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惩罚扒开臀缝狠狠打肿&性h丫鬟

    

上次过来时,因为得知一些骇人听闻的真相,心绪难宁下光顾着揍生阎老君这厮了,加上那几个骇人的影子又赶来了,以至于苏翰景不得不先行离去,白白浪费了一次卡“bug”的机会。

        

所以这次过来,还是找生阎老君先把正事给解决了。

        

也就是把方外寺内的那一道能令人永生,却必须承受血肉枯竭的诅咒,想个办法遏制一下。如果能一劳永逸的解决,自然是最好!

        

毕竟眼下虽然苏翰景没什么事,可不代表时间久了也没事。

        

而且按照苏翰景的推算,这一道诅咒,会最终把人变成一团无法动弹的“不死肉”。其实在无法老僧卧榻半个甲子后,就有这方面的趋势了,无法老僧也隐隐觉察到了一点,这也是这个老和尚会选择自我了断的原因。

        

毕竟若只是变成一团“不死肉”,拥有玄牝珠“映照”分身的苏翰景倒也不惧。

        

哪怕他日后的分身是一团肉球,他也能到处蹦跶。

        

但是,结合这一段时日以来所经历的,以及从“白骨律”、“鲲鹏灯的灯芯”记忆中所获取到的一些信息,苏翰景有一种荒谬无比的猜测——这方外寺的永生诅咒,可能是在培养炼丹材料!

        

毕竟,若是能剥离“不死肉”中的长生之毒,只剩下“永生”特性,炼制出一颗长生仙丹的几率,还是非常大的。

        

老妪已经领着苏翰景前往生阎老君所在之处了,其神情相当自然,这叫一回生两回熟,反正已经把上司给卖了一次了,那么再卖一次也无妨。

        

况且,没有上司在附近的时候,对于任何一个下属而言,都是非常快乐的时间。 

        

这时,苏翰景瞧着这老妪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知道她是想问“特赦”的事情,于是苏翰景抢先开口,问道:“那位金玉子道友修炼的是什么?老僧瞧着有点眼熟。”

        

这番话苏翰景是故意这么说的,目的是为了方便套话。

        

一听苏翰景这么问,老妪倒也没怀疑,只是笑着回答道:“老住持,您老人家眼熟是正常的,因为金玉子这后生试图修炼的,便是裂魂神通。而且,这后生应当是为了修炼这裂魂神通,才特意进的天牢,他师父是一位真正的仙人,在仙府更是仅次于道王。他若不想进来,没人能逼着。”

        

“这天牢很适合修炼裂魂神通吗?”苏翰景打量了一眼四周,他是真看不出来。

        

虽说这可能因为不是一个体系的缘故,但是苏翰景对于原始真龙初解的入门篇,也算是了然于胸,他试着以这入门篇来感应此处,却是连一丝灵气也没发现。

        

这“天外之地”所修炼的,可也是练气、金丹、元婴,与那原始真龙初解相同的体系呀!

        

“天底下没有比天牢更合适的了!此地无一丝灵气,肉身之力又借不来,只能凭借自身生魂硬抗。此等状态下,若是能将自身生魂一分为二,就可修成那裂魂神通!”老妪说着,就不免回头望了一眼那金玉子所在的囚笼,满脸都是钦佩之色。

        

但相较于这老妪,苏翰景的目光就不免古怪起来了。

        

这所谓的裂魂神通,只要把自己的意识一分为二就好了?

        

这未免也太简单了吧?

        

苏翰景很想来这么一句,毕竟他没穿越前,就能够把自己的意识极限四分了。要是狠狠心,咬咬牙,强忍着,分出第五份意识也可以!

        

而眼下,他更是可以做到从容地分出将自身意识六分!

        

“那这天牢,能助人把自身生魂六分吗?”苏翰景问道。

        

“生魂一分为六?”

        

老妪像是闻言一怔,然后就是目露惊恐之色,慌忙回答道:“想来是可以的,此地据说在诸多年前,有一位把自身生魂六分,然后凭此神通,陨灭五次后,成功得到了仙缘,第六份生魂一举升华为真仙。”

        

这老妪此时看着苏翰景,眼中惊恐之余,还有敬佩和恍然,多半是误以为苏翰景要在此地修炼裂魂神通,好让自己生魂一分为六。

        

苏翰景瞧得分明,却也不点破,他弄明白了这所谓的裂魂神通,然后就主动说起那十二面厌境铜镜。

        

“虽说此地才过去没多少时间,但外面的天地,已然是有数月光景了。想来你在这段时间里,也应当是打听了一些那厌境铜镜的事情。那么老僧可以告诉你了,只要你能够收集到两面厌境铜镜,就能获得一些神秘的奖励。至于这神秘奖励究竟具体是什么,老僧却是没办法告诉你。因为老僧也是机缘巧合下,才得了两面。”

        

“多谢老住持!”老妪闻言,不禁面露狂喜之色,因为她之前听了苏翰景那番话后,特意去确定了一下,然后发现自己幼年时期捡到的那面铜镜,确实是厌境铜镜。

        

苏翰景看她的神情,不免有些眼熟,于是就问道:“看你这样子,是有一面铜镜在身吗?”

        

老妪也不隐瞒,她点了点头:“我幼年之时,捡到了这一面,当时我有一位祖奶奶,其常年神志不清,但我在拿那铜镜,学大人模样照时,我那位祖奶奶突然清醒过来,一把夺过,仔细看了看后,让我一定要把镜子收好,说是日后没准能因此获得大机缘。”

        

苏翰景一听,顿时意识到这老妪的这位祖奶奶,很有可能是一位知情者。

        

“那令祖母……”他开口道。

        

“在我十岁那年,祖奶奶就过世了。她修行一生,无奈资质浅薄,又无上真垂帘,且容易心软,老好人一个,好几次听人哭诉几句,就把机缘拱手相让,以至于临走还只是一名练气士。”老妪叹了一声,她这一辈子,所遇坎坷无数,唯有其祖奶奶,给予她不少温馨。

        

而也是其祖奶奶的遭遇,才让她后来选择剑走偏锋,一路上与人争杀,虽然寿元折损过多,以至于不得不在这天牢中听候使唤,好让自己苟延残喘,但她终究是了踏入了元婴境!

        

在天牢外,那东胜神洲的临西之地,没准眼下还有她当年斩杀了一头赤龙,从而获得的赤龙仙子的名头呢!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