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说让我吃香蕉喝豆浆&纯肉高H文从头到尾在线阅读

"这两人的实力好强,那个四臂异人连我的新傩术都可以避开。"

        

许应心中惊异。向七道。"但又没有完全避开。还有那个四臂女子。也很是厉害。我以阴字道音击中她的金丹 未能将她金丹摧毁。这二人,真是了得。七爷,我们不能小觑天下英雄。"

        

沅七犹豫一下,很想提醒他,刚才那两个异人的修为境界应该都是第二叩关期,比他高出一锢境界不过,他也担心许应骄傲自满,便将真相压下,心道∶"阿应难得主动谦虚一些,还是让他继续谦虚罢。"越红烛的伤势也是极重,道象被毁,金丹几乎碎裂,此等伤势危及性命。道象被毁还可以炼回来,金丹碎裂的话,就可能连魂魄也随之碎裂。极为凶险!修炼她这等境界的炼气士,已经开始将金丹与魂魄相容,准备下一境界在十二重楼中炼就元神。

        

因此金丹万万不能有事!

        

师兄妹二人相互搀扶,努力向上攀爬,不敢停留。

        

终于,二人登上山顶,累得气喘吁吁。迎面便见另一批四臂族人从玉山的另一个方向登山。见到两人如此狼狈。众人都是惊疑不定。

        

其中一名中年男子快速上前,越红烛和萧正见到那中年男子,各自放下心来,身形瘫软在地。"何人伤你们?"那中年男子正是他们的师叔,姓云,单名一个帆字,此次龙渊天神寻到太乙小玄天,云帆是龙渊天神能够送达太乙小玄天的最强者。再强的话,便会超越龙渊天神力量极限,让飞升之路变得不稳。

        

云帆检查两人的伤势,不由皱眉,道∶"打伤你们的神通,我也不曾见过,此等神通极为精妙细致,蕴藏的力量与造化之术不相上下!"越红烛和萧正咳血不止,心中有些绝望。

        

不破许应的神通。那么许应的神通便还残留在他们的伤势之中,让伤势不断恶化,迟早会要了他们的性命!

        

云帆身后神光动荡,浮现出自身的四臂元神,沉声道∶"不过你们不必担心。我虽然不会破解,但此次采到不少原道菁萃,借原道菁萃维持你们的生机,再以元神强行破了他的神通!

        

他说到便做,取出一团水光,笼罩萧正的心脏,又取出一团水光笼罩越红烛的金丹,随即元神伸手.握住萧正的心脏,动用法力,硬生生将许应的傩术逆长生抹去!他元神另一只手伸出一根手指,点在越红烛的金丹上,法力贯通之处,许应残留在越红烛金丹中的"阴"字道音,便被抹去!

        

两人的心脏和金丹遭到冲击,但好在有原道菁苯保护,没有损及性命,只是一时间伤势依旧很重。

        

云帆命人照料两人,。率众向那天道神器召集仙根之处而去。道∶"此次天道神器召集仙根。非同小可。这应该就是龙渊天神所说的变故!咱们速速赶过去!"

        

越红烛心中凛然,她在元鼎世界时,便屡次听到师门长辈说起"变故",很是神秘,言之不详。她向师门长辈打听,长辈们只说是天神授意.下界将有变故发生。关系到是否能飞升!

        

但具体是什么变故。便无人知晓了。

        

一位元鼎世界炼气士询问道∶ "云帆师叔.那个伤越师妹和萧师弟的人。怎么处理?"

        

云帆扬了扬眉,淡淡道∶"没有人能抵挡得了如此之多的仙根的诱惑,那人肯定会跟着仙根,我们会与他相遇。"一众元鼎世界炼气士跃跃欲试。

        

元鼎世界的炼气士天生就是战士,以战斗为豪,喜欢阁下对方的脑袋插在树桩上献祭给龙渊天神。许应战败元鼎世界的两位年轻高手,非但没能吓住他们,反而让他们跃跃欲试!

