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M必做羞耻任务项目&玉女校花的呻吟啊亮全文

        

“我平日不过是闲来无事随意翻看,纸上谈兵都尚且算不上,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甄俨尬笑连连,看兵书不等于会打仗,尤其是要揣摩一方势力的战略,更需要极其专业的洞察力与智慧。

        

甄姜柔声道:“其实要知道此事却也不难。”

        

甄俨眼前一亮:“姜妹莫非看懂了?”

        

“非也,兄长直接去问大司马即可,想必大司马会告知兄长的。”

        

甄俨:“……”

        

莫说他还没投效李傕,便是表了忠心,也未必能获知这种战略秘密。

        

就在这时,有家仆走入房内。

        

“启禀家主,大司马派人相请。”

        

甄俨疑惑道:“可知缘由?”

        

“据来人所说,大司马请家主去喝酒。。。”

        

“下去吧。”

        

甄俨脸色怪异,喝酒?

        

他怎么觉得这是又要痛宰他们一顿?

        

甄姜笑颜如花,对那个男人愈发好奇了。

        

对方若为商人,恐怕会是个强劲的对手。若非身份不便,她亦想亲临现场。

        

咦?

        

身份……

        

“兄长也带我一道去吧。”

        

甄俨错愕。

        

——

        

饮酒需要仪式感,何况是大规模的酒宴,自然不能像上次那样待在密闭的房间里,那样岂不索然无味?

        

这次的地点选在董卓的旧居,这座府邸当初花费了许多人力物力,可谓富丽堂皇,风景如画。

        

夜幕降临,一座座假山环绕下,来自各地的商贾陆续入场,听着耳边传来鸟儿雀跃的欢呼声,感受着鼻尖芬芳的花香,心中暗自揣摩李傕的用意。

        

上一次的“竞拍”让众人了解了这人敛财的手段,初时还不明就里,回去仔细一想立即豁然开朗了,这种竞争方式分明是在抬价。

        

请客喝酒?

        

我看不尽然。。。

        

不少人忍不住看向那安坐在角落对月独酌的身影,心中暗自腹诽,这醉汉又来了!

        

他们回去之后也曾谈论过此人,却发现无人认识这醉汉,也不知这是来自何地的商贾。

        

个别心思通透之人已经猜出大概,这人多半并非同道中人。

        

事实上今天也不需要托了,甄俨已经知道内情,自然会配合。不过以郭嘉好酒的性格,一听今天的主角是新出“美酒”,哪里还拦得住。

        

【舒肤佳】他已经用过,确如其名,用完浑身舒畅。

        

至于这酒……想必也不是凡品。

        

甄俨与糜芳对视一眼,一股无名之力在半空中一阵摩擦,最后两人分别落座于左右。

        

这场酒宴仍然是李暹主导,他踏入会场的瞬间,众人不由自主的看向他身后。

        

这是一个硕大的瓷制酒缸,通体呈暗黄色,看起来比甄俨的肚皮还要略大,需要两名如狼似虎的士兵才能扛进会场,足足有五大缸。

        

众人不禁暗自猜测,这是要把他们灌醉了,好骗他们的钱财么?

        

呵……

        

若是如此,李傕未免有些轻看吾等了。

        

酒缸虽大,可在场商贾有约莫三十人,纵然喝尽又如何?

        

人生得意须尽欢……抱歉,窜错戏了。

        

言归正传,都是见过世面的人,在场各位对自身的酒量还是颇为自信的,六人喝一缸酒绰绰有余。

        

“渍……渍……”

        

糜芳忽然吸了吸鼻子,喃喃道:“这酒香……甚浓。”

        

这话顿时引起众人的共鸣。

        

他们也曾喝过异邦美酒,可也不过是味道差别,与此刻的感觉截然不同。这种感觉就像是干旱的土地得到了雨水的滋润,一发不可收拾。

        

同理,如果是不喝酒的人,只会这种味道呛鼻。反之,对于好酒之人来说,这便是天降甘露,令人口水直流。

        

“兄长,这酒味怎地这般浓郁?”一身男装的甄姜脸色古怪的看着自家兄长,她也是闻过酒的,却觉得与此刻有所不同。

        

味道太重了!

        

仅仅只是闻了几下,便觉得脑袋晕乎乎的,难道这酒未入腹便能醉人么?

        

“绝世美酒。”

        

甄俨看着被婢女斟满的酒杯,眼中闪过一丝挣扎。

        

哪怕还隔着些许距离,浓厚的酒味已然扑鼻而来。他也是懂酒之人,直觉告诉他,这东西比以往喝过的更够劲。

        

不只是他这么想,其他商贾亦有这种感觉。

        

“唔……美酒……”

        

异样的声音传来,众人循声望去,某醉汉已经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许是因为喝得太急,他不受控制的咳出声。

        

辣!

        

郭嘉只觉得喉咙处如火烧一般,热情而畅快,让人欲罢不能。

        

“满上。”

        

两杯,三杯……

        

三杯入腹,郭嘉略显苍白的脸色已经化作潮红,目光也变得迷离起来。

        

倒不是说他酒量不行,只是这酒的精纯度远胜当代,酒樽的容量又极大,以这种喝法自然容易起反应。

        

他的这种举动可是把旁人馋坏了,酒香扑鼻,却无人敢率先动手,生怕又被算计。

        

“敢问大人,此酒价值几何?”有人询问李暹,生怕喝完之后会得到天价答案。

        

李暹笑道:“今日乃是大司马设宴,诸位可尽情畅饮,绝不收取分文。”

        

这酒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珍贵,他们掌握了酿造方式,仓库里的存货多的是。

        

糜芳闻言坐不住了,当即举杯示意。

        

“在下干了,诸位随意。”

        

他这一起头,早已经酒虫上脑的众人顿时忍不住了,纷纷举杯畅饮。

        

一个时辰后……

        

“谁让你带他去喝酒的?”

        

后院房间内,李傕看着醉醺醺的郭嘉,脸皮一阵抽搐,看这不省人事的模样,少说也喝了有半斤八两。

        

他拿出的可是赫赫有名的【烧刀子】,一杯入腹,似火,如吞刀。

        

李暹却也是一脸委屈:“先生一听说有好酒就非要去,末将拦不住啊!”

        

“我没醉……斟酒……”

        

果然,醉酒的人从来不会承认自己不行。

        

“其他人如何了?”

        

“都疯了!”

        

“意料之内。”

        

李傕笑了笑,这是习惯问题,如果以这个时代的饮酒方式来对待他酿制的高浓度烈酒,即便是高手也难免醉倒。

        

李暹点头,他也曾品尝过,的确让人回味无穷,至今仍印象深刻。

        

“甄俨呢?”

        

“在后院。”

        

“带我去见他,对了,安排个人照顾奉孝。”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