。

        

因为安呦呦又在疯狂挣扎。

        

“哐!”

        

安呦呦的头直接撞到了马车上。

        

突然的巨响,把外面敢马的车夫都吓了一大跳。

        

安呦呦也被自己给撞懵逼了。

        

只觉得眼前一阵黑一阵黑的。

        

安吉显然也被惊吓了,连忙过去看安呦呦的头,“怎么样?”

        

安呦呦痛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本来头就晕,这一撞,更晕了。

        

她都看不清楚安吉的模样了。

        

眼眶也忍不住的红透,“安吉,你不想负责就不负责,干嘛要这么来报复我!”

        

不就是说了一句赖上他,他有必要这么激动吗?!

        

她不过就是开玩笑的。

        

他和高朝阳青梅竹马的感情,她可没想过要破坏。

        

安吉看着安呦呦揉着头一脸委屈的模样,到嘴边的话,就又咽了下去。

        

安呦呦的酒也似乎突然就醒了。

        

安吉本没有喝醉,此刻也只是安静的坐在安呦呦的旁边,两个人都没说话。

        

突然的沉默,反而就变得有些尴尬了。

        

“你酒量并不是很好。”好一会儿,安吉主动开了口。

        

安呦呦转眸看过去,还有些诧异。

        

难得安吉会主动说话。

        

平时总觉得他比较闷一个人。

        

“我其实很好。”安呦呦回答,“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你面前老是喝醉。”

        

安呦呦说的是实话。

        

她生平就醉过两次,都在安吉面前。

        

“是吗?”安吉的声音,似乎轻扬了些,仿若听出了一丝高兴。

        

安呦呦皱眉。

        

她酒醉,他高兴个什么玩意儿。

        

“以后少喝点。”安吉又说道。

        

安呦呦怎么听着都有点像她哥的语调。

        

“你酒品不太好。”安吉补充。

        

“……”安呦呦瞪大眼睛看着安吉,声音都大了些,“我酒品哪里不好了?!我喝完酒又不吵又不闹又不打架也不惹事生非我酒品哪里不好了?!”

        

你可以说我酒量不好,但绝对不能说我酒品不好!

        

她母后曾说,酒品看人品!

        

她人品杠杠的,不能被质疑!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安吉扬眉。

        

安呦呦一口气憋在胸口处,突然被怼得说不出话来。

        

“刚刚你跳舞……”安吉声音有些小,仔细看会发现,他耳朵都红了,“我不把你带走,就会有其他男人上来把你带走了。”

        

安呦呦微愣。

        

她没发现啊。

        

安吉看着安呦呦的表情就知道,她什么都不知。

        

不知道自己的身段和美貌引起了多少男人的注意,不知道她的舞姿,可以让多少男人犯罪!

        

安吉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只觉得喉咙处有些干燥。

        

“以后,少喝点酒。”安吉叮嘱。

        

安呦呦没答应。

        

她把头扭向了一边,想的也是,以后反正你也不在大泫国,还管那么宽。

        

马车缓慢进了皇宫,先到了安呦呦的寝宫。

        

安呦呦此刻是彻底醒了。

        

她酒量或许确实不够好,但她醒酒特别快,所以喝酒完全可以毫无顾虑。

        

“公主。”

        

安呦呦往寝宫内走去时,安吉突然叫住她。

        

安呦呦回头。

        

这么晚了,还不回去睡觉做什么?!

        

“我负责。”安吉一字一顿。

        

安呦呦眉头皱得更紧了。

        

这么风马牛不相及的话,到底是要干哈?!

        

她喝醉了,还是他喝醉了。

        

“不早了,公主早些就寝吧。”安吉抱拳鞠躬。

        

安呦呦莫名其妙,转身还是走了进去。

        

沐了浴。

        

安呦呦躺在床上,分明很晚了,也很困了,但就是睡不着。

        

脑子里面就一直重复着安吉说的那句“我负责”……他到底要负啥责?!

        

翌日。

        

安呦呦顶着一对黑眼圈起了床。

        

昨晚上大半夜睡不着,今天早上又一早就起来了。

        

她怎么都觉得她有点神经衰弱了。

        

“呦呦。”安琪到她寝宫来找她。

        

安呦呦一脸疲惫,有气无力。

        

“怎么了?昨晚做了什么,这般没有精神?”安琪打量着安呦呦的模样。

        

“没什么,可能是喝了酒吧。”

        

“昨晚上你去喝酒了?”安琪惊讶,“和安吉一起吗?”

        

“嗯。他说想要在浔安街逛逛,我就带他去了,然后两个人去酒楼喝了酒,结果不小心喝醉了。”安呦呦打着哈欠,整个人怏怏的提不起劲儿。

        

“没发生什么吧?!”安琪忍不住问道。

        

安呦呦看着安琪紧张的模样,随即才反应过来安琪在说什么,整个人都无语了,“能发生什么?!我和安吉之间,又没什么!”

