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被下人H揉搓/乳尖吻酥软白嫩

        

当赵浪回到皇宫的时候,就看到小白莲有些焦急的在宫殿门口等待,

        

到底是做母亲了,别看平常打得狠,那是为了教导,但心里还是紧张的。

        

赵浪这时候把在路上直接睡过去了的赵昊递给了小白莲,笑着说道,

        

“放心,没什么事就是累了带回去睡吧,也不必洗,让他感觉感觉累了之后是什么滋味。“

        

一天不洗澡还是没什么大碍的,不要着凉了就行。

        

也让这小子知道一下干完一天农活之后,也吃不到什么好东西,

        

是什么滋味,

        

看他还有没有心思去讲究那些东西。

        

姬无双有些心疼的接过了赵昊,然后带着对方回去休息了。

        

赵浪也正想跟着上去,和姬无双说一说报仇的事情, 

        

毕竟,这两个怎么够?

        

就在这时候,一名蛛网成员走了过来,对一旁的奴说了些什么,奴很快过来禀告道,

        

“主人,无名他们到了。”

        

听到这话,赵浪不由的露出一个笑容,

        

“无名那群小子也到咸阳了?”

        

这群小子他当初放出去了,现在却是可以看看成果了,于是很快说道,

        

“正好明天要见一见各地的官员,把那些主官都集合到主殿,让他单独见我就是。”

        

他要登基,自然是要见一见各地的主官,

        

毕竟新皇上位,是让这些各个郡县的官员来表达忠诚,也是应有之意。

        

等见过了这些官员之后,才会正式的开始仪式。

        

毕竟仪式之所以叫做仪式,更多的是一个象征,是用来宣告天下的。

        

真正的权利交接就在这一些,寻常人看不到的地方。

        

第二天一早,赵浪就开始接见群臣了,看着大臣们正气凌然的说着要为大秦尽忠,

        

他笑呵呵的答应着,心里却是知道,这些人里面必定有人背地里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

        

当然,问题不大,无名那些小子们,就是干这个的。

        

和大臣们略微应对了一下之后,赵浪就找借口离开了酒宴,到了一处偏厅,

        

无名早已经等在了这里,

        

“见过太子殿下。”

        

无名这时候满心欢喜的上前行礼道。

        

赵浪也笑着点了点头,带着几分感叹道,

        

“两年不见,又长高了不少。“

        

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这是亲近的表现,,赵浪随后,便很快进入了主题问道,

        

“这两年你送回来的情报,我也都看过了,总体来说还不算太严重。“

        

“你带着其他人继续在监察处潜伏,再等个五年左右,,我们的人都走上正轨了,你们就准备接受监察处。“

        

之前大秦在自己老爹的高压之下,各个官吏也还都是比较清廉的。

        

毕竟情法可不是开玩笑。

        

自己慢慢接管了之后也一直注意管理的管理,所以倒也没有出现很夸张的局面。

        

当然,贪官污吏还是有的,这无可避免。

        

哪怕就是之后他的这些年轻人来主导朝堂,也还是会有人贪赃枉法。

        

好好查处就是了。

        

无名也点了点头,只是带着几分愤愤不平说道,

        

“太子殿下,其他的那些人贪污也就算了,可咱们的人也有几个和那些人同流合污了。“

        

听到这话,赵浪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自己放出去的这些年轻人,也还是有人没忍受着诱惑,和那些贪官污吏混到了一起,

        

“看看咱们的自己人,能救的就救,彻底没救了的,从严处理。“

        

这些人一旦堕落了,比普通的官员更有危害。

        

赵浪交代了一番之后,就结束了这一次的见面,回到了酒宴之上,和群臣们继续愉快的相谈。

        

似乎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不得不说,在他如今即将登上那个位置的时候,和大成贵族们的谈话也是极为愉快的。

        

哪怕再廉洁的官员,这时候也会说几句好听的话。

        

酒宴完成了之后,赵浪略微有些醉意和飘飘然的朝着自己的宫殿而去。

        

有一说一,被所有人都吹捧的感觉的确不错。

        

他感觉自己就是这天底下最最英俊,最最聪明,最最有雄图壮志,反正是所有方面最最好的人!

        

因为所有人都是这么说的。

        

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赵浪心里也有了那么亿丝丝的自得。

        

他可不就是天命之人吗?

        

哪怕骄傲一些,也是应当的。

        

飘乎乎的,回到了自己的宫殿,

        

正想美美的睡一觉,准备迎接自己的登基仪式。

        

但才进去就发现老爹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在这里等着他了,,赵叔自然也跟着在一旁,只是不知道手里为何捧着一根竹条,神色也极为古怪。

        

还有好几天不见了的胡亥,也躲在宫殿的角落里,似乎在期待什么事情。

        

赵浪没空理他,对老爹问道,

        

“爹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去休息?可是有合适找孩儿?”

        

秦始皇看着面前,神色飘飘然,一副酒醉微醺模样的赵浪,

        

神色淡然的说道,

        

“把手伸出来。”

        

赵浪顿时一愣,但还是老老实实的伸出了手,正想问自己做错了什么,

        

秦始皇已经伸手拿过了赵高手中的竹条,随后狠狠的落下!

        

啪!

        

一声脆响,秦始皇的声音也随着响起,

        

“被所有人吹捧的感觉如何?“

        

啪!

        

“是不是有种整个天地间都尽在掌握的感觉?“

        

啪!

        

“是不是觉得全天下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秦始皇一句句的问着,语气还极为淡然平静,但赵浪身上的冷汗就一层层地流了下来,

        

那一点点醉意,也被慢慢的惊醒,

        

以他的武力当然可以轻易的反抗,但他只是死死的咬紧了牙关。

        

打完了几鞭子之后,秦始皇才停了下来,看着赵浪完全清醒了的样子,

        

才带着几分心疼说道,

        

“浪儿,伱要记住你登上那个位置之后,这天下人都会敬畏你。“

        

“你将再也听不到周围人说的坏话,周围全是好人。“

        

“爹走了之后,你必须要自己保持清醒,这是爹能给你的最后一课。“

        

“明白了吗?“

        

赵浪这时候真心实意的说道,

        

“爹,孩儿受教了。”

        

看到这一幕,秦始皇顿时欣慰的点了点头,随后带着人,离开了这里。

        

等老爹走了之后,赵浪才有些抽着冷气,吹了吹自己的手,

        

刚刚老爹下手可是真狠。

        

他心里多少有点气,有气就要撒出来。

        

赵浪顿时冷着眼看向了角落里的胡亥,

        

“你刚刚是不是在鼓掌?“

        

刚刚这货看着自己被打,就差跳起来鼓掌了,脸上的笑更是一刻也没有停过。

        

“浪哥你说什么?我心疼都还来不及,就是有点事情找你,谁知道凑巧父皇也在这里…“

        

胡亥这时候拼命的想解释,

        

但赵浪已经拿起了老爹留下来的木条,很快宫殿内就传来了一阵惨叫声,

        

“哎哟哟!!浪哥!别打脸!!!”

        

一旁的奴都看得不由摇头,

        

这皇子胡亥,还真是不记打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