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艳妇白肥臀蛮干H_爽歪歪

风雨潇潇,许多目光遥遥注视着这一幕。

        

绘梨衣的状态并不好,没有了夏木的力量总和,她的进化之路开始向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她跌跌撞撞的爬起来,身上白丝密布,意识变得模糊不清。

        

“木木…说好了一起到天荒地老的…”

        

“说好了过了今天我们就结婚…”

        

“说好了你不会有事…”

        

“……”

        

她的瞳孔越来越亮,眼底仿佛流淌着熔岩。

        

她的身上生出了那种白色的细丝,皮肤渐渐地更加光滑滋润,透着婴儿般的红色。

        

她不由自主的张开双臂任自己被细丝包裹,体会着强绝的力量在身体里流动的感觉。 

        

她慢慢的感觉到,她不是她了。

        

“绘梨衣!我有过两次人生!我今生能遇到你,帮助你,看着你成长,看着你变得像个活生生的女孩,已经够了!真的够了!”

        

夏木歇斯底里,“如果注定只有一个人可以看到未来的世界,我希望那个人是你!你替我看看那个世界!”

        

他爬了起来,踉踉跄跄向绘梨衣跑去。

        

所有人都沉默了。

        

“天谴还有5分钟就位。”

        

eva的声音在昂热戴着的耳机里响起,似乎也带着几分叹息。

        

“做好一切监控,务必让投放百分百成功。”昂热仿佛没有感情的机器。

        

“是。”

        

eva专心操控,但突然有个人通过加密专线接入她的主机。

        

“eva,有没有机会让那个上杉绘梨衣成为另一个你?”沉稳的男人声音响起来。

        

eva沉默了会儿:“对不起,只剩5分钟,来不及了。”

        

对面陷入沉默,没有再说话。

        

只有一声幽幽的叹息,在轻轻回荡。

        

eva的投影坐在副校长身边,仰头看着远方。

        

也许深情的男人彼此之间也能得到共情吧…她心想。

        

可惜,真的来不及了…

        

“不…要!”

        

这是夏木听到的最后一声属于绘梨衣的声音。

        

她的眼神时而茫然,时而混乱,唯一不变的是盯着他的时候,眼神那么温柔。

        

如果注定只能有一个人看到未来,那么,请你替我去看。

        

她闭上了眼睛。

        

当属于绘梨衣的情绪最终消失的时候,她的茧被一只纯白的利爪从内向外撕破。

        

那完美的生物从裂口中猛地腾起,在空中张开了白色的膜翼。

        

她悬浮在空中,像是巨大的十字,鳞片上的反光照亮了黑暗。

        

她头角峥嵘,曼妙优雅,介乎天使和魔鬼之间,即使夏木融合夏弥的龙骨化身为龙的时候也没有她那么完美。

        

她是新的白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伟大生物,在没有黑王的时代,她就是世界的王座!

        

“绘…梨…衣…”

        

夏木痛苦的声音被怒涛般的龙威淹没。

        

狂风席卷了大地,她冲天而起,消失在落雨的天空中。

        

“目标丢失!目标丢失!”

        

eva一下子站了起来。

        

整个东京气象台装备部成员迅速回归岗位,开始工作。

        

“重新锁定目标!目标速度过快!无法瞄准!”

        

“重复一次!无法瞄准!”

        

昂热脸色铁青,下意识回头看向路明非。

        

但路明非只给了他一个无辜的眼神。

        

“唉,你看也没用啊,哥哥这三次屠龙都在打酱油,哪里有他表演的份?”

        

路明泽出现在路明非身旁。

        

“什、什么打酱油?我也有拿枪战斗好不好?”路明非不满。

        

路明泽手撑着下巴:“搞死谁你才乐意把生命卖给我呢,头疼啊…”

        

路明非呵了声:“你做梦去吧。”

        

“魔鬼做到我这份上可真倒霉,从他意外出现以后就没发生过什么好事了。”

        

路明泽盯着地上夏木的背影。

        

“喂喂,你别乱来,他又没惹你。”路明非有点慌。

        

“谁说他没惹我,他耽误我做生意了。”

        

“盗亦有道啊!你生意没做好是你的问题,你应该去学习一些商业知识,别迁怒别人。”

        

路明非开始胡言乱语。

        

“放心,就算我不动手,他这次也不一定能活得下来,那可是白王哦,黑王不出谁与争锋的那个白王。”

        

路明泽无所谓的晃着腿。

        

路明非吓了一跳,马上伸出脑袋去看夏木:“他要发什么疯?”

        

路明泽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把樱花洒在空中:“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夏木一步一步,走在了风雨中。

        

每一步身上的黑色便多一分,龙骨状态再度出现在他身上,

        

膜翼终于张开,狂风呼啸,带着他黑色闪电般的身影直上高空。

        

绘梨衣…我一定会带你回来…

        

等着我…

        

“夏木打得过新生的白王吗?”源稚生低低地问。

        

上杉越看着天空,眼神有些悲哀:“他是在送死,最好的结果不过是…同归于尽。”

        

“那可是白王啊,那是蛇岐八家所有血脉的源头,一点点传承就能诞生许多超级混血种,每一代的天照命、月读命不过是得到了部分血脉而已。”

        

他轻声低头,“很抱歉,我只能告诉你,没有任何胜算。”

        

源稚生握紧了双拳,豁然转身。

        

“你要做什么?”上杉越问。

        

“去源氏重工,留在这里没法第一时间看到战况,我们需要卫星成像。”

        

源稚生头也不回。

        

上杉越连忙跟了上去。

        

“对了,那个赫尔佐格呢?再去给他加点料!我们可是玩黑的,梦里那些事现实里也不是搞不了!肌肉大汉要找来一群很简单。”

        

源稚生脚步顿了顿,然后才继续走。

        

“嗯,好主意。”他说。

        

“校长,我们能做什么?”

        

直升机在向东京气象台飞去,凯撒忍不住大声问昂热。

        

昂热看着风云如海浪卷动的天空,面色沉重:“我们什么也做不了,除了…”

        

他闭上了眼睛,“除了将全部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起投下去。”

        

“夏木呢?夏木怎么办?”路明非叫起来。

        

昂热睁开眼回头看他,语气意味深长。

        

“明非,但一个男人拥有了他那样的眼神,就意味着他不准备再回头了。”

        

“他的选择,我们只能尊重。”

        

“这就是男人。”

0

更多精彩