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这是在车里闺蜜&粗长玉势调教惨叫

        

纽约市是有海的,旁边就是大西洋。

        

纽约市一个比较偏僻的港口内,停留着一艘很大的游艇。

        

一个头发胡子都白了的白人老头站在甲板上,望着平静的大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柯文纳斯阁下!”

        

一群穿着作战服的人走了进来,手中拿着自动步枪,微微朝老头躬身。

        

“那些目击者,他们愿意保持沉默吗?”

        

“根据您的命令,他们很安全,并且对于报酬很满意,不会将看到的事情说出去。”

        

领头的人低头恭敬回答。

        

“维克托真的死了?”老头继续问。

        

来人点点头,拿出一台手提电脑,开始放映。

        

里面是实验室内的情况,到处是尸体和血迹,看起来就跟屠宰场一场。 

        

柯文纳斯闭上眼睛,脸上浮现一丝纠结和痛苦。

        

“我们没有找到维克托的尸体,可能已经变成灰了,不过找到了一个这个东西。”

        

战士掏出一样东西,是一个青铜做成的圆环,里面却是凹下去的,看起来很是古怪。

        

“看来维克托真的死了!”

        

老头接过东西喃喃自语,“这个东西是藏在维克托体内的,如果不是死了,没有人能从他身体里把这个东西挖出来。”

        

“阁下,我们留在那里的人发现,好像还有另外的人去了实验室。

        

不过是在我们清理过之后,应该发现不了什么线索。”

        

“是谁杀了维克托?”

        

“也许和卢西恩等人有关,目击者曾经看到事后有几个重伤者离开了实验室。

        

前一段时间,我们调查到,卢西恩和维克托信任的克莱文勾结在一起。

        

这其中应该和他们两脱离不了关系。”

        

“还有其它发现吗?”

        

“在实验室角落发现一台手机,这台手机运气好没有毁在那场大战中,而且还拍到不少战斗场景。

        

不过没有拍到维克托被杀的画面。”

        

说着,领头的战士手里的笔记本继续播放起来。

        

老头看着画面,里面一闪而逝的几个人身影,他都认识。

        

卢西恩、克莱文、瑟琳娜,甚至是那个带着蜘蛛面具的家伙,他也听说过。

        

“这个人是谁?”

        

老头按下了暂停,里面出现的是凯文那张略微模糊的脸。

        

尽管灯光很暗,图像略显模糊,但还是能看得出这张脸很是帅气,眼神之中带着冷漠。

        

“这个人我们也调查过,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是一个普通高中生而已,也许是意外卷入这场事件中的。”

        

“他还活着吗?”

        

“学校说他请假了,应该还活着吧?”领头战士有些不确定。

        

“查出这个年轻人住在哪里,维克托的死,可能和他有关。”

        

“是!”

        

……

        

凯文打开门,詹妮弗站在门口朝着他笑。

        

“主人!”

        

“喵~”

        

小花懒懒地躺在小女仆的肩膀上,朝凯文挥了挥尾巴,算是打了个招呼。

        

“我不是让你这几天不用过来了吗?”

        

凯文下意识挡在门口,不知道怎么地,他总有一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

        

明明他和詹妮弗只是主仆关系啊!

        

想了一下,凯文最终把这种内疚的感觉,归于他这个人还是不适合当渣男。

        

他的心还是太软了。

        

“可是,这都已经过了两天了。”

        

“又是瑞秋?我今天的手正好痒了,”瑟琳娜出现在门口。

        

两个女人的视线对在一起,詹妮弗眼中红光一闪。

        

【你看看,你看看,这是什么男人,两天就找了新欢,这就是你爱的男人?】

        

【他不爱你,你醒醒吧,把身体给我,让我接引我主的降临,到时候让我主赐你永恒的生命和强大的力量!】

        

【不管你是想杀了这个男人,还是要把他当成自己的奴隶,都是很简单的事情!】

        

在这一刻,詹妮弗体内的恶魔莉莉丝疯狂的蛊惑起来。

        

“主人,这位是新的女主人吗?”詹妮弗地下头,再一次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又带上了温柔的笑容。

        

瑟琳娜皱起了眉头,刚刚那一刹那,她有一种危险的感觉,下意识握住了腰间的枪。

        

“她是瑟琳娜,会在家里住几天。”

        

凯文含含糊糊地回答着,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瑟琳娜盯着凯文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很是冷酷。

        

凯文装作没看到对方的表情,转过身就走,坐在阳台上喝着冰阔落,手里拿着一本书悠闲地看了起来。

        

他手里的书并不是什么名著,而是一本花花公子杂志。

        

“詹妮弗,我是主人的女仆,很高兴认识你。”

        

詹妮弗一脸微笑着伸出了手。

        

瑟琳娜瞥了一眼,并没有握手,“你不是人类吧?”

        

“您不是也一样吗?”

        

两个女人对视一眼,杀气十足。

        

“太好了,詹妮弗,你回来了?”

        

身后传来一个欣喜的声音,两个女人的眼神同时向后看去。

        

瑞秋一脸惊喜地走了上来,和詹妮弗抱在了一起。

        

抱在一起的瞬间,瑞秋在詹妮弗耳边悄声说了两个字:“合作。”

        

詹妮弗没有说话,但没有拒绝就表示了同意。

        

瑟琳娜扫了瑞秋一眼,转身就走,在旁边开始锻炼身体。

        

凯文自然也听到瑞秋来了,在阳台摆了摆手算是打了个招呼。

        

瑞秋瞅了瑟琳娜一眼,然后凑到詹妮弗身边小声嘀咕了两句。

        

詹妮弗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瑟琳娜没有注意到两个人的小动作,她是一个战士,做什么都喜欢很直接。

        

比如瑞秋表现出对凯文的觊觎,她会直接动手。

        

“凯文,晚上的时间还很长,这么坐着太无聊了,不如我们来玩游戏吧?”

        

“没兴趣,”凯文头也没回,右手朝身后摆了摆。

        

“德州扑克怎么样?大家应该都知道规则?”

        

“好啊,反正现在也并没有什么事,”詹妮弗马上站出来力挺好姐妹。

        

“那我们用什么当赌注呢?”瑞秋故意拉长了声音,“用钱没有什么意思,不如玩刺激一点的,输了脱一件衣服怎么样?”

        

凯文耳朵瞬间竖了起来,不过刚刚他才说没兴趣,这么快真香的话有点不太合适。

        

所以他眼睛偷偷往瑟琳娜瞟了一眼。

        

如果要是你们三都同意了,那他也只能不情愿的答应了,毕竟他也不想不合群对吧?

        

瑟琳娜皱起了眉头,“不行,我不同意!我看你们的目的就不是为了打牌吧!

        

瑞秋,作为一名吸血鬼,黑暗世界是很危险的。

        

我来继续教你格斗吧!”

        

“我才不跟你打,”瑞秋直接拒绝,“你就是在找机会报复我!”

        

“瑟琳娜小姐,其实没关系的,这里又没有外人对吧?”

        

凯文叹了口气,默默补了一句:“其实,我觉得打牌能放松心情,能消除大家之间的矛盾,是一种很不错的娱乐方式。”

        

“呸!”

        

三个女人同时瞪了凯文一眼。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