        

山林中,许应带着航七纵身而起,施展云梯天纵,向空中一株仙根抓去!那仙根是一株据树,长着桑叶,桑叶上有蚕,是据树的果实,形态像肥白的大蚕。

        

许应正要抓住它的原道菁萃,便见满树上的蚕果齐齐喷出蚕丝,漫天的丝网,将许应连同虹七一起缠得结结实实,豪成白色的蚕蛹!据树得意洋洋。在空中游动。拖着蚕蛹便向天道神器召唤之地飞去。向其他仙根展示自己的战果。

        

仙根本是一体,有着自己独特的交流方式,其他仙根顿时知道大恶人被捕的事情。

        

远处有箭树仙根飞来。枝条摇曳,如同一张张劲弓,树上长着尖刺,搭在枝条劲弓上便射,咄咄咄,很快便将那蚕蛹射成刺猬!箭树射罢,也不禁洋洋得意,呼朋唤友。

        

又有仙草K来。形如杜量鹃。只是开出的花去是一朵朵火焰。那火焰不是凡.火。而是天火。材题仙根将自己的火花些起,将蚕茧点燃,以天火烧炼蚕蛹中的许应。

        

还有枪荆仙根飞来,射出一支支长枪,将天火熊熊的蚕茧刺得前后透亮!一众仙根欢快不已,只觉报了血海深仇。其他仙根也纷纷朝这边涌来,要在应召之前,先报仇雪恨。

        

这些仙根本就藏在玉山中,采集仙界灵气,躲避炼气士的搜寻,只为能保存性命。尤其是见到许应,自然能躲多远就躲多远,能藏多深就藏多深。但是此刻许应被捉,它们的机会也就来了,岂能放过。

        

就在此时,那燃烧着天火的蚕茧突然炸开,许应身上被插满了尖刺箭羽,又被荆棘长枪洞穿,还冒着天火,竟然还没死!仙根们哗然,便要四散奔逃!

        

许应顾不得拔掉身上的尖刺和荆棘,也顾不得扑灭天火,被烧得弥漫着阵阵肉香。但还是向那些逃命的仙根扑去!他伸手连抓,将一个个仙根体内的原道菁萃抓走。

        

顿时,一株株仙根气息委顿,枝叶宛如被寒霜打过,焉了吧唧。

        

许应连夺十多株仙根的原道菁萃,躲在他的希夷之域中的蚯七慌张叫道∶"阿应,你身体快被烧穿了!天火烧到希夷之域里来了!"希夷之域中,一根根粗大的箭支和长枪,将五岳仙山洞穿,还有几支箭插在许应的肾岳仙山上!

        

此刻,天火从外面烧来,即将席卷希夷之域。

        

许应尽管靠着泥力秘藏的长生仙药维持性命.但若是希夷之域也被烧到.连法力都被烧得干净.境界也会化作乌有!许应不再迟疑,急忙下坠。

        

空中一株仙根化作一道灵光,如神龙摆尾,自上而下向他扫来。许应施展云梯天纵,躲避过去,藏匿山林中。那些遭殃的仙根搜寻不到许应,又被天道神器感召,只好快怏的向天道神器飞去。

        

许应祭起金丹,试图压下烧到自己骨头的天火.却发现压制不住。也不禁慌张起来∶"十爷、钟答。快出来救命!"沅七从他希夷之域中飞出,张开大嘴,祭起体内各种宝物,试图灭火。但那天火熊熊,岂是虹七所能熄灭?

        

许应也催动宝物,还是镇压不住天火,眼看肉身便要烧焦。心中不由绝望∶"没想到我许应竟死在一群杂草手里

        

2."就在此时,一口大钟从许应的涌泉秘藏中飞出,摇摇晃晃的,像是醉了酒。

        

·

        

沅七正在试图灭火,见到这口大钟,有些迟疑,试探道∶"你是钟爷?"

        

那口大钟里里外外布满了绿色的铜锈,显得脏兮兮的,便像是在乞丐群里流浪了两年没有刮胡子洗过澡的大叔,身上长满了古怪的毛发。原来的大钟,虽然泛着青色的铜锈,但更多的地方还是黄铜颜色,古朴而庄严。

        

不曾想短时间不见,便已经沧桑到这等程度,让虹七一时间也认不出来。

        

大钟当的一声震荡。便将天火扑灭、又飞入许应的希夷之域,将希夷之域的天火扑灭。

        

玩七这才放下心来,向许应看去,只见少年已经被烧成焦炭,跌坐在树下,犹自冒着黑烟。"阿应被烧死了?"沅七心中悲恸,向飞出来的大钟道,"阿应被烧死了,他存在我这里的宝贝儿便是无主之物。咱们便继承他的宝物和遗志,把家产分一分。你去你的小石山荒庙,我回我的无妄山,各奔前程罢!"