        

“可是……”安琪皱着眉头。

        

“放心,就我对安吉那点小心思,我能藏得住,做不出来是很么出格的事情。”安呦呦安慰安琪。

        

“不是,我不是说你,我是觉得安吉……”安琪看着安呦呦,“昨日去了晋王府,我本是用过午膳之后就回宫了,也是觉得在靖王府这般终究影响不好,也怕万一传入了鹿鸣的耳里,鹿鸣会怀疑什么,就说让安吉一起先回来。也知道你在浔城并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也不担心你一个人去游玩,结果安吉却说要等你一起回宫。”

        

“他不是等我,他是为了和高朝阳多待一会儿。”安呦呦很坚定。

        

“我觉得好像也不是,我走的时候就听到安吉在邀请萧谨于一起下棋,总觉得他好像就是为了等你……”安琪说着,但也不敢确定。

        

毕竟,实在也是看不出来安吉对呦呦有特殊的感情。

        

却又觉得,好像又有那么一丝感情。

        

她也有些迷惑了。

        

“安琪姐姐,你就别关心我的感情了,你还是好好想想,等高朝阳和小皇叔和离后,小皇叔向你求亲时,怎么给我哥交代吧!我看得出来,我哥还一门心思在你身上,还等着他满了十六岁娶你当皇后呢!”安呦呦成功把话题带走。

        

安琪整个人一下就蔫气了。

        

一说到鹿鸣,她就忧郁了,终究只是觉得自己对不起鹿鸣吧。

        

“感情的事情也不能勉强,你不喜欢我哥,你和小皇叔又是互相喜欢,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安呦呦看安琪有些难过,又连忙安慰道,“放心放心,到时候我和父皇母后都会帮你劝劝我哥的。”

        

“我不是觉得鹿鸣会做什么伤害我的事情,我只是怕鹿鸣真的会伤心。小的时候你跟着父皇和母后经常离宫不在,偌大的皇宫就和我鹿鸣两个亲人。曾经鹿鸣就问过我,会不会一直在皇宫陪着他,我说会。当时只是单纯的觉得,鹿鸣一个人在皇宫真的很孤独,所以哪怕每次你和父皇母后让我出宫我其实想跟你们出宫玩,却还是选择了留下。很长一段时日我都以为我真的会一直在皇宫陪鹿鸣,然而到最后,我却食言了。”

        

“人长大了都会天各一方,小时候你对鹿鸣的陪伴只是姐弟之间的亲情,长大了姐弟自然就要分开,不是你食言了,只是我们都长大了。”安呦呦劝说着,“总之,安琪姐姐,你千万别再优柔寡断了,你越是不坚决,我哥越是觉得,你们之间是还有可能的,如此牵扯下去,伤害的就是你,我哥还有小皇叔三人。”

        

安琪点头,默默的点头。

        

“你放心,我哥那边我一定帮你搞定。大不了,我就不忙着跟父皇母后出宫,你嫁给小皇叔后我就留在皇宫多陪陪我哥,等我哥真的放下你后我再离开,反正我也是闲人一个。”安呦呦连忙又说道。

        

安琪看着安呦呦,真的被呦呦感动了。

        

分明呦呦自己的感情都还是一团糟,却毫无保留的还在为别人着想。

        

安呦呦自然也看得出来安琪的心情,她微微一笑,“谁让我们是天底下最好的姐妹呢?!”

        

“嗯。”安琪紧紧地抓着安呦呦。

        

呦呦是这个世间最善良最美好的人。

        

安吉如果错过了呦呦,真的就是安吉莫大的损失!

        

……

        

半月后,安泞和萧谨行回到了皇宫。

        

几个孩子都很高兴,一家人吃着家宴。

        

“倒是没有想到,安吉这么快就平定了北渊国的内乱,当上了皇上。”安泞不由得感叹。

        

还真是后生可畏。

        

当年萧谨行把政权交给鹿鸣的时候,安泞其实一直都有不忍,也觉得鹿鸣太小根本不可能管理得了一个国家,却没想到最后的结果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鹿鸣比她想的还要优秀。而安吉也是,当初安吉离开时,安泞也带着担忧,萧谨行斩钉截铁的告诉他,安吉可以。

        

在看人这方面,萧谨行眼光确实独到。

        

“承谋太后娘娘对安吉的厚待,还有太上皇对安吉的教导,以及鹿鸣对我的大力支持,还有……”安吉仿若是看了一眼安呦呦。

        

安呦呦低头吃着正香。

        

但凡用膳的时候,安呦呦多半都在努力干饭,基本上其他事情影响不到她。

        

“如没有你们,也没有安吉的今天。安吉敬你们一杯。”说着,安吉站起来,举起了酒杯。

        

其他人也都欣然的和安吉干了杯。

        

“安吉打算什么时候回北渊国?”安泞又随意地问道。

        

“再过几日宋丞相的千金满十岁生辰宴,宋丞相专程发了请帖给我,让我去参加。宋丞相乃我的恩师,我推脱不了,便打算等参加了宋丞相千金的生辰宴之后,再做打算回北渊。”

