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一女多夫np种田肉肉/随着马的奔跑也越来越深入

      

看着黄毛助理空空荡荡的右手,何止是黄毛懵了,所有人,不管是镜头前还是镜头后的,全都懵了。

        

这是侮辱人的智商吗?

        

这是欺负人没有眼睛吗?

        

作弊,也不应该这么直接吧,这就差当面告诉你,我就是作弊了,你能怎么样。

        

人人都知道这个助理是受到了吴泪的威胁,否则,断然不会如此陷害黄毛的,可所有人同样也清楚,黄毛,更是早就开始作弊了,现在,吴泪不过是以牙还牙罢了。

        

只是,比起黄毛的所作所为,吴泪,更是显得霸道,而且,毫不避讳。

        

而稍微有点脑子的人,此刻都沉默了,他们目睹了全过程,才会更加明白,吴泪,究竟有多么可怕。

        

能够不动声色之间,就让黄毛的助理不得不屈服,而且,是在这么短短的时间之内,这不恐惧都不行啊。

        

黄毛作为当事人,更是一个绝对不能输的赌局,他现在快要疯了。

        

“你混蛋,你刚刚吃了什么,你嘴里吃了什么吧,把东西给我吐出来,你吐出来啊,混蛋东西,我对你不薄,你敢背叛我,我杀了你。”

        

黄毛双眼喷出怒火,疯狂的冲向了助理,就要大打出手。 

对此,吴泪只是一个耳光甩在了黄毛的脸上,看似轻轻一个耳光,却是直接抽的黄毛牙齿都掉了几颗,嘴角满是血迹,很是凄惨。

        

“游戏你定的,裁判你选的,之前连续赢得时候怎么不说话啊,现在输了就埋怨别人?你算什么东西,谁允许你当着我的面破坏游戏规则了。”

        

吴泪这是当着所有人的面,第一次出手,然而此刻,却没有人敢冲上来对吴泪说一个不字。

        

黄毛想要反击,可看到吴泪那冰冷的眼神,瞬间就如坠地狱,他知道,他敢还手,他会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不算,这是作弊,你们这是作弊,所有人都知道,我猜对了,他的右手里面有东西,是他为了让你赢,然后把东西给吃了,这是作弊,这是公然的作弊,这是当着所有人的面,侮辱所有人的智商,这不算,这局不能算。”

        

黄毛疯狂咆哮,并且拉上了所有的网友跟他一起。

        

而吴泪,只是看着黄毛冷笑,道:“作弊?你没作弊吗?何况,我作弊又怎样,我说了,让你输,你就不能赢,我想让你赢,你就输不了,知道吗?”

        

“你还是不懂,你们都不懂,游戏规则是你们定的又如何,裁判是你们找的又如何,可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却不是你们定的,而我,原本不屑成为制定规则之人,可偏偏人人都在逼我,人人都在欺我,既然如此,那我就用这件小事,来告诉所有人,我吴泪,可以遵守规则,也可以不制定规则,但是,如果我不开心了,所有的规则,都将会被掀翻,游戏,都直接给你们毁掉,我不高兴,谁也别想玩。”

        

“听懂了吗?”

        

最后这句听懂了吗,吴泪没有看向黄毛,而是冰冷之中带着一丝疯狂的看着所有的摄像头,透过网络,传递给那些听得懂他话的人。

        

这是,宣战。

        

而黄毛,就是一只蝼蚁,一个,其实连利用价值都没有的棋子罢了,他只是吴泪用来,告诉所有人,他吴泪,只要愿意,随时都可以更改一切规则。

        

说完,吴泪不等黄毛说话,直接上前,对着黄毛的左手腕,狠狠踩了下去,清脆的骨骼碎裂声加上黄毛的惨叫声,透过画面,传递到了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让人,从心底里感到发寒。

        

同时,吴泪淡淡的开口道:“输了,断他一只手,扣十个亿。”

        

如果之前还有人不知道吴泪这样说话是什么意思的话,那现在,恐怕没人不明白。

        

可是,转钱容易,不经过别人的同意,从别人账户之中把钱给转走,可就真是难如登天了。

        

然而,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

        

几秒钟不到的时间,银行扣款的消息,就出现在黄毛的手机上,竟是,真的可以不经过黄毛的同意,直接把钱划走。

        

这能力,这恐怖的手段,一次次刷新着所有人的世界观。

        

黄毛不疯都不行了。

        

手断了,自己人背叛了,然后钱竟然真的不经过自己的同意扣除了,那他,在干什么?算什么啊?

        

可他,没得选。

        

吴泪看着黄毛的助理,示意他继续。

        

黄毛的助理哪敢有半点反抗,不说自己全家老小都被威胁着,就吴泪现在对黄毛的表现就让他胆寒无比,他连忙又从地上捡了一个小石子,然后再次伸出了两只手。

        

而黄毛这次,几乎认命了。

        

虽然能够从助理的手法上,看出哪只手藏了东西,但是,碰到吴泪这样的人,他,说什么还有用吗?

        

除非,让吴泪没办法用刚才的办法,让他输的哑口无言。

        

想到这里,黄毛咬牙看向了吴泪,道:“这一次,我或许阻止不了他吃掉石子,但是,我总不信他还能凭空变出来。”

        

说完,黄毛直接指着左手,道:“这只手里面有,但是,我不允许你现在就打开手掌,我要看右手,右手里面如果有,那就算我输。”

        

黄毛已经看清楚了,左手才有,右手是不可能有的,助理,还要怎么变,低着头去捡地上的石子吗?如果真是这么不要脸,那他,活该去死了。

        

“吴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吃了石子,我们不说什么了,但是,他如果在弯腰重新捡了石子放在手里,那就没有必要进行下去了,这已经不是作弊了,你要玩,你所谓的游戏规则,最起码,也要遵守点底线吧。”

        

底线吗?

        

吴泪淡淡的点头,看着黄毛道:“自然,你也别小看了你的助理,他的求生欲,不比你差,而且,相比你,我对他并没有过多的仇恨,要怪,要恨,他只能恨你把他拖下水了。”

        

说完,吴泪看向了黄毛的助理,淡淡的开口道:“那就给黄毛,看看你的决心吧,让我输了不要紧,让你这老板小看了你,就很没趣了。懂吗?”

        

懂吗?

        

这助理不懂,可是他不懂也得懂。

        

他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让吴泪赢。

        

至于怎么赢,吴泪不管,他只要赢。

        

不能弯腰捡东西,也不能调换另一只手的东西,只能从别的地方想办法,可是,还能从哪里想办法?

        

黄毛的助理深深的看了吴泪一眼,他知道,自己没得选。

        

咬了咬牙,没错,也就是咬了咬牙,然后,这助理挥拳对着自己的嘴巴,一拳又一拳的凶残的砸了下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