        

他刚刚说完,便见"焦尸"动弹一下,外面的焦炭开始脱落。听七含着泪正要分宝,见状连忙止住。

        

只见许应的"焦尸"血肉飞速滋生,顶替烧焦的部位,很快便恢复如初。"七爷,拿一套衣服来!"许应道。沅七吐出一套衣裳,许应拔掉穿过肉身的尖刺箭支和荆棘长枪,穿好衣裳,向虹七道∶"七爷,你刚才说什么?分什么家产?"蚯七连忙道∶ "不曾有过,你听岔了。不信你问钟爷!"

        

大钟闷声闷气道∶"七爷说你死了,闹着要分家。"

        

沅七勃然大怒∶"破钟,你不要平白污蔑好蛇!阿应,它是绿的,颜色都不对,你能信他?咱们认识得久,还是和破钟认识得久?"

        

过了片刻,大蛇鼻青脸肿,毒牙也被打断了一根,悻悻的盘在许应的肩头上,脑后馨毛飘扬,心道∶"钟爷明明也想分家产的,为什么偏偏打我一个……"他也开启了泥丸秘藏,断牙很快再生。

        

适才许应冒险闯入那么多仙道灵根之中,抢了十三株仙根的原道菁萃,人体六秘的六种仙药.有五种已被激发.源源不断炼化。唯独涌泉秘藏的魂魄仙药,始终没有激发。

        

许应将多余的原道菁萃丢给蚯七,蚯七也很快凑齐五种仙药。也只剩下魂魄仙药无法炼化。

        

许应将重复的原道菁萃交给大钟,大钟虽然体内没有仙药,但被原道菁萃洗涤之后,绿光渐去,青铜痕迹也渐渐消弭。威力也渐渐提升。只是这口大钟被自己是替代品的消息打击到了,还是萎靡不振。郁郁真欢。

        

许应见状,又将他收入希夷之域,道∶"钟爷帮我看管希夷之域,免得又被那些仙根杀进来。"大钟不答,但还是挂在他的希夷之域中。

        

许应将纯阳异火放在他身边,这朵火焰纯阳而明亮,会带给大钟一些明媚阳光的心态。想来,大钟会渐渐走出阴霾,重振旗鼓。许应带着蚯七冲上玉山山顶。那些仙道灵根已经飞上山顶,来不及故技重施,他只好跟着那些仙根冲去。

        

许应仰头看去,只见仙道灵根散发道道灵光,纠缠在一起,形成一条斜斜的道路,铺向虚空。远远看去,这些仙道灵根蕴藏的灵光,便如一株植物的根茎和枝叶,只是很多地方残缺。

        

"天道神器打算召集这些仙道灵根,恢复太乙小玄天灵根吗?"

        

许应惊疑不定,喃喃道,"太乙小玄天灵根是被大恶人打碎,灵根化作不知多少仙草,散落到各个世界。凭天道神器的力量,能恢复此宝吗?"玩七忍不住提醒道∶"阿应,你就是那个大恶人,不要每次提起大恶人,都像是在说另一个人。

        

"七爷,你牙长好了?""长好了。""并没有!"

        

玩七被打断两颗牙,继续修补断牙,悻悻道∶"阿应,你撇不开你就是大恶人的事实。"太乙小玄天残破的灵根也极为庞大,许应看到这灵根渐渐地将一座仙宫从虚空深处拉来!那座仙宫仙气缭绕,散发着高远莫测的气息,仿佛依旧有仙人生活在其中。

        

然而那座仙宫却已经残破,被人打碎了大半,剩下半座宫殿和院子。

        

"这座仙宫,多半也是被大恶人许应打坏的,但我不说,免得挨打。"蚯七心中暗道。天道神器形成的龙首人身神祇异象,正自拖动小玄天灵根,尝试着将那座仙宫拉入小玄天。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