        

“嗯。”安泞点了点头,也在筹谋一些事情。

        

这次收到鹿鸣的传信说让他们回宫,安吉想要拜会他们,事实上安泞很清楚,这次回来的主要目的。

        

一家人吃着晚宴,自然是其乐融融。

        

吃过晚宴后。

        

安泞和萧谨行就回了他们的寝宫。

        

然后背着鹿鸣,把安吉,安琪还有安呦呦叫了去。

        

“安吉,你还是要带走朝阳吗?”安泞严肃地问道。

        

“回太后,安吉这次回来,便是要带走朝阳的。”安吉恭敬道,“前些人安吉去了靖王府,和朝阳见面,也知朝阳一心想要回到北渊国,而且朝阳和靖王的夫妻关系也确实是有名无实,安吉答应过朝阳会带她回去,还请太后成全。”

        

分明吃过晚膳了,安呦呦吃得还不少。但此刻坐在她父皇母后的寝宫内,又自顾自的吃起了点心。

        

当然也听到了安吉的话,只是没什么反应而已。

        

“安琪,你呢?”安泞又问着安琪,“你确定要和谨于在一起吗?”

        

安琪有些羞涩,又有些为难。

        

她真不想伤害了鹿鸣,但一想到那日呦呦对她说的要果断,也坚定地点了点头,“母后,我喜欢是萧谨于,我想和他成亲。”

        

安泞终究是叹了口气。

        

她看了一眼旁边的萧谨行。

        

萧谨行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此刻感觉到安泞的视线,连忙坐直了身体。

        

分明就是妻管严。

        

其实萧谨行回来之前就给安泞说过,儿孙只有儿孙福,不能插手太多,路都是自己选择的。

        

她也知道这个道理。

        

但毕竟都是自己孩子,当然希望他们可以更好。

        

也琢磨着安琪这么好的性格,陪在鹿鸣身边自然是更好的。

        

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知根知底……

        

想来也是她有些私心。

        

就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更加的亲上加亲。

        

所以此刻看到安琪这般简单,终究还是为鹿鸣有些可惜。

        

但既然孩子们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她当母亲的,也只能支持。

        

“大家都确定了自己的选择,那边按照我们之前所说。先让高朝阳和萧谨于和离,接着高朝阳跟着安吉回北渊国,与此同时,我和你父皇给安琪和谨于赐婚。”

        

“谢谢母后。”安琪激动的,连忙跪在了地上。

        

“谢谢太后。”安吉也跪在了地上。

        

“起来吧。”安泞温和道,“千蕴,也就是宋丞相的千金三日后满生辰宴,刚刚安吉说你要去参加生辰宴,既然你不那么急,那么这事儿就等着生辰宴之后再办,免得无辜影响到了他人。”

        

“是。”

        

安琪和安吉连忙应着。

        

“安呦呦,你能不能少吃点!”安泞说完了正事儿,一回头就看到安呦呦一个人在在那里都吃了两盘糕点了。

        

安呦呦莲花糕还刚塞进嘴里,就被她母后说得一愣一愣的。

        

她吃也有错了?!

        

分明是她母后自己心情不好,一直以来都以为安琪这个小肥鸭煮熟了,结果没想到居然被人截胡,半路端走了,她心里多少有点不安逸,然后她就成了出气筒。

        

安呦呦努力咽下嘴里的糕点,“我又吃不胖,哪像你,现在一吃就胖。”

        

“我哪里胖了?!”安泞和自己女儿争执了起来,“我现在身材刚刚好。是不是,萧谨行?!”

        

“是。”萧谨行毫不犹豫一口答应。

        

三十五岁的安泞俨然已经到了年龄和身材的焦虑期。

        

每天做得最多的就是保养和锻炼。

        

萧谨行根本不敢惹安泞。

        

半点都不敢。

        

但也不得不说,现在的安泞确实比以前稍微胖了那么一丢丢,抱起来更舒服了。

        

中年男人的快乐,小年轻不懂。

        

“哼。”安泞还挑衅了一下安呦呦。

        

安呦呦有时候觉得她母后也挺幼稚的。

        

幼稚的背后,定然是有人撑腰。

        

“反正你在我父皇心目中,怎么都是最美的。”安呦呦有些不悦,“也不知道你走了什么狗屎运遇到了我父皇这种绝世好男人!”

        

“是我走了狗屎运遇到了你母后。”萧谨行直言。

        

安呦呦忍不住笑了笑,“父皇的求生欲还是这么强。”

        

“……”这小棉袄怕是透风了。

        

“不早了,你们也早些回去休息了。”安泞不和安呦呦计较,招呼着其他人。

        

“是。”

        

所有人起身离开。

        

“安呦呦,回去后你再敢吃甜食小心我打断你的腿!也不怕得糖尿病!”

        

“……”

        

她母后肯定是因为今晚上她父皇给她多夹了几块肉,怀恨在心!

        

女人的嫉妒心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